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肇陽│在早午餐店打工兼學表演,在台上才真正自由的天蠍男

就像附近早餐店會投以燦爛笑容問候「早安!今天要吃什麼?」的大哥哥,和演員王肇陽聊天的短短40分鐘,他的輕柔語調和表情,足以引你走入春日微風。啊!他還真的是早午餐店員工!

他告訴我們,表演哪,就像手沖咖啡,絲毫急不得,只有深深的品味,才能理解箇中滋味。1986年出生的他,自國二第一次接觸綠光劇團《人間條件 I 》,便對表演著迷,下定決心往當演員前進,如今,就算已有多年舞台劇表演經驗,他說,一樣,需得繼續琢磨。

_拍手_王肇陽003修

喜歡表演,但自己沒那麼喜歡被關注

手:請用三個形容詞形容自己。

王:矛盾、敏感、執著。不要,我想用「嚴格」。

手:你什麼星座啊?

王:天蠍座。我就是這樣啊~可是這樣好像很苦惱耶,其實蠻痛苦的。

手:水象星座好像很多都這樣。

王:你是什麼星座的?

手:巨蟹。

王:哦你懂!

手:這幾個特質有幫助你適應表演嗎?

王:有加分也有減分。加分的部份是我可以更思考面對故事或角色的各種不同方向,會有好的、不好的,做一件事情的正反面是什麼。痛苦的部份是,其實我自己的個性不那麼喜歡被注意,但是我很喜歡做表演,所以我經常面對這樣的困擾,然後我一直在練習這件事。

手:你怎麼面對內心的困擾?

王:我自己的方法就是不斷練習,練習到跟這個角色相處地非常自在,當我上去(指上台)的時候就會非常自在,但只要稍微有一點遲疑,我就會很恐慌,到現在還是。

只有不斷練習,才能趨近角色

手:你怎麼準備角色功課?

王:我一定要很理解每一個人、每一句台詞,他要怎樣說?為什麼這件事要這樣說出來?為什麼他不會選擇用另外一個方式說?這些背後的東西我一定要很足。像之前我演比較特殊的角色,像愛滋病患或老人,離我的生活比較遠的角色,準備就一定要非常足,因為演員再怎麼演,都不可能超越那個真實

手:當然,你們還是你們。

王:我們只能盡量逼近真實,然後讓他(角色)可以有傳遞的能力。但如果說服力不夠,破綻就會出來,會非常明顯。

手:還有沒有其他專屬的角色準備方式?

王:其實,每個角色都不太一樣,我是從「身體」去思考的人,例如走路的重心、講話的習慣,從比較具體的方式去想像角色。

手:至少先把外在的樣貌塑造出來?

王:對,輪廓先出來後,才會慢慢往裡面走。所以,我平常會習慣聽人家聊天,如果我要注意一種特別類型的人,我就會選擇去注意他走路的方式或講話,默默地看,而且我自己在服務業工作,不自覺會接觸到很多不一樣的人。

_拍手_王肇陽007修-side

從日常練習感受對方接收訊息的節奏,有效傳達表演

手:現在還有在兼差嗎?

王:有,早午餐店。六、七年了~

手:這個工作經驗對你的幫助是讓你接觸更多不同的人嗎?

王:不只是這樣,其實你可以找到跟不同人說話的方式。每個人跟你講話的節奏會不一樣,如果你要讓對方聽懂的話,你就要把節奏調到跟對方一樣。我遇過許多沒有在聽人家說話的人,我通常會感覺他今天比較快、趕時間,我就會講重點,那如果他想要問,我就慢慢說。我覺得這可以幫助在表演時,知道觀眾什麼時候比較容易接收訊息,因為,有時候表演很快地講出來,其實沒人聽得懂,但是表演是要能夠被感受到、被接收到在講什麼,跟內心的節奏很有關係,我在服務業學到許多

 

在舞台上創造時空,享受和觀眾連結

手:你覺得劇場最迷人的地方是什麼?

王:觀看者可以帶著自己的想像去參與這個演出。有時候,我覺得電影可能沒有辦法做到這件事,因為電影所有的東西都設定得非常清楚;但劇場不是,劇場可能一張椅子放在那邊,他(指演員)說了一句話,這個空間就不一樣了,每個人投入的想像也會完全不一樣,這個時空、空間,幾乎可以像呼吸一樣隨時變換。

手:也就是變動性比較強,那跟演員的狀態也有關係?

王:是,很現場、很即時性,演員跟觀眾的連結,我覺得很有趣、很迷人,就像是一起呼吸一樣。

手:你有提到你比較低調、怕生,可是你喜歡站上台的感覺,所以你喜歡的是跟台下觀眾有連結、互動的感覺?

王:對!應該是說,我喜歡跟人家產生連結,我有點私心想影響人家,但如果我下台,我幾乎是有點無能的(靦腆)。

手:這樣等於表演給你一個很好的出口或是工具。

王:而且讓我覺得比較自由!如果我不是在當服務生或當演員,我其實私底下都會想很多,但是這件事(指上台表演)會讓我比較自由。

手:有個角色給你一個載體,你也會比較不會想太多?

王:而且我可以把東西放在他(指角色)身上。

_拍手_王肇陽020修

不特別期待未來,安身於目前狀態

手:喜歡的電影或導演是?

王:李滄東是我最喜歡的導演,每一部電影我都看,我非常喜歡他的故事、拍攝方式,他對人性的體貼,很透徹,但是又給予空間發展。

手:那你有沒有最喜歡或印象最深刻的台灣電影?

王:有,我喜歡《一一》(台灣│導演楊德昌)跟《熱帶魚》(台灣│導演陳玉勳)。

王:《熱帶魚》太有趣了,把整個我小時候看到的那種很封建的台灣社會,不管是考試、政治、局勢,用非常幽默的方式呈現,最後又扣回人的互相關係。在《一一》裡是看到每個人的困境,而且導演,不知道該不該說是慈悲?他給這些角色難處與好處,給他們很大的寬容,讓他們用本來的樣子生存在裡面。

手:如果要用一部電影形容你現在的狀態,你覺得是那一部?

王:這一題真的很難耶!(傻笑)我自己想了很久,想到一部韓國電影,《獨自在夜晚的海邊》(韓國│導演洪常秀)。

手:為什麼?

王:我覺得那部電影給我一種「階段性完成」的感覺,好像帶了所有的經驗到達某一階段,她(主角)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但她跟現在的自己相處得很自在,她接受自己所有的失去,但不特別期待自己的未來,很安身在自己的身上。我覺得那個感覺,可能是我嚮往,也是我很努力想完成的狀態。

手:所以你還沒有抵達那個狀態?

王:我覺得我有部分是這樣,例如面對表演的機會、面對表演工作,我自己比較是這個樣子,來就來,沒有就沒有,對我來說這件事我可能就會一直做下去。

手:之前看你的profile網站,你說想找到一條用表演支撐生活的路,這個東西有稍微看淡了吧?

王:看淡了,但是還沒找到(傻笑)。

_拍手_王肇陽004修

做一件不可能馬上完成的事,這樣的自己比較完整

手:你平常最擅長的生活練習是什麼?

王:我現在很喜歡慢慢地完成一件事,像我最近就很喜歡燙衣服或泡茶。

手:以前的個性比較急躁?

王:對,某個階段會比較求快,像是半小時內我要完成三件事,現在是半小時內只要看一章節就好(哈哈哈)。

手:這個轉變對你有很大的影響嗎?

王:我會覺得這樣的我比較完整,比較知道我做一件事情的原因是什麼、我想得到什麼、我自己要幹嘛。

手:就是很專注得做一件事。

王:做一件你不可能馬上完成的事

_拍手_王肇陽025修

_拍手_王肇陽019修-side

採訪、編輯:薰鮭魚

撰稿:Fatty Yao

攝影:陳希倫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