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柏緯│試鏡是幫助角色成立地更立體的一個環節,而不只是找個工作

在一個空間裡,總會有那種默默在一旁不發一語,但你很難不注意到他,你也知道他都有在注意大家的人。他很容易專注在自己的世界;他當然也會焦慮自己的無法融入,但某種程度又有點享受這股邊角。

如同演員宋柏緯。木訥地微鞠躬後坐下,起初回答問題實在慢哪,幾度讓人以為時間被按了暫停;但當打開他愛的音樂話題,明顯地語調變得輕快,眼神也亮了起來,彷彿被打通任督二脈,紳士地侃侃而談對表演的理解、對資訊的消化。

_拍手_宋柏緯010_修

音樂的影響巨大而全面;表演的「危險感」很迷人

手:你是積極跟對手培養關係的人嗎?

宋:我還在學。有時候要,有時候不用,但我不喜歡跟對手演員太熟。有時會影響我看角色或這個人,怕會不小心有主觀想法,所以我喜歡把對手當角色,拍完戲後再慢慢認識這個人

手:我們來聊聊你跟音樂的關係吧~

宋:好啊!(很開心)

手:你喜歡什麼類型的音樂?這算是你生活很大一部分,有沒有什麼部分是幫助到表演的?就算只是給你慰藉?

宋: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多,我民謠、迷幻民謠或華語民謠聽很多,喜歡一些小編制的爵士樂,或獨奏的爵士鋼琴也挺好的。

手:最近有比較喜歡的華語音樂嗎?

宋:我一直都很喜歡聽馬念先的歌,最近又回去聽了一些汪峰,我在第一季《中國好聲音》第一次聽到他的歌,我很震驚,帶給我很大的衝擊,最近又回去找那個感覺。

手:音樂對你來說有什麼重要性跟養分?

宋:巨大!如果說表演之於生活,那生活就之於音樂。

手:那怎會當演員?

宋:喜歡~

手:喜歡表演的感覺?你感覺並不是喜歡被注意的人?

宋:(默默點頭)我不喜歡被注意,但喜歡表演當下被注意的感覺

手:那麼,表演最迷人的點是什麼?

宋:很危險。就是那種,你不知道你在做的事情是不是在控制內。我是一個想控制生活中一切的人,玩音樂也是,除了即興,你可以編好一首歌,練到好,可是表演不是這樣,不是想好這五分鐘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另一個人(指對手)加進來後就不一樣了。

手:所以你是喜歡這種變動性、危險性的?你很能接受變動嗎?包括演員在現場很常需要被調整或隨機應變。

宋:很爽。我是有彈性的。

手:平時怎麼做角色功課?

宋:帶好我覺得的(角色)樣子去隨機應變

手:聊聊開始表演的契機是什麼?

宋:一開始是人家找的,那時並不知道這件事(指表演)在做什麼,可是又好像有拿到一點點機會的可能性,就去上了表演課、去被篩選,然後總是被篩掉。過程中,慢慢體會到這件事跟以前自己熟知的其他事不太一樣,以前很多事在學習過程中有標準答案,可是表演沒有。那時發現自己為什麼總被篩掉,是因為我總想符合別人的期待,我以為別人心中一定對角色有想要的樣子,但很多導演沒有,是需要我們一起加入的。我慢慢把寄託在別人身上的東西轉移回自己身上,讓這個過程變成是在挑戰自己的期待,越做越有興趣,也慢慢找到可以挑戰的東西。

_拍手_宋柏緯007_修

自知想像力不夠好,喜歡有點限制地做一件事

手:你覺得自己最適合與最不適合當演員的特質各是什麼?

宋:(想很久)先講不適合好了,我沒那麼適應團體生活,有時一個劇組很容易3、50人,我就會有點在邊邊,這有時候會讓我不太習慣。最適合的,應該是我喜歡有點限制地去做一件事,就像一個鏡頭架在那裡,就在不出鏡的範圍內,可以用哪些東西去演完這場戲,我覺得很有趣,因為我想像力不夠好。

手:你傾向喜歡角色有些背景、有些輪廓了,再由你去填滿?

宋:對,所以我超不會畫畫,給我一張白紙,我不知道怎麼辦。

手:但想像力對演員來說不是很重要嗎?

宋:超重要的啊!我一直在找辦法練習。一開始是……(笑出來)這聽起來很智障,我真的在網路上查「練習想像力」這件事。有人說,可以看白雲,然後跟朋友討論你們看到了什麼。我後來找了一本書,叫做《拔一根頭髮,在幻想的森林中漫步:101個哲學的日常體驗》,裡面有練習,例如:要在腦海裡削蘋果,要想得很細節,它的蒂頭、色階、你的刀。但我還沒完成過,蘋果皮掉下去的時候,或沒那麼容易整條削完,我就斷線了,我就不想削了(慚愧笑)。

 

試鏡的最佳心態:去提供一個更好的、不同的選擇

手:你通常怎麼準備試鏡?

宋:這題好難喔。(10秒後)我之前看過網路上一個人在分享自己經過多次試鏡後的心態調整,其實,我自己也還在找尋怎麼準備試鏡,還沒有一定的答案,但我覺得那個心態很好。他說,以前會覺得來試鏡就是要說服所有人「他就是那個角色」,得失心很重,百分百要拿下角色,但後來發現,自己到了現場不是在詮釋那個角色,而是在逼迫自己讓別人信服,到最後,他換了一個角度,讓自己來這裡是提供一個更好的選擇,或是一個不同的選擇、表演方式那些一起試鏡的人,他們不再是對手,而是大家都是來找這個角色最理想的樣貌。他得到這樣的心態以後,再去試鏡變得更有自信了,他覺得他來是幫助這個角色在這世界上成立地更立體的一個環節,而不是來找一個工作,就算自己沒試上,但這個角色會更有多樣性。我後來都帶著這個心態去做這件事(指試鏡)。

手:那真的有比較沒那麼得失心重嗎?

宋:我一直以來就是個沒什麼競爭性的人,像我玩桌遊超無聊,我都會說:「ok!我輸了,你贏了。」

手:那你玩一些謀略型的桌遊時會騙人嗎?

宋:會啊,還是要騙一下啊,只是真的很懶。

_拍手_宋柏瑋012_修

享受不舒服的表演

手:你演過很多心理比較沈重、有些事的角色,是怎麼做到讓自己覺得舒服的?或看完覺得這是一場舒服的表演?還是每次演完其實都不舒服?

宋:我喜歡不舒服,我享受不舒服的表演。對我來說,舒服的表演是犯傻、犯錯,或做了不是角色會做的事,但你知道旁邊的工作人員或導演會陪你一起經歷角色最痛苦的時候,這是對我來說舒服的事,戲之外的舒服。

手:你最喜歡的電影類型是?

宋:我喜歡傳記型的類紀錄片,音樂相關的,或一些文藝片。像《一級危險》(美國│導演吉姆賈木許),或《艾瑞克克萊普頓:藍調天堂路》(美國│導演莉莉菲妮扎努克)、《波西米亞狂想曲》(英國│導演布萊恩辛格)。

手:最喜歡的台灣電影呢?

宋:《南國再見,南國》(台灣│導演侯孝賢)、《少年吔,安啦!》(台灣│導演徐小明),看的時候非常衝擊,它很慢、鏡頭很慢,也沒什麼人在講話,但我就覺得很美,而且有看到角色迷惘的樣子,看得到自己迷惘的樣子

手:你是迷惘的?

宋:是。

手:現在還是嗎?

宋:是。

手:迷惘什麼?你是不是覺得挖洞給自己跳?

宋:(靦腆笑)很多耶!像是演戲跟生活的平衡,有時整個月都在做角色做的事、跟劇組相處,可是你知道你在日常生活中有別的事要做,有自己該前進的東西,常會因拍片而停滯或中斷,這樣的時刻就會讓我覺得有點空虛。拍完片的半個月,會有點錯亂。

手:的確,演員要怎麼把自己的生活顧好,是很重要的事。那現在有稍微抓到平衡了嗎?

宋:好很多,但我覺得可以更好。原因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可能經驗多了吧!

手:若要用一部電影來形容自己現在的狀態,是哪一部?

宋:高倉健(演)的《鐵道員》(日本│導演降旗康男)。他一直在練習跟自己相處的方式,非常尊重自己在做的事,可能是日本人的態度吧!這很值得我現在學習,是現在的狀態,也可以形容是未來想要朝向的狀態。

_拍手_宋柏緯006_修

表演課的意義:觀摩老師的眼界

手:這次被選為「非常新人」有什麼想法?

宋:(喝了一口水)(瞪大眼睛)我覺得很開心啊!(噗茲)是不是太虛偽了?但我還是會定義自己是新演員啊,真的拍(片)也才兩、三年。

手:上表演課對你有幫助嗎?

宋:有,跟每個老師都學到很多,都不是真正很表演的事,而是在認識他們怎麼看待一件事,和怎麼跟自己工作的……態度、眼界

手:好的,謝謝你,我們訪談差不多到……

宋:欸我還沒回答剛剛最後一題,被選為新人的心情。

手:有呀,你剛剛不是講了?

宋:那樣回答大家會不會覺得我很膚淺?

手:不然你想好新的回答了嗎?

宋:我很高興!謝謝大家!(大笑離去)

_拍手_宋柏緯001_修

採訪、撰稿、編輯:薰鮭魚

攝影:Eason Lam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