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新導演論壇:為了人生的第一部電影,你付出了什麼?

第56屆「金馬新導演論壇」邀請了五位入圍的新導演:《菠蘿蜜》廖克發、《狂徒》洪子烜、《聖人大盜》徐嘉凱、《返校》徐漢強及《金都》黃綺琳,分享拍出人生第一部電影的心路歷程與準備。

金馬獎執行長、論壇主持人聞天祥在一開始便向五位新導演提問,從零開始,到作品順利誕生,中間究竟花了多少時間?又做了什麼樣意想不到的準備?

‧時間

《返校》的導演徐漢強自 2005 年開始拍攝,作品也曾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實驗片。他說,拍片生涯遇見任何機會都拍,也和許多遊戲動畫合作,但真正拍出長片,是14個年頭後的《返校》。

而導演徐嘉凱的《聖人大盜》醞釀了5年,期間接觸不少短片和合作,打磨拍攝技巧及尋找資金,後兩年則著重在劇本琢磨和上映宣傳。徐嘉凱表示,他希望讓「說故事」變成永遠可以做的職業。他說故事的方式很特別,除了拍戲,他過去執導的網路影集《私室》後來成為真正的酒吧,《聖人大盜》也成立了區塊鏈公司「自元」,他選擇讓電影留下真實的東西,好延續故事的生命,也讓大眾持續參與,更讓他自己在「電影」與「創業」兩條路裡激盪不同的說故事方式。

以少見動作題材為主的《狂徒》則是被時間「逼」出來的。導演洪子烜說,動作類型短片一直是他所擅長,某次談廣告案,巧遇製作公司老闆主動邀約拍長片,他才把動作短片寫得更完整,催生了《狂徒》。洪子烜笑說,寫劇本不難,也順利獲得輔導金,殊不知拿到輔導金後才是挑戰的開始,他必須再找足資金好讓電影順利開拍。背水一戰,他只好厚著臉皮混進高級酒會,在山窮水盡之際遇見關鍵投資者。前前後後也花了3年多,才讓作品問世。

 

‧拉扯

在金馬影展期間播放,但尚未正式上映的兩部作品:廖克發的《菠蘿蜜》、黃綺琳的《金都》,也經歷不少波折。

導演黃綺琳在 2017年來台參加短片實驗室的工作坊,回香港不到一年,便寫出《金都》的劇本,也獲得了香港「首部劇情電影計畫」的資助。但黃綺琳說,最痛苦的是劇本尚未開拍就被否定。她回想:「許多監製、前輩或老師等,會跟我說,其實你的劇本不好不能拍,你知道你會被選上只是因為你是女生,你沒有對手。」於是,說服別人相信故事、推翻這套隱含歧視的言論,成了《金都》最難的事。如今,作品順利拍出,她笑說:「那些人後來都沒說話了。」

拍攝《菠蘿蜜》的廖克發是馬來西亞人,作品討論馬來西亞的歷史,問他怎麼定義這部片?他首先回應,找投資時,也常遇見這樣的討論。因此,他在過程中跑去拍了紀錄片《不即不離》,他坦言,拍紀錄片,對於真實人生的情緒、感受又更深刻,於是自問:「如果人生拍的最後一部片就是它(菠蘿蜜),你願意嗎?」再也無話可說,他回到了導演身分,心想,要保留或卸下什麼,電影最後就成了什麼。這部片的內容亦涉及在馬來西亞被噤聲的反共歷史,對於原本不能說的故事上了大螢幕,廖克發說:「我問心無愧。」

再度回憶創作的過程,哭哭笑笑,都深刻。言談之中,新導演們雖然略帶生澀,對自己作品滿滿的想法自是難以掩藏,他們對電影的熱忱,似乎也永遠不滅、永遠勇往直前。

 

整理:段雅馨

編輯:薰鮭魚

圖片:金馬影展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