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藍葦華│從《玫瑰瞳鈴眼》到金鐘影帝,莫忘保持單純、潔身自愛

有種學習堪稱比較有方法,能適時調配項目比重,在途徑上有效率地達成目標;另一種則是按部就班,或說土法煉鋼,花費較長時間,甚至繞些遠路走到終點。

所有方法都無關對錯、優劣,只講求「適合」。表演同理,一些科班出身的演員,能較系統性地了解劇本、深入角色、表演;有些演員選擇直接深入片場,透過觀察、以身試誤,摸索生活與表演的結合,成就自己的演出節奏。曾多次獲戲劇類獎項提名,並以《黑盒子》奪下金鐘獎男配角獎、以《青苔》獲男主角獎肯定的藍葦華,就是後者的最佳實踐者。

在毫無頭緒的狀況下進圈子,邊學邊挨罵、從模仿到學習、用日常生活經營角色,一切很耗時也耗神,中間更一度放棄去火鍋店當內場,但他撐過來了,因為藍葦華始終把想當演員的火種擱心底,沒更多好解釋的,就是離不開罷了。

IMG_7869-side

IMG_7916

當對角色產生同情,我就知道「可以了」

「表演創作,然後看得人會開心、喜歡。」就這麼簡單。之於個性憨直、木訥的藍葦華,愛上表演不需要太複雜的理由,跟愛上一個人一樣。

來自純樸的宜蘭小鎮,高職畢業後,藍葦華毅然決然離開父母期許的升學軌道,北上報名演員訓練班,盼能正式學表演。他直言,演員訓練班讓他很早就明瞭,要完成一部戲劇,背後需要多少工作人員通力合作,但對於「表演」這回事,似乎沒有太大幫助。

他半抱怨、半玩笑說,演員訓練班雖然請資深演員來上課,但多半在分享他們的「豐功偉業」,至於怎麼看劇本、分析角色、拍攝時該注意什麼,很抱歉,都沒學到,讓他更添困惑。

這不免讓人好奇,我們現在看到能把角色演繹地平實而絲絲入扣的藍葦華,是怎麼學表演的?

他有點俏皮地表示,一開始就靠觀察其他演員,特別鎖定台藝大和北藝大的科班學生,從他們身上偷學;二來是用最笨的方式,讓自己在生活中變成角色。

「我看到一個劇本,這角色很吸引我,就會用這個角色去過平常生活。」但藍葦華坦承,在初學階段用這種方法,非常辛苦,會不小心把角色的生活放得太大,反倒忽略重要的私生活;他花了越多時間進入角色,離開時也就需要加倍的心力,「我老婆都覺得我怪怪的。」他挖苦自己。

一步一腳印,當經驗積累,就能知道自己到底適合什麼、不舒服什麼。現在的他,已經能快進快出角色,也因為自己能掌握、不是被角色牽制而感到開心。藍葦華確認自己有成為角色的方式很特別:「在準備的過程中,會知道自己慢慢跟角色越來越靠近,講話、想法、走路狀態都會跟我設定的角色越來越近,我自己會感覺差不多,可以了。」他說,當他發現很能對角色共感,並產生心疼、同情的情緒時,便知火候得宜,有把握能給出好表現。

IMG_8196

演員是很變態的工作,一定要有抗壓力,不然會生病

最早出演過多部《玫瑰瞳鈴眼》單元劇,賦予許多小人物如流氓、更生人、單親爸爸等生命力,演到觀眾都以為他真的混過黑道,藍葦華笑說,這都是成長經驗害的。

小時候家裡經營葬儀社,在那小城裡,葬儀社就像另一種地方廟宇,聚集三教九流、各式各樣的人,藍葦華從小看到大,表演時,便反覆提取、拼湊那用不完的、活生生的人物輪廓,讓自己更吻合也更能給出立體、實在的角色樣貌。

因此,藍葦華再次強調觀察的重要性,尤其像他這種沒有背景的演員。當然,不是所有角色都能在生活中遇見,怎麼辦?他說,那就只能從各種媒介如書籍、影視來補足,演員真的也會「三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

然而,為角色準備功課都不辛苦,藍葦華忽然有感,最辛苦的是「演員這工作很變態」。

他解釋,演員一忙起來,常要同時準備多個角色,還來不及褪下上個角色,後一個又接踵而至,自己都會意識到身上還有前一個角色的影子,卻無可奈何,只待時間消化。

這樣對角色「用情太深」究竟是不是好事?他不正面回應,倒是感嘆,他聽過別人批評台灣演員的內心功夫深,技巧卻不足;中國演員技巧足,但無法引起觀眾感同身受。孰優孰劣沒有絕對,但深挖角色,勢必會讓演員傷痕累累,他到現在也還在摸索平衡。

至於演員不忙的時候呢?他繼續說,則會讓演員神經兮兮,恐慌自己不再適合這行飯,沒有機會、不被看見。只見藍葦華開始搖頭,奉勸所有想進入這行的人:「抗壓力要強、身體要練好,不然真的會生病。」

IMG_8159

單純、潔身自愛是演員能走得長遠的重要特質

現在的藍葦華看似順遂,戲約不斷,每年固定都有大小作品問世,可他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標準的「終於熬出頭」。

2012年,他曾一度放棄當演員,到火鍋店工作了一年。主因當演員的生活實在不安穩,連自己都快養不下去。就在將要徹底看淡的某日,切肉時接到一通電話,邀請藍葦華到公視試鏡。

這通電話就像救命索,引領他重回表演行列,讓我們能看到藍葦華。說到這裡,他感謝自己遇到貴人、好的製作單位,及永遠支持他的太太。只是,他也深知,最根本的念頭是自己沒有放棄心中最後那一點火光,否則,任何人都拉不回頹勢。

IMG_7843

因此,藍葦華誠懇地建議,當演員真的看不到機會,繼續撐在那裏,不是好法子。「如果真的撐不下去,就先去工作,演員沒有你想像可以賺這麼多錢,生活還是很重要,不見得暫時離開就是一件壞事。」他的口氣跟這番話一樣沈重卻踏實。

他用自身例子告訴新演員或正受困現實狀況的演員,唯有先抽離眼前的執念,把生活、身邊的人顧好,首先能擺脫因不受關注而招致的負面情緒,進而才能擁有健康的心態、觀念,清晰地思考下一步,做出好決定。

抗壓力、保持正面思考、不忘當演員的初心,藍葦華表示,這就是支撐他走到現在的三大關鍵,綜合起來就是一個核心,這個核心讓他能保持單純,單純地喜歡和享受表演、單純地體會表演帶來的快樂。

單純,也讓他潔身自愛。對他來說,潔身自愛是一個演員能走得長遠的原則之一。

藍葦華提醒後進,演藝圈的誘惑真的很多,演員的名氣「很好用」,能做很多事,但這都是演員自己可以選擇的,「一旦應酬沒那麼多、跟朋友聚會沒那麼多,你就不會有『不應該發生的事』(指嗑藥、性醜聞等),但你如果想要過多采多姿的生活,就很容易碰到。」

IMG_8144

流氓成為高富帥?自己想了都搖頭

在跟藍葦華碰面前,你可能也會以為他是個老練、豪邁、甚至可能有些油裡油氣的資深演員,殊不知他本人閉俗、靦腆、細膩,謙虛得不得了。

這是他自我叮嚀要恆久持守的特質──謙虛。人都會犯錯,他說,拍片時很多無法預料的狀況都會致使演員出錯,但千萬別害怕犯錯,應趁錯誤的機會接受指教。藍葦華特別提及演員林哲熹,他誇林哲熹夠謙虛,這樣才會懂得學習、欣賞別人、尊重他人的表演,自己的表演始能更自然。

最後,藍葦華笑開懷表示,可能因為自己天生長得像流氓又有些苦情,唯一hold不住的角色就是「高富帥」,自己難進入角色,演起來也蹩腳;喜劇也是他苦手的戲劇類型,要「認真地引人發笑」,他認為非常困難。

然而,他所焦慮的這些,都將在初播出的戲劇《俗女養成記》中一一驗收,讓人不禁笑出聲,但害羞如他,一樣只是淺淺地低頭笑著,反倒給了人極大的懸念。他的表現如何呢?讓我們期待終於不是在跑路的藍葦華吧!

IMG_8078-side

IMG_8088

採訪、編輯:薰鮭魚

撰稿:Fatty Yao、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