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謝祖武|不要讓自己過得太爽,沒戲拍時壓力才不會太大

走進咖啡廳坐定後,謝祖武略略整理了頭髮,接著用他帶點磁性的嗓音問道:「(訪談)要開始了嗎?」或許是這一、兩年開始到大學教書,也到不同場合演講,謝祖武說起話不疾不徐,加上喉腔低沉的共鳴,讓人不自覺想豎起背脊,把目光集中在他臉上,好好地聽他分享的內容。

短短數字的提問,馬上就能感受到眼前這位出道三十餘年的演員,是多麽的從容不迫,也多麽的真誠。

_謝祖武_035down

演員沒什麼了不起,拍戲不過是個務實的念頭

謝祖武的真誠,不僅來自於他一開口就讓人想專注的語氣,還有他對每個提問的思考與回應。

17歲踏入戲劇圈,謝祖武毫不掩飾地說:「我用字遣詞比較『直接』,很多人都會說是媽媽鼓勵小孩去演戲,但我不是,是我媽媽強迫我去的。」對正值青少年時期的謝祖武來說,要在「拍戲」和「禁足」當中二選一,沒有什麼好猶豫的,去表演就對了。

他繼續說:「我一直記得,每次到開學前,爸媽就要為了我的學費去籌錢。」軍公教子弟出身的謝祖武,從小就懂得凡事靠自己,看到父母親為了私校學費奔走,他自覺也得盡力分擔經濟壓力,「拍戲的初衷只是想早點開始賺錢貼補家用而已,很…….務實,但我並不覺得羞恥。」

這樣的初衷,至今仍是謝祖武投入拍戲的動力之一。「從宏觀角度看,我覺得每個人都一樣,要為了一日三餐在外奔波,差別只是我的工作是在螢光幕前,會被大家看到,其他的並沒有什麼不同。」他笑說,並不會因為自己是演員或名人,就不需要繳孩子的學費、不需要背房貸。

讓謝祖武選擇表演的原因,在他口中說得雲淡風輕,但我們都知道,倘若沒有真心鍾意,是很難堅持近35個年頭的。

_謝祖武_006

_謝祖武_008side

我沒有十幾歲的戀情可以永誌不忘,但我不會忘記「余冠軍」

攤開謝祖武出道至今的戲劇作品,洋洋灑灑,幾乎每年都帶著不同的角色跟觀眾見面。問他印象最深刻的角色是什麼?竟然不是家喻戶曉的麻辣鮮師徐磊,也不是熱愛與陶美惠鬥嘴的謝安室,而是「余冠軍」。

大約入行三年半時,這部找上他參演三兄弟中老么一角的《郵差總是按錯鈴》,讓謝祖武鄭重地用了「永生難忘」來形容。這是他第一次認清拍戲是件苦差事,也讓他第一次理解表演。

當時,謝祖武與劇中的余冠軍一角年齡相符,製作人徐進良告訴他:「你就演自己,把自己忠實呈現在螢光幕前就好。」乍聽之下簡單,實際上陣後,謝祖武才發現演自己一點都不容易。「我每天在家背台詞都背到凌晨,隔天一早又準時到攝影棚,但我每次都會忘詞,儘管每次NG,前輩都不會責備我,甚至還會鼓勵我,可是這樣就讓我越心虛,越覺得自己怎麼那麼遜?」

那是段很自責又矛盾的日子,謝祖武每天都帶著背好台詞、滿懷希望的心情到片場,卻又帶著沮喪、絕望的難過回家。直到某次,徐進良語重心長告訴他:「謝祖武,你其實台詞背蠻熟的啊,你NG的問題不在於忘詞,而是你太緊張了!」

_謝祖武_090tile

一語驚醒夢中人,謝祖武開始嘗試用不同角度看待表演,「記得住台詞是由忘詞而來,沒有NG怎麼會有導演的那聲『OK』?」換個心態、更鬆地上場後,後續的拍攝也漸漸順利了起來。

當年的他,對於徐進良這番話似懂非懂,多年後才領悟到,其實徐進良想告訴他的,是演員在排練時應該要緊張,甚至到讀秒時都得上緊發條,但隨著「action」一喊,在鏡頭前反而要放鬆,才能進入角色。這個醒悟跟著他到現在,讓謝祖武真正明白何謂演員的收放自如。

謝祖武用了個浪漫的敘述:「我沒有十幾歲的戀情可以永誌不忘,但19歲這年拍的這部戲,我大概到7、80歲都不會忘記吧!是那個叫『余冠軍』的角色,教會我怎麼演戲!」

_謝祖武_069

沒戲拍的時候,要準備什麼?

拍了這麼多年戲,旁人眼中的謝祖武,總是游刃有餘地在不同角色間轉換;但他謙虛笑說,自己稱不上聰穎,「勤能補拙」是他入行至今堅守的習慣,也是個給新進演員的叮嚀。

《郵差總是按錯鈴》讓謝祖武學到的,不僅僅是站在鏡頭前要懂得放下、彈性,他正經地說,必須有充足的準備,才有本錢在現場放鬆,「不是只有拍戲時要做事前準備,沒戲拍的時候更不能鬆懈。」

當你不知道下一個角色要拍什麼類型的時候,你就得多準備,不可能等到有人上門挑戰時,才開始準備練功。」謝祖武說得直白。

從17歲開始拍戲,謝祖武就告誡自己:「不要過得太爽,舒服日子過慣了,沒戲拍的沉寂時間會很辛苦。」他愛到戶外運動場打籃球,盡量讓自己在太陽底下流汗,「如果有部戲要出外景,烈日當空,我受不了的話,要不要接?」運動對他而言不只是鍛鍊身體,更是磨練心性,讓自己習慣在嚴苛的環境下勞動。

除此之外,「閱讀」也是謝祖武保持的嗜好,或者說,磨練心性的另一個方式。廣泛閱讀書籍,的確有機會讓自己在未來詮釋角色時,有更多參照資料;但之於謝祖武,更重要的目的是「培養閱讀的耐性」。能平心靜氣、好好看完一本書、讀懂故事想表達的概念,與閱讀劇本、解析角色並無不同。

觀看相關影視作品來做角色功課,都算閱讀的一種。謝祖武饒富趣味地說:「我常跟兒子說,什麼事都要往前看,唯有『閱讀』,有時候要往回看。」唯有回顧過去的經典,人才能更懂得尊重現下每部作品,更認真看待每回演出。

_謝祖武_031

如果人都會走到同一個目的地,應該要珍惜一路上的風景

「我覺得演員的職業道德,必須要讓自己跟觀眾一起成長,我不能一直演三十幾歲的角色。」聊起年紀相關的話題,謝祖武笑說,成長的痕跡掩飾不了,法令紋、魚尾紋、眼中的滄桑跟講話的用字遣詞,無需太多矯飾,就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年華逝去,如此而已,「什麼年紀演什麼角色,是天經地義的事!」

這麼說來,謝祖武會在此時挑戰演員生涯第一齣舞台劇演出,也就沒那麼突兀了。

年過半百,在人生這條路上,少了些年輕的衝勁,卻多了份中年的深思熟慮,面對生離死別,或許不再陌生,也能稍微輕盈。這齣全民大劇團將在十月份推出的《最後一封情書》,謝祖武除了與潘迎紫談情,也帶觀眾直視「善終」這個議題。

_謝祖武_074

他說,那時一看完劇本,便二話不說帶著妻小到峇里島放空了四天三夜,「如果每個人都會走到一個『目的地』、會死亡,那我們應該要珍惜這一路上的風景跟時光。」所以,在那幾天,謝祖武儘管躺在沙灘上看海、看天空、看夕陽、陪伴家人,好好地過日子。

不過,充完了這次電,真正投入舞台劇的排練,還是讓謝祖武連喊吃不消。他形容,舞台劇就是個「揉不進一顆沙子的表演」,不能喊卡,也沒得砍掉重練,考驗爆發力和耐力。

因為是第一次接演舞台劇,謝祖武完全把自己當個新人,一切從基本功—─背台詞─—做起。「接演舞台劇對演員來說是種挑戰,也是種榮幸。我心裡真的緊張,有種回到17歲的感覺,我就是先卯起來背台詞。」

_謝祖武_057side

_謝祖武_059

一路從電視劇、電影,到現在接觸舞台劇,謝祖武身上有個使命,或說身為演員的原則──「對觀眾負責」,再依不同劇種的觀眾性質,微調表演方式,永遠沒忘了做一個富有彈性、隨時可歸零的演員。

例如排練舞台劇時,謝祖武時不時得提醒自己要面對觀眾,還得把語速放慢,好讓劇場遠處的觀眾能聽清楚台詞。他再度靦腆一笑,過去的拍攝經驗好像都派不上用場了,索性從頭學起。

之後會不會再挑戰舞台劇?謝祖武吐了個舌頭說:「先把現在眼前的這個挑戰給完成再說吧,專注在當下,認真去做!」

_謝祖武_044

_謝祖武_051

採訪、撰稿:田育志

編輯:薰鮭魚

攝影:陳希倫

廣告

1 response to 專訪演員謝祖武|不要讓自己過得太爽,沒戲拍時壓力才不會太大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