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可芳|找出自己的「洞」,想辦法去填滿和成長

為什麼世界需要存在「表演」?從演員孫可芳(綽號小豆)的回覆中,或許能得到一些解答:正因人很難真正了解自我,所以透過表演──讓不論是演戲的人或看戲的人,都能從中窺得自己不同的面貌,甚至是潛意識中不願面對的課題,慢慢去接受,從中得到療癒後,再學習放下。

看來嚴肅,但我們不需要把表演這件事想得太有距離感,這不過是一種態度。就像小豆上工時既端正又專注,收工後,蹦蹦跳跳問工作人員「等一下要吃什麼?」她大笑,她嚴謹,懂得在做自己的同時,也完成該做的事;總將自己當新人謙卑努力,並以此等尊重去觸碰對手及觀眾的心。

_拍手_孫可芳011side

誠懇對待角色,不評斷角色

手:距離上次接受拍手專訪已經過了一年,這段時間小豆有什麼收穫想跟我們更新嗎?

孫:(大笑不已)這題很難耶!我可以先pass嗎?

手:好,那我們最後再回來。聊聊自己最大的表演魅力是什麼?

孫:自己講很害羞耶!但是……我還蠻誠懇的吧!我覺得我對待角色是很誠懇又很誠實的,不管在外人眼中是怎樣的角色,我還蠻誠實地對待他們。

手:什麼是「誠實的對待」?

孫:比方說,你怕演壞的角色,是因為你對他有評斷,你覺得這個角色就是傻、就是什麼什麼,我會盡量不讓自己去評斷角色,站在角色的方向看,就像沒有壞人覺得自己是壞人

手:那你覺得表演最有魅力的地方在哪?又或者說,為什麼喜歡表演?

孫:一開始會覺得可以體驗不同的人生,現在的新發現是,對自己的認識會透過每一次的表演變得更多,這是其他工作較難達到的。在看一個角色或劇本時,會有一些感覺:啊!原來我對家人的議題特別敏感、對被背叛這種事會特別生氣,那都是對自己的發現。

_拍手_孫可芳005修2

只要遇到新團隊、新角色,我就是新人

手:你現在還會定義自己為「新人」嗎?

孫:當然(笑)!電影,我才接過一齣,接觸到的角色也還沒那麼多元,我覺得我只是比較幸運,只要遇到新的角色,或新的團隊,我就是新人

手:這算是你對於「新人」一詞的看法嗎?只要遇到新的角色或團隊,就把自己當作新人。

孫:對啊!如果把新人當成是一個臺階的話,會對自己太好;比方說因為我是新人、我剛出道,不懂的還有很多或什麼什麼,可能會變成藉口;可是,用另外一個想法去想,就會對自己比較嚴格,就是我還是新人,有很多事情要學,每遇到新的劇組、導演或對手,就要重新學。

手:另外九位非常新人,有特別想跟哪一位合作嗎?

孫:王安琪!(大笑)

手:噢!剛也有聽到這個答案。

孫:真的嗎?那我換一個,不想跟人家一樣(笑),沒有啦,因為她是我學姊,我大一進去的時候,她已經畢業了,但她會一直回學校,我們有個很盛大的實驗劇展,我第一次入圍就遇到她、第二次入圍也遇到她、第三次入圍又遇到她,反正她是劇場界很厲害、很厲害的學姊(強調),我那時就很崇拜她,很想跟她演戲。上次的劇場作品也跟她一起,就覺得她表演很有魅力,很想知道如果跟她有更多火花,會是什麼感覺。

_拍手_孫可芳002_修

「如果可以觸碰到人心,那就是無可限量的。」

手:你最喜歡的電影類型是?

孫:説真的,我沒有最喜歡的耶!只有不看恐怖片,應該說鬼片比較不看,其他什麼都看,很雜食性。商業的我也超愛,大家口中很文藝的,我也喜歡,看當天的心情,決定我想看什麼電影。

手:那有最喜歡的台灣電影嗎?

孫:嗯……這個也好難喔!我突然想起的是《熱帶魚》(台灣│導演陳玉勳),有次我在公司看到,就覺得好酷!勳導是我的恩師之一,它是喜劇,台灣現在很少喜劇,我那時覺得很驚艷,然後文英阿姨啊什麼的,真的都很經典,裡面的人都超真實的。

手:有印象深刻或喜歡的電影台詞嗎?

孫:我有記下來,噢!這個(秀出手機),「如果可以觸碰到人心,那就是無可限量的。」(出自《賈柏斯》)

手:為什麼特別對這句印象深刻?

孫:我覺得演員就是在觸碰人心吧!你的角色能讓多少人有感觸?每個人都有自己想被說出來的故事,或透過看電影來抒發些什麼,表演最珍貴的,應該就是你真的有觸碰到人心的時候。你得很真實,觀眾才會感覺到。這樣講會不會太虛無飄渺(大笑)?反正我就是覺得,能真實地碰到別人的心,是一件很困難又很珍貴的事。

手:有點呼應到開頭講到的誠懇跟誠實。

孫:對!出發點應該是想要更接近他們(指觀眾)的心!

_拍手_孫可芳015_修

不同的表演媒介,要懂得情緒的收放

手:前陣子參與了《台灣有個好萊塢》的音樂劇演出,有沒有新的表演啟發可以和我們分享?

孫:嚇死了!我每天都嚇死,因為我對唱歌其實沒有信心,被選上的時候,我嚇超大一跳!當下覺得,嗯!我可以!隔天睡醒,天哪~我竟然接音樂劇!重新回到排練場蠻紮實的,舞台劇真的跟影像差很多,一點一滴都會被看得一清二楚,等於是Live現場演唱會。你對這個劇本跟角色做多少功課,就呈現多少在台上,很赤裸;而且,排戲跟拍戲不太一樣,排戲都是大家一起,我很喜歡跟大家一起工作的感覺,所以,排練的過程中有被療癒到。一直在拍戲,多少會消耗心力,可是,這個角色很正面,可以用自己外星人的腦袋去思考,發展一些屬於我很跳 tone的特色,就覺得蠻自由、蠻開心的。

手:可以分享一下舞台劇和影像表演的差別嗎?

孫:我最近剛好遇到這個狀況。就是我已經習慣影像表演,所以有很多東西很碎、很細小,會不小心往心裡收,可是,劇場不行,有些東西要很明確地出來,你的情緒要投射給更多觀眾,及可能情緒是有Cue點的,就是你「啊~」音樂就要進了。平常拍戲會想要越自然越好,可能每顆鏡頭都會不一樣,但排練得讓它每個都一樣,又要很真實,我覺得還蠻難的。

手:相較之下,舞台劇會比較著重在肢體或表情上嗎?

孫:我很怕這樣講太刻板,我不想講得好像劇場就是很誇張,總之就是情緒的流動要更明確,不能像影像那麼收斂情緒的線條要更明顯一點,不能一直往心裡走,應該這樣講,有些東西是要投射出來的。

手:回到第一題,這一年有什麼特別的收穫嗎?像是在心態或表演上有什麼突破?

孫:我覺得現在比較懂得去看自己缺少什麼,隨著作品接觸得比較多一點,漸漸會發現自己有哪方面比較不擅長或哪些東西做得比較不好。例如很性感的東西,我就不太handle得了,就會覺得:「噢!那我是不是可以嘗試一下?」我現在在找自己有什麼洞,就可以去補,之前接觸的比較少,可能洞也比較少,慢慢接觸多,就會看到越來越多的洞,會覺得有很多東西可以去成長。

手:未來如果出現自己所欠缺的特質的角色,會更想去嘗試?

孫:對對對!有機會的話,更想挑戰自己。

_拍手_孫可芳001_修

採訪、撰稿:黃羽萍

編輯:薰鮭魚

攝影:Eason Lam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