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台北電影節新導演競賽片《大餓》──減肥不是問題,問題是你為什麼要減肥?

看電影最重要的是舒服,看電影推薦文字最重要的是期待與感受相符;本篇希望以平實的角度為大家介紹一部舒服的台灣電影。

這幾年的好萊塢類型片中,《姐就是美!》也是類似的題材,以一個胖女孩為主角,在《姐》片中的 Renee Barrett 是摔到頭後以為自己是辣妹,演出本來只專屬於一般俊男美女的愛情喜劇。

而我們也明顯感覺到這樣的片型,現在連苗條外貌假象都不演了,愈來愈脫離鄉愿的束縛;自信、信念、愛的力量,我們都知道能超越外貌偏見,但最終還是回到一個問題──觀眾是否願意買單?肥胖身材在銀幕上看起來可是會更寬,觀眾是否能被其演出說服?

_劇照2
《大餓》女主角蔡嘉茵|圖片由《大餓》劇組提供
MV5BZTI1YjBkY2UtMTljYy00OWQ4LWJjZmQtYjQyMmNiNzI1ZjViXkEyXkFqcGdeQXVyNDg2MjUxNjM@._V1_SY1000_SX1500_AL_
演員Renee Barrett《姐就是美!》劇照|圖片來源IMDB 

關於胖女孩與瘦身的故事,聽起來是個有趣的題材,但絕對不是討喜的題材。《大餓》入選今年台北電影節新導演競賽片,不管是選片的電影節或是拍片的導演, 已經帶著一定的挑戰性來面對觀眾,光就這點來說,新導演謝沛如的第一部長片以此挑戰,勇氣十足。

北影的介紹可見《大餓》的劇本經過德國柏林新銳營、南特工作坊、香港 HAF 創投等過程嚴格把關,關於頭銜不贅言,最重要的還是回到一般觀眾的觀影感受──看起來很舒服,「舒服」才是這部片能吸引觀眾買單的核心價值。

秉持不爆雷的原則,僅抽取片中出現兩次的對白:「改變世界太難了,還是從改變自己比較容易吧!」這是所有減肥的人幾乎都認同的說法。甚至不僅是減肥,在生活中、愛情裡、工作上,遭遇挫折時,這句話都具有一定的鼓勵效果。

然而,重點是《大餓》並非是一部改變自己的小清新,它是一部具有強烈野心選擇走「改變世界」之路的台灣電影。

片中所有的演員、影像、劇情走向、議題深度,全部都往困難的選擇愈掘愈深──在這樣的邏輯下,還能保有「舒服」的觀影感 受,才是最難得的地方。是一部不強迫觀眾思考反省,卻讓人跟著演員深深著迷於劇中曲折心境的細膩之作。

 

_劇照9
《大餓》劇照 |圖片由《大餓》劇組提供

可能是導演留美學習電影的背景,各個場次都有明顯的劇本起伏、轉折點,就像《姐就是美!》那般乾脆俐落,劇情上不拖泥帶水,情節編排皆直面衝突並不迴避,符合我們一般欣賞好萊塢電影的敘事節奏。

當然,男女主角在對白的設計上,不免還是有些微尷尬癌的段落,但客觀來說,絕對是比《姐就是美!》裡頭的尷尬癌還少,這點相對難得。《大餓》基本上脫離了生硬、不夠生活化的對白,所有人物互動接地氣的程度雖然不到《大佛普拉斯》那樣道地台腔,卻也是大多數都市人日常對話的熟悉樣貌,用心設計對白之餘,演員蔡嘉茵直率的個人特質,也為尷尬癌的程度降低不少。

回到觀影的感受來說,《大餓》像是一部帶著《小偷家族》的骨,披著《姊就是美!》的皮,混著《大佛普拉斯》的台灣日常文化,力圖求取中間值,期待能讓更多數台灣觀眾認同、欣賞的大眾電影。這可能是新一代導演在多重文化交織成長下, 逐漸呈現嶄新型態的台灣電影,接地氣的部分也更往一般年輕世代的中產階級延伸──詼諧、笑鬧、包藏著世代交替的沉重

_劇照6
演員蔡嘉茵、張耀仁《大餓》劇照 |圖片由《大餓》劇組提供

飾演母親的柯淑勤,在片中成為胖女孩蔡嘉茵之外的另一個核心齒輪。許多場精湛的演出,一個眼神、口氣就能說服觀眾,完全體現演員的高價值──能直接幫導演省去好幾場敘事場景與累贅對白,也正是推動節奏明快的關鍵,去除了偶像劇的淺白,靠細節營造更簡單扼要的電影感。謝祖武在片中坐鎮了強大的功能性配角,更協助主角群在議題衝突上更有真實感;最大亮點是飾演小宇的兒童演員張恩瑋,這部分就先略過,不妨直接進戲院感受。

唯一有點意見的是關於男一張耀仁。從他過往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他在《大 餓》裡試圖突破的樂天形象,在陰暗面、反派性格的挑戰上,是值得肯定的。雖說眼神還是有些無法說服人,但在幾個特定場景確實有不同以往的感受。但我想提出這個角色還有一個重點,就是這部電影的結尾還是少了些什麼(雖然結尾好看),但我個人不負責地認為,如果導演在耀仁這個角色上鋪陳的厚度更深,並與其他散落的議題段落有所連結,對於主角群在片尾的救贖會顯得更有力道。

總之,在台北電影節世界首映的映後QA,演員們一致展現出對於導演的信任,是不可能騙人的。不管是拍攝中給演員的舒服感,或是映演時給觀眾的舒適度,《大餓》擁有文本溫暖的硬實力,足以和許多重口味搏眼球的電影同樣的競爭力和觀眾緣。

大餓.jpg
台北電影節世界首映,映後 QA 現場

我們很少因為一部片的特定技術吸引人而進戲院,但本片從攝影、調光色澤、 後製剪輯、燈光、美術陳設、音效音樂等,所有元素都展現高度成熟,低調地為所有劇情和演員服務。

尤其,開場時影像的廣告調性,到第三幕夾雜奇幻元素的鏡頭語言,反差極大的風格並不搶走戲劇人物的位置,鏡頭該移動時移動、該靜止時凝結、該不著痕跡移動時默默帶出場面調度──影像色彩豐富了一個寫實故事的奇幻感,為整部電影包裹一層糖衣。

訴說邊緣人物的小故事,有如此與真實生活融合的影像體驗,是不常見的。沒有常見台式影像所詬病的燈光感太假、陳設太ikea、走位過於浮誇、調色過於空氣感等等。《大餓》在技術上的成熟,與文本一般選擇了困難的中庸平衡之道,我相信這也是讓電影首映搏得滿堂鼓掌的重要原因之一。文本內涵還有很多可以討論的情感與社會面,簡單先以此拋磚引玉,期待更多觀影體驗。

 

簡單做個結論,其實,在電影中段,我很為導演及故事擔心,原因就像是之前強調的──所有的劇情線、角色情感弧線都往困難的軸向選擇,絲毫沒有剎車、妥協的意思。看電影最怕的是爛尾,若是一個不夠嚴謹的劇本,更容易糟蹋了所有優秀視覺技術人員的心血。但我的擔心確實多慮了,就這麼笑著、哭著也就看到片尾字卡,然後平平實實地走出戲院。覺得自己可以對國片再恢復多一點的信心,如果《大餓》是導演的處女作,表示未來我們還有幸可以看到更多好作品。

最後也提醒,雖然這的確是一部能讓觀影心思劇烈震盪、企圖改變一點世界的電影,但我無意做誇張的渲染,還是回到像電影宣傳的那般——《大餓》是一個胖女孩與減肥的溫暖小故事。可能對每個觀眾來說有好有壞,但這不是一部要說服別人什麼的電影,而是一份炙熱溫暖想呵護觀眾的心意,陪我們走出戲院後仍有餘溫的一部片。


作者:樂鹿。曾入圍文化部優良電影劇本,書摘影評偶見稿於網路媒體平台、文學雜誌,現為文字、影視工作者。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