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蕭敬騰│不牽強地在做「演」這件事,這是最舒服的狀態

常云:「人一輩子能做好一件事,便功德圓滿。」這「事」可大可小、可繁可簡,但求專注而精深。然而,對有些人來說,他們圓滿的不只是一件事,而是一個身分,例如蕭敬騰。你會說他是個明星、是傑出的歌手、是充滿魅力的舞台表演者,現在,他還逐漸堅實了演員的身分,以「藝術家」概括他,並不為過。

能跟蕭敬騰聊影像表演,是很興奮的,畢竟,他向來談的多是音樂創作,而他出道時的木訥還歷歷在目,但他一句:「現在還會說我是『省話一哥』的就是有點落伍了!」幽了大家一默。

是啊,如今的蕭敬騰能侃侃而談藝術思想、能批判,還擔綱男主角撐起公視劇集《魂囚西門》,讓人很好奇他在表演路上的成長,和他是怎麼理解表演的。

IMG_7072

不上表演課,只要「合理」,沒有困難的表演

「我一直都很清楚表演是什麼。」蕭敬騰率先破題。他娓娓道來,自小就愛表演,享受觀看者感受到自己的情緒、故事的那瞬間,「沒有別的。」就是個精闢而直爽的牡羊男。

只不過,從2008年開始被找上演戲,他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劇組「意欲何為」,認為大家可能看中蕭敬騰「呆呆的、不太會說話」的特質,希望他能以本色扮演,給觀眾一些意想不到的刺激。

可是,這次在《魂囚西門》扮演性格乖戾的心理醫生魏松言,戲份重、情緒也重,讓蕭敬騰更加困惑,「我到現在都無法理解,導演為什麼找我演這個戲?不管是導演還是任何人,都沒看過我這麼演戲,而你是一個導演,你知道這個角色有多麼困難,在一個導演沒看過演員可以做到什麼程度的情況下,為什麼找他?」

IMG_7234

別以為重情緒的戲份會難倒平日一派輕鬆的蕭敬騰,他自信表示,不覺得困難或需要其他輔助,因為劇情、情感、道具都到位了,一切很順理成章。

房間是房間、門是門,那個東西(指情緒)我個人認為是很自然的呈現,所以,我覺得演戲最快樂的也是『並不牽強在做演這件事』,那是最舒服的狀態。

可以聽出,蕭敬騰很重視「合理」和「自然」。就算有諸多哭戲,他也不引以為傲,他認為,之於一個演員,哭戲或許不是特別難的事,情感到了,眼淚就會到,憋都憋不住,「演戲,本來就是要在一個真的、合理的狀態。只要是合理的東西,都不會是困難的。

那他如何準備角色?以《魂囚西門》的魏松言為例好了,是否有讀一點心理相關書籍?他俏皮歪頭說:「我看了,但我不喜歡。」此話絕非狂妄,而是他要賦予角色更靈活、跳脫既定形象的創作。「為什麼大家總覺得心理醫生一定是某個形象?我不喜歡,我覺得人就是人,你是你、他是他,我自己也看過心理醫生,我也有心理師朋友,他們都是人,他們甚至自己也要看心理醫生,所以不要拿制式的東西綁在我身上,我會覺得很煩。」他認真解釋,同時揮揮手表示婉拒,自有一套領悟角色的方式。

聊到這裡,不禁想問他對「科班V.S.非科班演員」的想法。很多非科班出身的演員會緊張自己不夠專業,蕭敬騰不以為然,直言藝術是一種生命,是自然產生的東西,不該被放在某個框架中去教育,否則,很可能是在消磨一個藝術家。

所以,蕭敬騰也堅決不上表演課。

一次表演課的經驗,讓他直白地形容過程「太傻了!」他耐心說明:「我覺得那不是我。我並不否定這種做法,而是一種教育不見得適合每一個人,不要跟我說所有人都這麼做。」他自認有創意、肯突破、觀察細膩也有想像力,同時還算了解自我,不需透過表演課被開發或設定角色。

蕭敬騰嚴肅指出,制式的表演課恐會造成兩極效果,一是讓他這種不歡喜受束縛的人,非常抗拒表演;二是限制了一個人的才華,這可能是個罪過。「有些時候,並不是他們要在表演課的時候讓演員學到什麼,而是他們要在表演課的時候看到演員有什麼。」隨著戲約變多,他承認經常面臨上表演課的要求,只因他不是表演本科的演員,讓公司總得不好意思地重複:「他絕對不可能做這件事!」蕭敬騰露出一個尷尬的笑。

IMG_7164

03 (1)

慢慢做,堅持想傳遞的價值,豐富娛樂內容多樣性

如今,跨足娛樂兩大產業,被奉為娛樂圈的導師級人物,相信很多人都很想聽聽蕭敬騰的指教,究竟,何謂好創作?

他彷彿有備而來,喝了幾口熱開水,洋洋灑灑地分析:

創作應該分三種,一種是好的創作、一種是不好的創作、一種是最好的創作。好的創作來自靈魂深處,是自我想傳遞的作品;不好的創作是為了市場需求而去做的創作;最好的創作就叫做來自自我深處又屬於市場需求,大家喜歡你的東西,你也愛自己的作品。

他繼續說,很多創作者都能發自內心創作,卻得不到回饋,漸漸地變成所謂「地下」或「獨立」的東西,稍嫌可惜。為了迎合市場的創作,他直截了當說了「沒生命力」,當然,可能會成功,只是在他眼中,這是不夠好的作品,也就是藝術家跟商人的差別,端看你想當哪個。

兩者間難道無法權衡?他皺了皺眉頭,眼神淡定說:「這就是天時地利人和,當你喜歡的作品也得到大眾喜歡的時候,這就是一個巨星的誕生,它是一個緣份。」聽來玄妙,卻不得不贊中肯。

他溫馨叮嚀所有創作者,每個世代喜歡的東西不同,人的審美又跟世代相關,緣份只是先來後到,無所謂對錯;創作永遠要本於內心,這是不可或缺的基礎,慢慢做、慢慢得到大家的認可

戲劇還是音樂,他說,都屬於表演藝術,其養分絕對能相輔相成,只望所有人都能堅持想傳遞的價值,不管你站在什麼位置或起點,別依樣話葫蘆,那只會讓娛樂產業的內容越來越雷同,「這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他講話還是很坦白,不過,我們知道,蕭敬騰是想讓不懂音樂或影視的人,從任何時機點進入,都會覺得台灣的娛樂很有趣、很有生命力。

IMG_7052

精進再精進,不讓行業將你淘汰

直到訪談結束,仍覺得跟蕭敬騰聊表演是充滿驚喜的,或者說,他就是一個很能給予火花的人。在他身上可深刻嗅出一個天才創作者的狂放不羈,儘管外表依舊嚴謹、秩序,答題直率地近乎隨性,卻也扎實而不拖泥帶水;眼神純粹,像隻無害的羊,卻好像會把你看穿。

他很努力,努力在經營所愛,表演、藝術、運動等,他也努力在開發潛力,嚷嚷下一步想學雕塑。曾在他的IG限時動態看到他與粉絲的對答:

「怎麼調適自己應付這麼多工作?都不會想放棄嗎?」

不管你是容易還是不容易進入某個行業,都要全力以赴地表現自己並不斷學習,不讓行業將你淘汰。

一番話老派卻可貴,其他的,說多就只是天花亂墜了。蕭敬騰走到這個位置,仍持之以恆奉行著這簡單的道理,誰不行呢?

01

IMG_7222

採訪、撰稿、編輯: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