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詹宛儒│與其怕被定型,不如繼續刷存在感,才有機會演其他角色

如果看過電影《紅衣小女孩2》裡中邪的李雅婷,或在戲劇《魂囚西門》受困鏡中的瑪麗,應該很難將這兩個角色與眼前這俏麗女孩聯想在一起 ──頂著一頭及肩的微卷短髮,眨著靈動大眼尋找訪談的座位,接著露出笑容,燦爛得跟午後雷陣雨的陰濕形成巨大反差。

她是演員詹宛儒。很難想像這樣嬌小的身軀,能爆發出角色飽受掙扎與崩潰的能量。她開口便笑說,很感謝《紅衣小女孩2》讓大家注意到她,但這條路剛起步,她仍在努力爭取更多機會。

_詹宛儒006_byhsi

一場失戀,下定決心走上表演這條路

高中就讀表演藝術科,大學也念戲劇系,但回想學生時期,她跟多數茫然的孩子一樣,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要往表演發展;真正讓她下定決心走上演員這條路,是在大三那年。

大一談了場戀愛,大二時黯淡分手,怕在學校碰見前男友,逃避的詹宛儒不斷翹課、被當,整個大二可說是最軟爛的一年。「這是我很重要的一場戀愛,雖然曾經後悔跟這個人在一起,走出來後卻覺得學到人生重要的一課。」詹宛儒口中提到的收穫,就是「面對自己」。

回望這段戀情與失戀的煎熬,詹宛儒才發現,過去只知道為愛付出,卻失去自我,受不了自己如此怯弱,決心在大三那年給自己一個全新的開始,也在那時,她認真思考未來,以及「想成為什麼樣的人?」詹宛儒堅定說:「我告訴自己要有自信一些,加上我是獅子座的,個性比較衝,總先做了再說,所以決定給自己一個機會,踏上表演這條路。」

_詹宛儒088_byhsi

說來也巧,就在同一年,詹宛儒遇上現在的經紀人與經紀公司。不免令人好奇,作為新演員的她,選擇以首位簽約的姿態跟新成立的公司合作,難道不曾有過疑慮?

詹宛儒大笑說,當時的她也不懂,單純抱持「有機會就去試」的心態。「但我很確定的是,一個演員絕對會知道公司或是經紀人對你有沒有愛。」說到這兒,詹宛儒真摯了起來。她認為自己能被看見,除了因為接下《紅衣小女孩2》,也在於經紀公司願意跟她一起成長,「一個公司是把你當商品看?還是當孩子看?這當中就有很大的不同。」詹宛儒一語道破,稱幸運被愛,才有李雅婷及後續角色能發揮。

_詹宛儒030side

演員在入戲的過程中,是很脆弱的

哭笑不得的是,李雅婷和《魂囚西門》裡的瑪麗一角,都讓詹宛儒在拍攝時十分痛苦,直言脆弱,但也不能否認,伴隨而來的是成就感。

面對這兩個時常暴哭、暴怒,或整天都情緒很重的角色,她提到,都得在上鏡前躲到沒人注意的角落,不斷自我對話,才能漸漸入戲。

「在那個過程裡,腦海裡會有很多畫面,通常都是一些很不開心的想法,我會不斷地挖自己痛苦的事,同時又必須承擔這個角色在戲裡的痛苦,非常難受。」講完這段話,詹宛儒好似又掉入準備過程的黑暗,讓人能明顯感受她所謂的脆弱狀態,彷彿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嚇得她如幼獸躲回巢穴。

_詹宛儒025_byhsi

既然投注了痛苦去詮釋這些戲份,好下戲嗎?詹宛儒的回答很討喜也中肯,那就是「盡力」。她表示,一旦在這個角色上盡力了,個性開朗的自己就會甘願地放下這場戲,便能很快從角色情緒走出來。

才24歲、沒太多歷練的她,通常都是怎麼準備角色和入戲?詹宛儒語氣變得溫和,「我都會想起爺爺奶奶……」她發現,在需要詮釋不同情緒時,總會不經意想起被爺爺、奶奶帶大的孩提時期,「大概是小時候對爺爺、奶奶的情感最強烈吧,純粹的開心、純粹的生氣或純粹的難過,都是在那個時候從他們身上感受到的。」也因如此,不知不覺間,詹宛儒養成觀察周遭老人的習慣,甚至到了熱愛的地步,把每個老人姿態、觀察時產生的情緒,咀嚼後收進腦海,留待下次表演,幫助自己入戲。

_詹宛儒075down

初次挑戰喜劇,與其擔心被定型,多刷存在感比較實際

綜覽詹宛儒累積的作品,加上曾讓她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女配角獎的《恐怖高校劇場之直播中二間》的張謹、即將上映的新作《同居吧!MC女孩》,似乎多是恐怖、驚悚片類型,或是學生角色,會不會擔心被定型?

詹宛儒果斷地回應,她並不認為這是種定型。她進一步分析,雅婷是中邪的人、瑪麗是鬼魂、張謹則是抓鬼的人,三個角色在本質上都不同,若因劇種類型雷同,就要說被定型,她會覺得有些委屈呢!

「的確,不能否認我是演鬼片被注意到的,但也因此我才有機會嘗試別的戲,《同居吧!MC女孩》就是我全新挑戰的類型。」為了證明自己不只是媒體口中的「國民鬼娃」,詹宛儒大膽接下這部以女性視角談論「性」的喜劇片,也讓她大呼喜劇就是難,「最重要的是要喜劇的節奏,如果沒有掌握好,那就只是劇情片而已。

_詹宛儒048tile

聊到呈現《同居吧!MC女孩》李怡萱一角最困難之處,詹宛儒毫不猶豫說是「說話的方式」。為了讓觀眾能透過說話就了解李怡萱是個對性愛、生活都一竅不通的高知識怪人,她和導演、表演老師嘗試了上百種方式,最後終於抓到一個基調──手機裡的SIRI,「SIRI小姐很符合,對吧!高知識份子+怪人+喜劇!」她憋笑著解釋。

詹宛儒也提及,《同居吧!MC女孩》這部戲除了大尺度談論「性」,也想讓觀眾思考「男女平等」;並不是只有男性可以大肆談論性,女性也可以。所以,劇中有許多從女性觀點出發的敘事角度,在預告片中也能看到戴上馬頭的男性角色,就是要讓觀眾把焦點拉回女性身上。

對於可能會被問,怎麼又接學生角色?她升高了語調回應:「不是啊!現在不把學生的戲接起來,以後我就沒辦法演學生了!」

這其實可以證明,作為一個新演員,詹宛儒毫不在乎「身高」、「鬼片」、「學生」等標籤。她選擇用更輕鬆、積極的角度看這件事,甘之如飴,努力把這些變成個人特色,及未來接演其他角色的墊腳石。她堅信,與其不斷上表演課,演員更需要的是鏡頭前的實際磨練,唯有如此,才能讓大家看見「詹宛儒」的存在。

一如到了訪談最後,她充滿鬥志地分享,後面又有兩部電視劇跟一部電影將開拍,同樣都是學生的角色,當中也有鬼片素材,而她,準備好了。看來,憑著她這股衝勁,大概有好一陣子都能看到詹宛儒用不同的學生姿態,在大小螢幕跟觀眾碰面了。

_詹宛儒012_byhsi

_詹宛儒057side

採訪、撰稿:田育志

編輯:薰鮭魚

攝影:陳希倫

場地協力:Drip Cafe 好滴 松菸店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