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曾敬驊 | 不說大話,不揹包袱,我只想老實地前進

初露鋒芒,曾敬驊的第一部作品《返校》即票房破億,還入圍金馬獎12項大獎,個人也入圍最佳新演員。年僅21歲的他,舉手投足仍靦腆、憨厚,卻比同齡男孩多了分穩重;聊表演,不兜圈子亦不裝懂,真切地分享到目前為止擁有的,給人很高的好感度。

這段時日收到很多恭喜,謙虛的他只有溫吞答:「電影從不是單靠演員,或任何一個人就可以完成的,而是靠一群人的努力而成就。身為一個演員,我能被看見是非常幸運的,我受到了很多幫助,包括前期的表演老師、《返校》團隊等。」

_MG_0773

一切都從願意嘗試開始,讓好奇心紮根

當初參與《返校》海選,曾敬驊很不好意思說,其實沒什麼準備,只是出於好奇,加上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沒想到就從萬人中脫穎而出,得到《返校》中的重要角色魏仲廷。

這可是天給的運氣,曾敬驊身上一定有什麼是導演徐漢強非要不可。確實,徐漢強曾提過,他看中曾敬驊的「純粹」。太多人說過,演員必須懂得維持「純粹」,這股自建在曾敬驊身上的氣質,在他的試鏡過程顯得更突出而吃香。

他回憶,試鏡的第一關,演員需要在鏡頭前自我介紹3 到 5 分鐘,曾敬驊從求學過程、家庭背景開始聊,沒錯,他當成朋友間的「聊天」,一派輕鬆聊到被工作人員提醒已超時。

「在試鏡的時候,我從來沒想過一定要得到這個角色,或要跟多少人競爭。我只知道這是個很難得的機會,我想要去體驗表演。」沒有包袱、沒有得失心,只有躍躍欲試的熱血,探索完了,便心滿意足。這種不帶目的的善意,恰恰符合魏仲廷的角色核心。兩個月後,曾敬驊接到劇組通知,他才想起自己參加過這場試鏡。

_MG_0668

雖說是素人,曾敬驊大學時期就接觸過學生製片,為的不是當演員,唸編導的他,是在以身試法,希望藉了解表演、演員,當好編導,做好作品,說好故事。

那時的他,沒接受過任何表演訓練,懵懵懂懂地認為表演是演員努力表達出導演想看到的情緒、表情;實際參與《返校》後,他對表演有了完全不同的理解。

表演其實是種感受,你要從這個角色的價值觀出發,去感受發生在角色身上的所有情緒。」演員以自己的身體作為容器,去乘載角色的思想、情緒、生命歷程,喜角色所喜,痛角色所痛。這樣的過程,讓起初只想嘗試表演的曾敬驊,不知不覺著迷了。

仔細拆解曾敬驊愛上表演的魔幻時刻,是《返校》的拍攝後期,準備說再見的時候。「最後即將要與魏仲廷這個角色、這個故事告別的時候,我開始有種捨不得的感覺,像這場夢要結束了。」他開始在想,或許,可以一直做表演。

人們發掘鍾愛的事物的歷程,大抵如此吧!從願意嘗試,到不怕犯錯地大量學習,越挖越多、越看越廣,也就越陷越深,到最後才發現,自己的好奇心早紮下根,慢慢發芽了。

_MG_0839

演員不能只想到自己,去感受跟對手的真實連結

正值意氣風發的年紀,曾敬驊卻始終謙卑地看待電影和表演。

從前他以為,表演就要盡量展現自己的特長,如今,他知道,要完成還不錯的演出,不是把一個演員的想法堆好堆滿就好,而是要與對手互動,了解每個角色的狀態,能同理角色、同理對手,才是最重要。

由遊戲改編的《返校》,時空背景嚴肅沈重,敘事線錯綜複雜,在此架構下,魏仲廷這個人像是黑暗中一道溫暖的燭光,在那個時代越顯珍貴。即使曾敬驊有跟魏仲廷相像的氣質,要具體表現魏仲廷的單純、善良的叛逆,他仍大呼困難。

「他太單純了,現實世界很多事,都不會是他(指魏仲廷)想的那麼簡單、正面。」拍著、拍著,似乎也沒那麼難了,當曾敬驊每天投入120分心力拍攝,自然能感同身受魏仲廷,此刻沒有「演」,他只有心疼這個亂世中的清澈少年,盡全力讓角色說話。

雖是《返校》中最資淺的演員,曾敬驊不怕羞地感受、學習對手,「像是跟王淨的對手戲,我可以從她的眼睛裡得到很多訊息,她的眼神很有感染力。」與演員傅孟柏躺在監獄的一場戲,也令曾敬驊印象深刻,兩人激盪出的火花,讓傅孟柏下戲後對他說:「我覺得我好像你哥!」彼時的虛實早已模糊,無所謂演員或角色,只有與對手「共振」出的真實情感連結,很激動,也感動。

_MG_0775

_MG_0795

不求快、不貪多,只想單純地享受表演

笑問曾敬驊這下了解表演、演員是怎麼一回事了嗎?對自己原本所學的編導有沒有幫助?他有感提出3個電影的重要時刻:「演員、編劇、導演三者密不可分,我覺得電影在三個時刻特別重要:一是編劇寫劇本時,二是演員當下的演出,三是剪接的時候。每個階段都需要團隊人員盡心盡力去努力。」他重申團隊合作之於電影的重要。

跟票房一樣轟轟烈烈,曾敬驊電火般被人討論,在這時候,這個大男生更為淡定從容,他不急著站上浪頭,依舊保持自己的步調,珍惜並沈溺著從表演得到的禮物,那就是更認識自己,開啟原先不敢碰觸的弱點。他跟隨表演老師的建議,從《返校》拍攝後期起每天寫日記,寫下所知所想所見,期望加強自己的感受力,補充表演養分。

曾敬驊很清楚,自己還太年輕,尚需大量的探索和生活累積,直率表示還不能駕馭像《小丑》男主角那樣多層次的角色,也無法果斷說表演是此生志業,他知道那是大話,他只要單純地喜歡、老實地前進,不打任何包票、不背任何包袱。「不用想太多,遇到什麼都去試試看吧!」

表演路、人生路都還長著,不論得獎與否,對曾敬驊來說,這一切都只是個開始,漂亮的開始。好似一趟長途旅行的出發前夕,你會很想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說:”Hey! Have fun!”

_MG_0723side

_MG_0734

採訪、撰稿:Lika Deng

編輯:薰鮭魚

攝影:堯堯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