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黃嘉千│角色都是有問題的,因為人都有問題

去年的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入圍名單裡,出現一個令人驚喜的名字──黃嘉千,以即將正式上映的電影《老大人》獲入圍肯定,影評皆讚其演技嚴謹穩重,收斂過往搞笑鋒芒,展現表演的可能性。

黃嘉千是以什麼形象停留在你的記憶裡?女歌手?演員?主持人?諧星?「每個人認識我的時間都不一樣,從哪個地方認識我,我都很能接受,因為我很接受我過去的作品,我很開心做過這些事。」她甜笑說,什麼答案都好。

當媽後的黃嘉千有股渾然天成的灑脫和慈悲,話語裡又盡藏可供教誨的道理,「可是,很多人沒辦法接受自己的最大的原因就是,他會希望別人怎麼看他。」她點出自己的演藝圈生存之道,亦為人生秘訣:存在富貴或卑賤都可以,因為她擁有真正的自由,她有能力選擇說不,而非受他人想法或社會框架控制。

當然,多數人都是從被選擇走過來的,直至擁有拒絕的從容。這一路上伴隨的事件、理解,對一個演員的影響無法言說,恰如眼前的黃嘉千,只能用她整個人、她的表達,來呈現生涯之豁然開朗。

HJ1_5545

表演的過程,要觀察人,更要不停觀察自己

黃嘉千這次在《老大人》中一改陽光、好命、喜感的螢幕形象,出演壓抑、悲情的玉珍,面臨傳統家庭關係與老人安養問題的拉扯。這個角色讓黃嘉千直言難過,更難過的是,現實中很多女人正是如此,因為生活本不易,而她就要去表現生活如何不易、如何無能為力到可憐。

她分析對角色的理解:「你覺得強顏歡笑可能很虛偽,但我跟你說,那是『沒辦法』,你要看到那個『沒辦法』。我真的覺得有時大家都把『強顏歡笑』四個字放在一個很cheap(廉價)的位置,隨隨便便就用,但你知道,那個強顏歡笑,是真的不容易啊!根本無法說出口。」

扮演這種悲苦的角色,演員往往不好受。因為在表演過程中,常把自己當洋蔥剝啊剝,血淋淋直視角色的困難、自己從未覺得是問題的問題,默默地就被嗆到淚流滿面。

你在表演的過程中,你是要觀察人的,你會明白到,你在演人的時候,你會看到問題。角色都是有問題的呀,因為人都有問題。

HJ1_5565

她繼續說:「這個世界會告訴你,時間會蓋住你的傷疤,但只是蓋住而已,問題還在,你被蓋太久了,根本不知道原來那是問題,你要把它打開,可是打開很痛。」黃嘉千認同,表演當下即是一種揭露、面對、統整自我,儘管殘忍,身為演員,就有打開天窗說亮話、看問題的必要,一旦看到問題,別忘了hold住自己,「你會知道,原來那是自己的問題,然後你會知道自己要好起來,因為那個東西會影響你(的表演)。」睿智地小結後,黃嘉千給了個溫暖的微笑。

好奇聰明靈活的黃嘉千進入那麼痛苦的角色,會不會很難下戲?只見她又搞笑又正經地說「不會」,因為她跟角色「沒有關係」。

這回答很耐人尋味。聽過一些演員表示自己跟角色的關係像是連體嬰、對鏡、親人等,斬釘截鐵的「沒有關係」倒是頭一次聽到。忍不住追問更多,她解釋:「表演本就沒有對錯,我就是覺得他跟我沒有什麼關係,是過客吧!因為你不會活在那裡,你沒辦法再跟他有什麼對話。有些人是跟角色對話,可以呀,就是當下,在演這個戲的時候,因為你要跟他產生關係。可是結束就結束了。」

這其實是她多年的舞台劇習慣。在舞台上,每個表現都是唯一的瞬間,每個瞬間都是最當下,這一刻要曖昧地笑,下一場上來要發怒到哭,哪還有心神沈溺在上一場的甜蜜呢?

恩師李國修傳授的兩點表演智慧

舞台劇影響黃嘉千的不僅於此,更多的是態度。自2006年加入屏風表演班,這一大段時間,恩師李國修傳授的表演哲學,受用至今。

「他(指李國修)給了我兩個。」黃嘉千收起笑臉,像在認真溫習老師的道理。她說,一是「你懂得做人,你就懂得怎麼演戲。

演員演的大多都是人,不懂人,要怎麼演?黃嘉千說,「懂人」不只是懂角色,而是懂人性、懂做人,也就是跟人的接觸、關係,譬如最基本的,在片場跟導演、化妝師等工作人員的相處。影視產業是一個人的產業,演員要懂人,才會懂得角色、懂得怎麼演戲。

對一些涉世未深的年輕演員來說,或許還很難懂這些,黃嘉千放輕語氣說,那就努力生活吧!然後,記著,務必誠懇待人。

你要懂得怎麼跟人相處,真心誠意地相處,還是你是有目的地合作?我沒有一定要你跟其他人交心,可是你要誠懇,當你誠懇,你的作品出來才會是誠懇的,觀眾都看得出來。你的心是什麼,你這個人就是什麼,不然就是空的,眼神是空的,什麼都是空的,而空的就會被看破。

李國修給的另一個哲學則是「念茲在茲」,最讓黃嘉千直呼困難。李國修希望演員能活在角色裡,從頭到尾都以角色為準,想角色想的,全然地專注,像要把角色吃進體內,如此才能做什麼都合理。黃嘉千坦言還在學,但以這次《老大人》的玉珍來說,應該還能向老師交代。

任何演員都可以感動人,要尊重自己的演員身分

訪談到尾聲,已經不像在聊表演,而是一個溫柔的母親在教導人生哲理。黃嘉千笑說,沒什麼好叮嚀年輕演員的,「因為他們都不會聽啦!」大概就像她現在對女兒夏天說話,念了一大堆,也不確定她聽進去多少。不過,繞個圈子聊,黃嘉千還是說出了她的觀察和勉勵。

我覺得任何演員都可以感動人。」短短一句話,已摘要她對演員工作的尊重。她分享,曾看一部零哭點的作品,卻嘩啦嘩啦哭了;那名她至今也記不起名字的小演員並沒有演得多可憐,更沒有特意堆疊,僅僅講一段台詞,卻逼哭電視前的她。為什麼?

因為我看到他好認真把這個角色演完,他就活在那個角色裡頭,我看到的是他那個『狀態』,我想成為這樣的人。你說真正的演員是什麼?就是這樣,演任何角色,都可以這樣感動人。

她哭那名演員的「精神」,跟對角色的「尊重」,無關戲份多少或角色大小,就只是因為你是個演員,有義務和能力在少少的戲份中,讓人因為你真的活在角色裡而感動,這將無比珍貴,也是黃嘉千認為一個演員該到達的境界,同時是自我期許。

HJ1_5606

道阻且長,她感嘆很多演員可惜,太快放棄了;有些則是太愛怨嘆為什麼沒被看見。「這個行業,並不是你做什麼,就能被看見。你要想,自己有什麼?到底有什麼?可能你認爲自己很會跳舞、唱歌、樂器,可是你的心真的準備好了嗎?你有沒有辦法承受失敗?」

丟了一堆問句後,黃嘉千話鋒一轉,她鼓勵新演員,失敗不是世界末日,有個健康心態最重要。你可能會嘗試很多方法去認識很多人、爭取曝光機會,這都沒有不好,只是心態一定要健康。

她說明,這個健康包括「你有沒有能力告訴自己,自己是健康的?你的眼光是什麼?還有你的順序?我覺得現在有很多年輕人不懂得順序,搞不清楚輕重緩急。

何謂「順序」?黃嘉千解釋,在這行,除了莫忘初衷,還得時刻反省自己的目的、明辨可以跟不可以。要知道是為什麼進入影視產業,確定是喜歡表演?還是為了虛榮?或想要被看見的感覺?

這些看似簡單、實則嚴肅的問題,絕對值得所有演員好好思考,因為表演這件事,太需要認真面對了,有健康的價值觀,始能知道如何判斷、如何選擇、如何追求,進而才能談享受。

我覺得當演員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可以安慰到別人。」真正享受了,你才能療癒人呀。

HJ1_5414

HJ1_5462

採訪、撰稿、編輯:薰鮭魚

攝影:Houjun Photography

場地協力:穿越九千里交給你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