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李杏、劉倩妏│你得自我感覺良好、把生活過好,因為這會回饋到表演

即將進入高潮的公視職人劇《生死接線員》以器官捐贈小組中的協調護理師為主軸,除了讓大眾知道這份工作在醫療環境中的重要性,打開對醫療、生死、器官捐贈不同的思考面向,最精采的莫過於家屬、協調護理師間的互動,討論到底該如何協調,線才接成、生命的延續始能完成。

觀眾看到的或許是家屬和捐贈者的痛苦抉擇、奉獻,其實,對飾演協調護理師的演員李杏、劉倩妏來說,每一場也都是一次掙扎。血淋淋走過這遭,為他們的表演生涯帶來哪些啟發?

07

表演之可貴:那些修復與痛並快樂

在劇中一開始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反讓團隊進退維谷的「溫雨讀」,引起網友熱議,飾演該角色的劉倩妏也受到注意。

通常,角色具有使命,會向觀眾傳達特定意義,但這次「我覺得我的角色是被傳達了什麼」她說。這是一段溫雨讀的自我修復旅程,同時盡現劉倩妏對人生的反思;當溫雨讀嘗試找回生命的溫馨,也像是劉倩妏在鼓勵自己。

這大概是表演迷人的地方之一吧!每個人都只有一種人生,但在表演裡,你可以擁有很多不同,儘管有些角色生命對演員帶有傷害。「我小時候有些創傷是我選擇去掩蓋,但表演讓我必須去面對。很多時候會牽動這些埋葬的傷害,但現在迫使你去挖開,對我來說很珍貴,在創傷後才能重建,表演最可貴的就是無限可能性。」創傷都是生命中難得的破口,讓你停下修正,進而變成更好的人,劉倩妏這麼相信著。

13

相較劉倩妏的正經,一旁的李杏顯得大剌剌,如同她飾演的梅青青,外冷內熱、講求效率、不喜歡浪費時間。只不過,李杏誠實說,她本人不可能做器官捐贈協調護理師這份工作,因為實在太難,難在心的負荷。

李杏生動說明:「我的自我修復能力蠻好的,例如失戀,我很可以承受痛苦,我相信總有一天會痊癒,我不怕去面對傷心。可是,器官捐贈協調師的痛苦非同小可,因為那不是自身的痛苦,是別人的。」

透過這個角色,李杏深刻體悟何謂「無能為力」。協調護理師站在幫助家屬的立場上,這份幫助卻不是立刻見效,甚至可能無效,每天都要承受這種輪迴般的壓力、痛苦和家屬的負面情緒,讓李杏大呼吃不消。

因此,對李杏來說,困難的不是消化角色,而是消化「演完後」的東西,譬如當下產生的難過情緒。角色畢竟是演員帶出來的,就算演員本人內心糾結,碰上冷靜的角色,依舊得收好收滿,但不代表演員不會有真實情感,這些就成為演員收工後只能獨嚼的衍生物。

「可是,這是好的,因為是你沒有體會過的狀態,拍戲就是這樣,你感受以前沒有感受過或不認為會被影響到的,都是好的,即便過程沒那麼舒服。」痛並快樂,李杏笑認,演員多少有些自虐傾向。

05

沒有最正確的角色功課,只有最適合的表演方式

或許因著背景、經驗,兩位演員的表演方式有明顯的差異。李杏充分體現獅子座的自信與灑脫;劉倩妏則說,因非科班出身,某些時候的確不夠有自信,便靠做很足的功課來相信自己可以,進一步說服觀眾。

從《樓下的房客》中的陳小姐一角一炮而紅,李杏說,自己是很容易理解劇本的人,角色做的每個決定、說的每句話,她彷彿有天賦去看透並感同身受,除非角色背景特殊,才會去補充專業功課或田野調查,例如飾演「陳小姐」,她就看了很多A片、與朋友大聊性事。

對手們遇上李杏,可能會覺得很刺激,因為她熱愛改台詞。她揮揮手要大家認真聽她解釋,她當然不會擅自更改劇本意涵,只是將台詞改成她能說得自然的語句,也就是由她扮演,她會如何講這句話。

角色是被演員演出來的,一定會帶著演員自身的色彩,不然幹嘛挑我扮演這個角色?一定要某個人演,就是看中他們某些特質。演員的某些東西會長進角色裡面,他(指角色)一定會帶著我自己的一個面向。

除了讓自己的特質攀附角色,李杏還很喜歡替角色賦予細節、小動作,讓角色更立體、更有記憶點。這個習慣,讓她覺得自己更適合影像表演,「在劇場這樣做,導演只會問我『妳現在是在幹嘛?』」她笑說。

一旁的劉倩妏露出羨慕表情,她自認對表演沒有太多專業背景,不太敢像李杏彈性改台詞。但認真的她,摸索出一套角色準備方式,那就是讀劇本至少三次,第一次先用觀眾的角度看,第二次用角色,第三次才開始做功課。當熟透故事,演員自然會靠近角色,台詞也能背熟,熟到人到現場可以不用想著要講什麼。

這個25歲的女孩總笑著眼睛在聊表演,因為她認為,演員必須跟角色、其他角色,甚至是戲外的演員當朋友,珍惜他們的感受,一個充滿同理心與感受力的演員,才可能是好演員

10

不要期待獎項發揮作用,機會還是要等,生活還是要煩惱

兩位都是入圍或得過獎的演員,面對「機會」,是否有不同的收穫?只見她們不約而同地瞪大眼搖頭。

劉倩妏首先「叫屈」:「我在東京影展得獎後半年都沒工作,那對我來說是非常大的肯定,但沒有帶我到更高的地方,反而讓我陷入低潮跟迷惑。」

回首去年,她只演了兩齣戲,從馬來西亞隻身來台打拚,繳房租、寄錢回家後,感染扁桃腺炎住院,驚覺沒錢付醫藥費。她羞赧說,那時公司替她謀了「直播」差事紓困,但內心很糾結,怕當直播主會影響製作方對她的表演能力的認識。

後來,劉倩妏開始轉念,一面感到殘忍、一面釋懷地發現,必須先有生活才能追夢。她想用自身例子跟同樣處境的演員說:”Get a life!” 每個人都有自我認定的使命,若你覺得必須做、必須等,就讓等待期有意義些,然後,別忘了,讓自己開心很重要。

她承認金牛座的自己對經濟有很強的焦慮感,太過認真的個性,也讓她幾乎喪失讓自我快樂的能力,現在,她開始玩手遊、品酒,讓自己鬆一點,不太在意一件事的實用價值,才發現,原來真的可以把心打開去容納更多,包含角色。

down

聽完劉倩妏的遭遇,李杏有點慚愧而慶幸自己是100%被家庭支持,才能確定目標,在這努力與收穫不一定成正比的行業撐到現在。

她無奈表示,她也知道很多演員朋友的生活確實有困難,所以,她不能雲淡風輕地說一句「撐下去」,因為狀況不同。只能說,如果你心裡有一點點懷疑,去找其他的可能性,未嘗不是一條路。「我對表演的心情非常確定,這是支撐我那麼久的原因,如果你也是這樣的狀況,那就堅持下去。如果有一絲絲懷疑,我會說,時間是很寶貴的。」她像個大姊姊開導著。

此時,李杏露出難得的嚴肅,希望所有對表演有興趣的人們要確定自己想當的是明星還是演員。因為,演員不是件簡單的工作,要面對、思考的層面太多,要負責任的對象太多,對自己、對觀眾、對劇組、對資方等,都得有所交代,不只是光鮮亮麗而已。

10

永遠最重要的事:找到你喜歡的生活方式

當確立心之所向,你的生活輪廓因此有了形狀,表演能量始能被儲備。沒有演員會否定這點。

李杏率先表示:「你一定要自我感覺是好的,這會回饋到表演上。」她是個需要在各方面都有自信的人,才能在工作上表現良好。現在的李杏,追求有品質、充滿療癒感的生活,跑去學了烘焙,偶爾也對自己慷慨,買最愛的黑皮諾紅酒來品味。愛小酌的她說:「生而為人就是要多喝酒!」說完,自己哈哈大笑。這一刻真的讓人相信,李杏的自信讓她可以豪邁、讓她很有魅力。

享受獨處的劉倩妏也愛品酒,「我需要放鬆跟放空,酒是一種卸妝品,卸下平時需要面對人的嘴臉。」她坦言強裝笑容很累,個性卻又怕被批評,睡前喝個紅酒,成為最紓壓的事。

在她們自己聊起來的同時,突然覺得,演員們何嘗不是一支支美酒,有各自的產地、年份、香氣、風味,及最能發揮特色的場合與時機,只待碰上伯樂,小心翼翼地拾起、品味。她們都還走在路上,努力用不同作品向更多人彰顯她們的價值,慶幸的是,酒都是越沉越香,只要你願意品味,沒有來不及,只有相見恨晚。

05

採訪、撰稿、編輯:薰鮭魚

攝影:公視陳慶昇

場地協力:Coffee boy hop man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