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夏于喬、宋芸樺│我們很像,然後呢?表演讓人活得更真

刺耳的滾水聲,水餃、蟑螂、夜裡的狗嚎,一切皆是暗喻,象徵 1408 套房裡的秘密灼人;世界有毒,我們都掙扎著,渴望脫離。

2019 年由趙德胤執導、吳可熙編劇的《灼人秘密》,以2017年席捲全球的 #MeToo 運動為軸線,刻畫女演員追夢的苦與疼痛。電影裡污辱、性侵的場景震撼觀者,要勾起的不僅是大眾對職場性侵議題的反思,也有對夢想的叩問:「為了夢想,你願意付出多大代價?」

過去時常因長得神似,而被大作話題的演員夏于喬、宋芸樺,此次在《灼人秘密》首度同框,再被問起長相問題,兩人已想好回應:「我們很像,然後呢?」

同為演員,夏于喬和宋芸樺有英雄間的相惜,因信任導演趙德胤,不避諱長相成為話題;她們也有自信,除了臉蛋,還有更重要的演技和對生活的省思。

274A0381

274A0173

夏于喬:只能毛遂自薦的一整年,化被動為主動

最近陸續在《最佳利益》、《噬罪者》、《灼人秘密》呈現不同角色氛圍的夏于喬,表現讓人驚豔,深談後,折服也心疼她的毅力。為了讓自己更是個專業演員、更被認可為演員,離開九年主持生涯的她話有感觸:「大家可能覺得這是件很有勇氣的事,但對我來說,我只是做了件沒有遺憾的事。」

因年紀與身邊好友離世,促使夏于喬重新思考人生,「我突然覺得,也許我沒有那麼想要一個句號。」若沒有離開主持,她說,可以料想這兩年的生活就跟九年前大同小異。「我的生活會是一個句號,是舒適圈。當我開始去思考這件事,我突然覺得,如果它是個問號呢?」她想闖一闖,看看這個未知的問號能把自己帶到什麼地方。

於是,夏于喬毅然辭掉主持棒,想專心當個演員,卻迎來一整年沒戲演的空白期。

好歹也是個收入和名氣都穩定的主持人,她放下身段,選擇土法煉鋼的方式──毛遂自薦。「我整整一年,沒工作、沒經紀公司,一切事情我自己接,自己跟人家聯絡,自己去見製作人導演,自己推薦自己。將近一年,都在做這件事。」抱怨歸抱怨,夏于喬的苦笑裡盡是為愛折腰的甘願,「我想告訴他們,我現在的狀態是,我離開了主持,我想當演員。但見了很多人,也沒下文。」

做了那麼多,依舊乏人問津,那時怎麼辦?夏于喬直言,演員是被動、被選擇的,當嘗試過所有門路,還是沒機會找上門,她便開始思考如何化被動為主動。

演員很容易無能為力。不是你不夠好,而是這個時機不對、沒人想到你,很多原因加在一起。可是,要怎麼樣去找到一個出路?要怎麼從被動變主動?」她真的為自己擠出了一條路──積極創作,把想法化為具體。

274A0243

想當演員,卻不知道一個演員該做什麼

夏于喬寫了短片劇本、準備企劃書、參賽籌拍片經費。一個人校長兼撞鐘,她從演員位置暫時退位,走到幕後,學習用導演、製片的角度思考事情,漸漸地,竟也為自己端正了當演員的姿態,讓表演之路更加明朗而確立。

「我在拍短片的時候,也要挑演員啊。我會開始去思考要找誰演,我開始懂得導演跟製片人的思維。同時,也讓我在想,為什麼我見了那麼多人,他們還是不找我演戲?他們在我身上沒看到什麼?」她這才懂,自己想當演員,卻不知道實際上「怎麼做一位演員」

她解釋:「老實說,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讓人忘記《型男大主廚》夏于喬真的蠻難,一開始我不能理解。我想說,欸!我都說我要當演員,怎麼都沒有人來找我?後來我反思,我在生活上,還沒有做到一個演員該做的事。」

何謂做一位演員?夏于喬表示,「像我那時候很想演公視的戲,我就會去思考公視如何挑演員,去觀察那些演員私底下的生活,他們在做些什麼樣的努力;我也會去看那些演員的訪問,看看他們認為『演員』應該具備什麼特質。」

她發現,想成為一位演員,不是精進演技就好,還得打開自己的感官。大量觀看任何影視作品之餘,要保持討論,也別害怕問粗淺的問題,因為,在這不斷提問的過程,才會更了解戲與演員間的微妙互動。

除了知識上的進修,夏于喬補充,演員對生活、社會的感受力也很重要,那都會在無形中讓人知道,你是否已經在尋找角色的模樣。「像我挑選演員,一開始也靠第一印象。所以我如果想嘗試或挑戰某種角色,我在生活上要慢慢成為那個樣子。」

這番分享,夏于喬講得正經而淡然,確實有那麼點無能為力,但也有她那份藏不住的執著,如此安慰也鼓勵其他同路人,要勇於替自己找到出路。

_夏于喬宋芸樺1

宋芸樺:透過表演傳遞相信的價值,是我的初心

只能等待的無力感,宋芸樺感觸也深;得到劇本與角色這回事,她笑說都是緣分。

「我以前得失心也很重,後來才懂,沒被選中並不代表自己不好,只有適不適合。」宋芸樺分享,人往往要藉由他人,才會看見自己的問題。「我一直覺得是自己不好,有一次,公司要找新人,我需要以師姐身份去選角,才發現,有時不是那個人演得不好,他可能很有才華,但就是跟劇中要的角色不像。」自此,她用不同心態去試鏡,更坦然而放得開。

不再扭捏於自己的演技在別人眼中究竟好還壞、技術如不如人,這樣的釋然開啟宋芸樺詮釋表演的另個大門。她開始向角色的內心探索,思考、架構角色的世界觀,想把更深的層次呈現給觀眾。274A0596例如這次在《灼人秘密》中飾演 KiKi,有別於過往學生、小清新的形象,宋芸樺渴望用更貼近生活、有溫度的角度來揣摩同性間的壓抑情感,而非刻板印象所塑造的同志模樣。她直言,這對她來說是個新鮮挑戰,而這個角色最令她痛苦的,是得要符合這個社會的「正常」。

KiKi 在片中為妮娜年少時期的同性愛人,懷抱演員夢,但多年過去,仍在鄉下小鎮當英文老師。「我覺得不管是愛還是職業,KiKi 選擇了比較保守的路,她選擇迎合這個社會的正常。她自己知道她不是這樣的人,但她沒有勇氣,或是,她也不能去冒任何風險。」

談到這裡,宋芸樺眉頭微微一皺,坦言在拍攝時,對「正常」的辯證很反感。那陣子,她看了非常多有關同性愛的電影,有感而發:「有些電影會把同志設定為某種形狀、形象,但我覺得,大家都只是人,只是選擇直接愛這個人,不會因為性別去決定愛或不愛。這很感人,單純喜歡一個人,是很美的事情。

透過表演的過程傳遞相信的價值,或許是宋芸樺這些年來,從「當演員」的表面不斷向下探而終於找到的,她想保持的初心。

274A0489

做演員最重要的,是不能失真

演員面向的,即為人群。各種影視作品、藝術呈現,由大至小,講的都是人性。該如何從日常蓄積表演能量?如何既演卻不矯情?她們從「慢下來」與「尋找平衡」兩個層面談起。

夏于喬回憶,從前上大師李國修的表演課,對李國修說的表演技巧半知半解,這些年,卻慢慢內化,並在自己的生命中實踐。

「國修老師說,我們要想像心裡有個抽屜檔案櫃,生活裡任何一幕感動了你,就要存在檔案櫃裡,需要時把它拿出來,看它當初為何感動自己。但這個東西,用完即丟,感動的東西如果重複用,你就在演了。」

_夏于喬宋芸樺2

有些人選擇觀察、紀錄感動的畫面;也有些人,透過聆聽他人,學會認同與理解。從前,對事的認知非黑即白,少有模糊地帶的宋芸樺,在成為演員後,活得更柔軟。「我以前是很是非分明的,但我現在會很想聽每個人的故事,甚至會更想了解,當有人做出不同於主流的抉擇時,他為何那樣選擇?他的感受是什麼?」慢下腳步,捕捉平凡裡的感動;放下成見,理解選擇的背後。

訪問過程,兩位不約而同給了個小結,感受生活之於演員有多麼重要。她們都是學了表演,才懂得慢下生活,才看見極端之間,處處藏著平衡。

很有趣,對夏于喬與宋芸樺來說,在演的一路上,反而讓她們活得更真、更有血有肉。至於,她們兩個到底相不相像、誰是誰,也就自然沒什麼好起波紋了。

274A0641

採訪、撰稿:吳孟倫

編輯:薰鮭魚

攝影:Eason Lam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