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妤|做好自己喜歡的事,被喜歡就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如果不當演員,現在的陳妤會是什麼樣子?不同於常見的職業,高中的陳妤立志以「做煙火」為業,她說,人只要看到煙火,就會像小朋友看到玩具一樣開心、滿足,那樣的心情不分男女老少,這也是現在作為表演藝術者的她所追求的──給人希望的感覺。

從《戀愛沙塵暴》到《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到三年的時間,陳妤用實力讓大家見識到新人的無限潛力。許多演員就在等個完整的角色來展現自己,因此,陳妤直說自己是幸運;但在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前,也得準備好本錢,才能抓準機會。

她認真記錄每次的表演經驗、觀摩他人的表演,就像她的社群帳號總以 “explorer”(探險者/探索者)為名,她研究出一套「老陳邏輯」,要讓觀眾隨時再見她的魅力。

_拍手_陳妤003

像貓一樣,遊走之處皆是我的舞台

手:請用三個形容詞或物體介紹自己,並說明為什麼。

陳:第一個一定是「中性」,然後「好動」,然後……我覺得我蠻像貓。

手:為什麼?

陳:因為我蠻需要安全感。不管是工作或與人相處上,只要我感受到安全感,就可以很自在地展現我的樣子。然後有時也蠻古怪的,像貓那種古怪(笑)。

手:怎麼說?

陳:就是……我覺得我的生活蠻戲劇化的,好比說賴床,我就會跟家人說,我被床吸住了~而且是大喊,看有沒有人要理我(大笑),我會自己想像隨時都有觀眾

手:什麼時候發現自己這麼戲劇化的一面?

陳:應該是有安全感之後開始吧!就是身邊的人讓我感覺到「我是被愛」的時候。大學啦,大學開始,戲劇系是可以讓你找到自己的價值跟安全感的環境

 

透過記錄,梳理表演背後的邏輯

手:剛從舞台劇轉到影像表演時,有沒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

陳:超多的!在《戀愛沙塵暴》之前,我沒有拍過微電影、廣告、MV,雖然表演萬變不離其宗,但語言、媒介是不一樣的,所以我真的犯過很多很低級的錯誤,像是跑步的鏡頭,我就會跑超過鏡頭,喊卡的時候,攝影師就會嘆氣(靦腆笑)。

手:你是怎麼克服的?

陳:我會把我的發現寫下來我覺得經由經驗的累績,會把所有的邏輯串通在一起,好比說舞台劇追求某一種「當下」、「真實的反應」,我如果想插嘴,就會直接打斷你講話;可是拍特寫的時候,你可能甚至要讓一下對方講話。

手:你如何看待這次出演《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大受矚目,還有關於演員的「機會」?

陳:我覺得是很幸運耶!台灣的好演員很多,可是大家並沒有那麼相信新演員。能夠接到像這樣完整的有個起承轉合、光譜的角色,其實很少見。所以……(沉思),我覺得平常要專注在怎麼找到自己的特質,在等待的時間裡,我們可以為自己多長什麼十八般武藝,才不會機會來時,沒辦法把握

手:你覺得有什麼方式,可能可以增加自己被看見的機會?

陳:在被看見之前,至少,你做這個工作一定要是快樂的。我遇到很多演員,他們可能現在還沒有代表作,可是他們在拍戲時,都會有自己想研究的東西,我就覺得他們很棒啊!他們可能就只是差一個更完整的角色而已,他們完全知道在工作中,怎麼找到樂趣、怎麼展現自己、怎麼把握好機會,在他們身上我看到的就是──先做好自己喜歡的事,有人喜歡自己就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_拍手_陳妤009-side

不論生活或表演,都用研究精神對待

手:過去高中你是念自然組的,自然組訓練的思考模式,對表演有什麼樣的幫助嗎?

陳:表演的養成還是在大學四年,可是我爸帶給我的教育是「無論你玩、接觸任何一個東西,你都要卯起來去研究它。」出發點是因為「好玩」,好比說玩滑板,我就會每天去看滑板影片,instagram也會訂閱一些選手,我會想了解它背後的文化跟相關的電影。對表演也是,就是有那種研究精神,想要研究別的演員、研究不同類型的戲。

手:有特別研究的類型或特別欣賞的……

陳:演員嗎?金泰梨(搶答)!最近研究的是演《下女的誘惑》跟《陽光先生》的金泰梨,然後前一個是滿島光,每段時間會研究一個。

手:有計畫性地選擇研究人選嗎?或看到作品時,覺得表演很棒,很想研究他?

陳:算是後者!可能剛好看到什麼,覺得好像蠻有趣的。有些東西我想要知道更多。然後我也覺得,可以從我自己去推(論)別人。譬如,只要照著我拍(片)的順序來看我的劇的話,一定可以大概知道我這個人的進程;所以,我照著那些演員拍攝的順序去追他的劇,也可以發現他大概的邏輯。

 

我追求的不是破關,而是開心的過程

手:平常有特別喜歡的電影類型嗎?

陳:我喜歡雅俗共賞的電影(偷笑)。就是既從中得到一些東西,也有被娛樂到。可能因為我的人生觀也是這樣,生活本身就是有很多荒謬,如果電影帶有一點詼諧、幽默,我就會很容易有共鳴。

手:感覺你很適合這種類型的角色。

陳:我其實大學是學喜劇的!但是我現在……噢,有一支電影是喜劇角色,除外比較少接到,之後要上了。

手:很期待!你自己有特別喜歡的台灣電影嗎?

陳:如果是有特別意義的話,是《藍色大門》(台灣│導演易智言)。它在我高中時給我很大的力量,可能是因為我很Man吧!我覺得自己不夠女生這點,就會讓我有時很自卑。然後,孟克柔那個角色(桂綸鎂飾演)不知道為什麼給我一種鼓勵,大學後再看一次,對於青春又有一些感受。但是喜歡的話,我真的蠻喜歡《一一》(台灣│導演楊德昌)。

手:現在還會對於「不夠女生」這點感到不自信嗎?

陳:噢,現在不會了!

手:如果要用一部電影形容現在的自己,你會選哪一部?

陳:《一級玩家》(美國│導演史蒂芬史匹柏)(毫不猶豫)!

手:為什麼?

陳:這有點好笑,因為我最近真的很迷手遊,我覺得在虛擬跟現實的某一種相似跟相異,會讓我有點抽離去觀看現實,可是跟它(《一級玩家》)最後面的主旨很像,就是因為對於未來,我還有很多未知,可是我現在追求的不是破關,是在這過程中很開心,然後我有很多夥伴、我們有一些自己的浪漫。

_拍手_陳妤005

建立安全感,直接催眠身體

手:對於其他九位非常新人,你最想跟哪一位合作?

陳:我跟她(指程予希)合作過了,我其實都想、都蠻好奇的,但因為小豆(孫可芳)跟我蠻好的,所以很想跟小豆合作。我前一陣子跟朋友拍戲,我覺得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我很喜歡跟朋友一起工作。

手:因為最一開始提到的安全感?

陳:嗯!

手:如果像完全不熟的人,一見面就要演感情戲,你要怎麼建立安全感?

陳:我之前有一支,就是對方也有點慢熱,我們要演認識十年,然後我就覺得……(深吸一口氣)很困難(笑)。我那時就拜託他,以後我們只要見面,就要擁抱,他也OK。這個幫助很大,因為事後殺青,他都跑來跟我說,他很高興我提出這個要求,因為男生有時候也不好跟女生提說:「欸!我們以後見面擁抱一下。」

手:怎麼會想到用擁抱的方式?

陳:有人講過,看我跟誰熟不熟,看我跟他身體的距離就知道!好比說,我跟這個人很好,我跟他講話的時候就可以這樣(示範頭靠很近,身體傾靠過去),不一定是摸他或拍他,但我就會很自然在他旁邊。所以就覺得,是不是直接先催眠我的身體「我跟這個人超熟!」也許我就會比較放鬆,欸!就真的有效!

_拍手_陳妤008

採訪、撰稿:黃羽萍

編輯:薰鮭魚

攝影:Eason Lam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