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久沒看偶像劇了?《想見你》帶你重溫追劇悸動

前陣子網路熱議「為何過去的台灣偶像劇比較好看?」,入口網站也引用此題做起市調,不少網友回應點出關鍵,「追劇的我們都長大了」,事實是,偶像劇並未短縮產量,更是昌盛期的兩倍之多,但被觀眾記下來的卻寥寥無幾;是的,台灣作為當年叱吒亞洲、外銷國際的偶像劇王國,早已跌下神壇多年,令人唏噓。

近年兩岸吹起懷舊與翻拍風潮,卻始終抵擋不了觀眾對於戲劇品質含金量的追求,成年觀眾紛紛轉向優質的歐美日韓影集,年輕學生族群瘋迷陸劇、陸星,因此,製作方不得不轉彎靠攏國際資源、政府輔導政策,試圖以更貼近社會風向、討喜、強調製作精良的「具台灣在地特色題材、職場寫實與真實事件改編」,重新挽回閱聽眾對台劇的信心。

2015《麻醉風暴》、2017《通靈少女》到2019《我們與惡的距離》,看見台劇逐年質感攀升、能量大爆發,但成功背後總伴隨隱憂,這兩年觀察到,倘若沒有「外資挹注委製/自製、國際播映平台」加持的台劇,開案機會降低、媒體曝光度與話題性也活生生矮了一截,遑論,埋沒了那些被觀眾歸類在「我愛你你愛他他愛我、太老哏」但其實很好看的偶像劇。

17

當我們漸漸把偶像劇和愛情老套公式畫上等號,將其視作男神女神堆疊出的總裁幻境,販賣青春眼淚、浪漫妄想,台詞卻幼稚離奇地不可思議的同時,是不是忽略了,「愈常見的老哏翻玩,愈需要精細的邏輯編排與驗證挑剔。」觀看門檻較低,通俗、貼近每個人,備受廣大觀眾考驗,製作方心臟就得要夠強。偶像劇相較於人性寫實、類型片,更是一場嚴謹的商業買賣,粉絲產值緊扣劇的五臟六腑,市場口碑幾乎百分百掌握劇的生殺大權,一旦成功外銷,其價值與影響力完全不輸一部精彩絕倫令觀眾俯首稱臣的影集。

然而,強敵環伺,我們有多久沒看台灣「偶像劇」了?

每個曾情竇初開的七八年級生,應該都有禮拜天晚上十點窩在客廳或棉被裡打開電視追劇的回憶吧!不一定要是「愛與XX」的故事,但至少都有迷戀過幾個道明寺、江猛、于皓、紀存希,才算活過青春呀。此刻,我們這一代觀眾長大了,不禁惋惜著,好久沒為一齣偶像劇瘋狂了!還願意多做什麼?下面三個偶像劇轉型挑戰,我們也許可以給予更溫暖的支持,為它們拍拍手。

12

參與偶像劇3.0 支持多元題材

偶像劇從電視頻道戰爭,再到網劇加入廝殺,現在面臨的是搶奪全世界觀眾時間的競賽,必須跨出舒適圈,蛻變進化,觀眾願意買單顯得格外重要。像是《1006的房客》大膽結合時空錯置及懸疑劇情線,《前男友不是人》巧妙地揉雜奇幻元素譜出動情作品、聰明鎖定黏著度高的BL分眾市場異軍突起的《HIStory》系列,《靈異街11號》更成功嘗試驚悚偵探類型的偶像劇並助攻演員表現更上層樓,上述突破皆迎來新氣象。

關注實力派編劇 尊重劇本原創

日韓影視產業裡編劇地位高,幸好,我們正在有意識地逐年努力縮短差距中,演員導演先行的台灣影視,觀眾們已經能從完全叫不出編劇名字,到現在追隨幾位品質保證的「名編劇」,如代表作一炮而紅的《痞子英雄》吳洛纓,編而優則導的《誰先愛上他的》徐譽庭、《酸甜之味》杜政哲,金鐘得獎專業戶《我們與惡的距離》呂蒔媛、《含苞欲墜的每一天》溫郁芳;以及《必娶女人》、《想見你》的編劇──在PTT上擁高人氣、擅於性別換位創作男女台詞,為愛情辯證的雙人組合簡奇峰(壽司編)、林欣慧(欣慧編)。

既善刻畫人性也懂製造粉紅泡泡,寫偶像劇累積功力,十年磨一劍。而今社群平台的經營、粉絲的重視,使編劇有機會走向台前直面提問及討論劇情,編劇明星化、偶像化使他們拿回話語權,真正發揮影響力,甚至參與製作導演環節,不再有苦難言,能說出真正動人的好故事。

影評人/ KOL跨平台追劇 挹注專業能量

OTT平台崛起、網台聯動,影集打破電影、網劇的界線,更多傳統進戲院看片、用高標準鞭策作品的影評人、各領域KOL,樂意跨入「電視圈」支持台劇,抑或是類型偶像劇,這使得收看偶像劇的族群不再只是少女及粉領,觀劇切入角度更全面,一般被認為是「愛情劇」的故事,有機會被挖掘出更深層的內容和意義,例如《想見你》裡頭,看似靈魂穿越的角色心理防衛機轉、面對伴侶死而復生又回春的認知混淆、跟著主角解謎死因的推理分析。

偶像劇較勁不再僅是看明星門面、灑純愛狗血,而是靠扎實的劇情血肉拚搏。2019年末,魔幻愛情推理劇《想見你》11月17日重磅登場,穿梭時空虐戀加入縝密的懸疑推理設計,有望創造近年「現象級偶像劇」。

16

7

如果你早已遺忘追完一部偶像劇的悸動,《想見你》或許值得你掏出最後一次的溫柔。

10

撰稿:姬旦花

圖片來源:福斯傳媒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