專訪演員屈中恆、王曉書│誰說聽障人士不會演舞台劇?你需要一個神隊友

即使已經獲得金鐘影帝的殊榮,在表演這條路上也身經百戰,對演員屈中恆來說,從頭學手語,還得用手語、口語並行,演完兩小時半的大型舞台劇,絕對是人生至今最大的挑戰。

「我挑戰過很多非常困難的戲,這齣(《上帝的兒女》)絕對是最困難的,但我覺得我可以完成,我也必須完成。」曾婉拒演出,這次卻又決定接演果陀劇場《上帝的兒女》(原劇名:悲憫次神的兒女),屈中恆十分認真地道出了決心。

《上帝的兒女》雖為聽障人士的故事,一旁的女主角王曉書仍忍不住接話︰「雖然在模特兒、主播與主持的工作已經經驗豐富,我還是希望可以持續進步,換個方式用舞台劇和觀眾對話。」即使手語早是本色,亦幾乎在演自己的生活,要以「演員」身分站上舞台劇面對觀眾,那惶恐和陌生,王曉書還是歷歷在目。

IMG_0080

用手語演戲,激發作為演員的鎮定和專注

你可能會疑問,用手語演戲有那麼難?不是記得怎麼「比」就好了?別忘了,手語為一種語言系統,而你得在短短一、兩個月內學會第二外語,流暢到可以理解、進而表演的程度,難不難?

回想剛學手語的前幾天,幾乎是手語老師教了什麼,屈中恆隔天就忘了什麼,但這樣的撞牆期,越發激起屈中恆不屈不撓的韌性,連休息時間都一個人面無表情地在角落繼續練手語,讓王曉書又笑又心虛說︰「我看到屈哥在一旁皺眉頭,很嚴肅地自己比著手語,我就覺得我還在這裡嬉鬧真的很不應該。」

IMG_0220

一旁的屈中恆哈哈大笑,其實這也是他自己挖下的坑。過去幾次和導演楊世彭的合作都十分愉快,只是先前都是喜劇演出,於是向楊世彭提出挑戰傳統百老匯正劇的要求,才有了出演《上帝的兒女》的機會。這樣努力的屈中恆,或說這樣負責任的演員,讓王曉書欽佩,更把屈中恆的專注與鎮定作為自我期許的目標。

「屈哥在舞台上都是一心三用的狀態,他要記自己的手語、要記自己的台詞,還要記其他人的手語,才能幫忙翻譯成口語,這都還沒有算進走位和其他舞台上要注意的細節。」每每在台上對戲,王曉書都不禁讚嘆屈中恆的功力。也難怪一提到這次的表現,屈中恆藏不住自傲地說:「這不是每個男演員都可以勝任的,我想我在演出的時候,其他男演員應該會蠻羨慕的吧!」

就算是不同的表演邏輯,聾人也能演出舞台劇

訪談過程中,王曉書總有神、自信地看手語老師翻譯大家的對話,但一問及她出演舞台劇的心路歷程,她就像個驚惶失措的小女孩,生動描述那如何是另一個表演世界。

王曉書進一步說明,聾人有自己的語言(指手語),文法跟英文較像;接收訊息的方式也跟聽人不同,聾人是用「看」的方式來理解意思、劇本、表演,太習慣透過觀察來判斷旁人的心思,因此,第一次站在舞台上瞄到前排觀眾的表情,「我其實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在想什麼。」這讓王曉書相當懊惱,覺得在舞台上是個壞習慣,容易影響到自己的情緒,花了些時間才調適好心態。

不同的訊息接收方式,也讓王曉書在表演時遇到不少困難。由於聽不到其他演員的對話,何時輪到自己接話?或當背對其他演員時,該在哪個時間點轉身?甚至有一幕隨音樂起舞的劇情,王曉書根本聽不到音樂,該跳到什麼時候停止?

這時候,隊友屈中恆十分重要,他們讓大家知道,就算是截然不同的表演邏輯,神隊友便是如虎添翼的關鍵。

「我們會討論一些方法,像是看對方的眼神、表情、小動作之類的,有時候是屈哥走到哪個位置,我就知道接下來輪到我的戲份了;跳舞的部分,則是靠屈哥插腰後用手指頭打拍子,讓我知道音樂的節奏,音樂結束後,屈哥插腰的手就會放下來,我就知道該停了。」聽王曉書分享克服困難的方法,就像在解密一組她和屈中恆之間的秘密暗號。

IMG_0256

那王曉書是怎麼做角色功課?她坦言,最難的就是表演形式與技巧,理解這個劇本倒不難,因為故事和自己太接近了。「所以曉書怎麼演都能成立。」一旁的屈中恆說。一個演員最大的成就感,或許就是讓觀眾相信他所詮釋的一切,都是理直氣壯而順理成章。提到王曉書在劇中渾然天成的演出,屈中恆露出欣慰也驕傲的笑容。

不時開玩笑的王曉書,此時比劃的手語加強了力度,正色表示:「這個劇本就像在投射我自己,我想藉由這個故事告訴大家,聽人不是要用同情來跟聾人溝通,而是需要用『心』去理解聾人。聾人要的不是同情,而是理解和幫助。

跳脫迷思,只要用心,就能溝通

要培養出兩人這般的默契,屈中恆和王曉書異口同聲說︰「這並不是單方面誰配合誰,而是要『互相』配合。」

經過無數次排練、調整,才摸索出那些適合在劇情中安插的小動作;偶爾屈中恆難免搞混或簡化了幾個手語動作,舞台上的王曉書就會隨時調整自己的手語,好讓台下的聾人觀眾能順暢地理解劇情。這難能可貴的搭配,彷彿正替聽人與聾人的互動,做了一個完美的詮釋。

聽人也該跳脫對聾人的迷思,過去新聞報導或電視節目透過故事所描寫的聽障人士,那些故事看多了總有些『心靈雞湯式』的鼓勵,好像只能同情聾人,但這無法真正進入聾人的生活,《上帝的兒女》透過聽障演員的詮釋,真真切切地演出了他們最平凡也最真實的一面,只要用心,就能溝通。

王曉書一口氣比出這一大段話,雖然無法聽見她「說話的語氣」,但在那瞬間,我忽然感受到她那股溫柔又有力的情緒。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回頭整理訪談筆記時,發現「同理心」、「用心溝通」、「理解」這些關鍵字被反覆寫下好幾次。從頭到尾,屈中恆與王曉書不僅僅是在分享《上帝的兒女》這齣戲或作為演員的功課,更是在展示人與人的交流心法,不論是聽人與聾人、演員與演員、演員與觀眾,用心溝通,自然能暢通無礙。

IMG_0324

IMG_0082

採訪、撰稿:田育志

編輯: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場地協力:暖花室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