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導演孫啟明|好導演就像天橋下的說書人,重點是讓觀眾願意聽你講完故事

工業風的裝潢,帶點粗曠、硬派感,當陽光穿過落地窗,帶來了柔和,這裡是《樂獄》導演孫啟明的公司,環境氛圍就和他的人一樣,看似嚴肅的外表下,其實藏著一顆細膩、溫暖的心。

他分享看過的一則報導,那是關於少年監獄受刑人,因爲音樂改變了人生態度。這篇文章在整份報紙中只佔小小的篇幅,卻讓他下定決心拍攝《樂獄》。為什麼說下定決心?因為,這個「念頭」或許從他自己的學生時代就已經蟄伏。

0G2A4651

以自身經歷鼓勵犯罪青少年,行動給予機會

國中時,孫啟明是師長眼中的資優生,但有天突然不想念書了,開始跟朋友到處去玩,那時鄰居出於好意,建議孫啟明的母親讓他去學一技之長,「當黑手也好,至少路不會走歪!」這段對話與母親著急的眼淚,被房裡的他盡收眼裡。

「我那時在想,至少要好好畢業,不要再闖禍、不要再讓家裡的人擔心。」他的語氣很輕,蘊含的情感卻是沉甸甸的。當時的導師也鍥而不捨地引導,種種耐心包容,讓他從原來的反感、煩躁,漸漸去思考「明明被退學比較輕鬆,為什麼老師還願意為我到處奔波?」

0G2A4661

這段過往,讓他對青少年議題特別感興趣,想用各種方式鼓勵迷途知返的犯罪青少年。孫啟明確信,犯罪青少年跟其他更生人一樣,需要的是替自己撕下外界的標籤、得到機會。他到青少年及成年監獄進行田野調查時發現,大多數青少年在犯罪當下並不知道自己做錯事,但有了前科,會讓他們出獄後較難找工作,造成再次入獄的機率比成年犯還要高。而給予機會不能只是說一套、做一套,他從自己開始實踐──延攬這些孩子來拍電影。

他找了一位因案入獄的男孩加入演出。身為旁觀者的我們,看到心智尚不成熟的青少年犯罪、也被懲罰了,或許會直覺地認為找他演出沒什麼大不了;但當孫啟明成為和這位青少年建立連結的「雇主」,他坦言,起初陷入很慚愧的思考過程,要做抉擇並不容易。

「有一天我在想,如果他出獄之後說要來我公司上班,我願意讓他來嗎?」孫啟明表現掙扎,當事情落在自己身上,總是很難客觀。

他就這樣帶著矛盾拍完戲,直到這位男孩和他分享:「我很久沒有感受到一群人聚在一起,是做一件對的事情,而且有人會為我鼓掌。」孫啟明的感動難以言說,此時更確定了自己的方向正確,透過電影潛移默化地讓這些被社會認定的「頑劣份子」慢慢「進化」,擁有力量、自信去做想成就的事。

0417 電影《樂獄》公佈主題曲無罪之罪。(圖:文達文創提供)

透過實際模擬,讓演員自然進入角色狀態

為了讓觀眾在見證每個角色的蛻變時也能有一樣的感動,演員的選擇變得很重要。

孫啟明在安排每位演員的角色時,有套很特別的流程。他要求演員留下開拍前三個月的空檔,讓他能拉長戰線仔細觀察演員的表演及性格,直到開拍前兩週,才公布每個人的角色。

「有趣的是,把他們關在一起後,不用一週,就會有一個人自然而然地領導所有人,然後俗辣、抓耙子就會出來了,那個團體氛圍對之後的拍攝很有幫助。」透過事前的實際模擬,甚至不需要太多排戲,演員們已經在這些時間的相處下,不知不覺進入角色狀態。

其中,演員范少勳的表現令孫啟明印象特別深刻,「他離開禁閉室時的眼神甚至是有點變態的,那根本不用演!」他原想范少勳和自己想要的阿鬼的形象不夠搭,沒料到范少勳給出相當驚豔的表演,像是一塊海綿,一直在吸收能量,成就了角色的狠勁。

0403 林哲熹認為自己個性越來越成熟。(圖:文達文創提供)0403 范少勳堪稱《樂獄》裡的一匹獨狼。(圖:文達文創提供)

確定想當導演?先培邏輯、抗壓力和電影感

要成為能激發演員潛能的導演並不容易,對於想從事這一行的人,孫啟明有沒有什麼建議?最後一個字還沒問完,他馬上接話:「千萬不要進來喔!真的啦,沒事不要來拍電影,神經病!」

他笑說,為了拍《樂獄》,他花了三年,這段日子幾乎沒有收入、沒有假日,如果對電影少了那麼一點點愛,終究會因工時過長、生活難支撐而消磨殆盡原本的滿腔熱血。即便是要來公司應徵的員工,他都會耳提面命,希望對方想清楚再進來電影產業。

0G2A4595

先潑了一桶冷水後,他才接著補充,如果這些都不怕,一心想成為導演的話,首先得培養組織故事的邏輯能力及抗壓力,才能撐過長期的拍攝,將故事說好。還有一個很重要、卻難以要求的能力,便是「電影語言」。

聽起來很玄,但指的就是大家常聽到的「電影感」。這和導演的藝術品味與拍攝手法有很大的關係,「一般來講,新導演很難在一開始就很成功,但從第一部就可以看出他有沒有『風格』。」他認為,每個細節都會累積成電影的質感,讓觀眾確實感受到電視劇和電影、進戲院觀賞和在家看第四台或上網看盜版是不同的,大眾才會願意花錢去電影院享受。

好導演就像天橋下的說書人,要好好地把故事說好,讓大家來聽你說書。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講,可以是文言文,也可以是白話文,但不論是哪種方式,都要帶著你想傳達的訊息給觀眾。

既然拍電影這麼燒錢又耗體力,讓他重新選擇一次,仍會選擇當導演嗎?「會!」孫啟明快速且肯定地給出答案,對他來說,拍電影是會上癮的。

「我製作過電視劇、MV、廣告,但實際上究竟拍過哪些案子,我現在都不記得了。電影不一樣,它就像你的孩子,你對它有責任,不論賣座與否,你都會愛它。」

之於孫啟明,拍電影的過程就像當兵,這些日子很辛苦,但帶來的回憶太多、太珍貴,可以講上一輩子。即便每每殺青後都嚷嚷以後再也不要拍了,過幾個月,又默默規劃起下一個拍片計畫。這大概就是註定的愛吧,總是種糾纏不清的緣分。

0G2A4677

採訪、撰稿:黃羽萍

編輯:薰鮭魚

攝影:Wang Kai Yun 王愷云

劇照提供:文達文創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