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范少勳│論敬業:愛惜羽毛,照顧好身體,一定要相信自己

去年夏天,與范少勳相約在一間如今已經倒掉的咖啡廳,一走進去,他立刻站起來鞠躬問好,那等「恭敬」,至今歷歷在目。這次,他依舊早到,依舊給個無法更爽朗的歡迎,又遞上一張寫得滿滿的卡片。

一年過去,說長不長,說短也確實歷經四季,他還是那個范少勳。不是說沒有進步,而是分外欣慰,但凡在變動的環境中還能永恆的,都比名利可貴太多,例如他的傻氣和努力。

與其說這場訪談像在考核他的成長,不如說是回顧。他喜歡用「討論」去靠近角色,那就看看能否討論出什麼收穫和展望吧!

_范少勳027

入圍就是拿到坐在台下同樂的門票

「我今年真的發生很多事!回去看(去年的訪談)照片就覺得,天啊!我怎麼看起來那麼青澀,很像小朋友耶。」他大笑,邊抱著枕頭,一腳捲起,自在地賴在沙發上。不知是經過了《越界》、《樂獄》、《下半場》、《阮三个》、《通靈少女二》等歷練,還是換了髮型,范少勳看上去的確成熟不少。

自從上回揮別,他迅速完成了幾部作品,還擔任去年金馬獎的遞獎大使,今年則直接以《下半場》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問及心情,他酣笑回:「很多人說新人獎一生只有一次,我也沒有想太多,只想好好感受發生什麼事。」在盡了最大努力的前提下隨遇而安,很「范少勳」。

他懵懂,不確定評審「看上」自己什麼,直說拍戲就像寫申論題,演員作答、把答案卡交出去,評審如何改這份考卷,無從得知。他接著說,朋友曾問他是不是個愛哭的人,因為看他飾演《下半場》的「姜秀宇」常掛著淚,往往能被姜秀宇的眼淚打動。「我很相信他(姜秀宇)的存在,我相信他就是我的一部份,可能就是因為真誠跟相信吧!」他自己帶出解釋。不禁莞爾一笑,他推敲出答案了呢。

_范少勳028

S__1941509

什麼是演「技」?我只知道要培養跟角色的互信

若要偷偷給每個演員一張價值貼紙,應該會給范少勳「相信」。他曾說過,演員最重要的是對自己誠實,才能給出自然的表演,取信於觀眾。如何做到?首先要相信故事、相信角色、相信正在發生的事。

「相信」,是范少勳準備角色的方法之一。就像人際關係,要取得雙方信任,需要相處。拍攝《下半場》時,很難得有長達半年的前置,這段時間不專論表演,而是直接在球場上練球,並模擬輸一分、輸兩分、起衝突、好想贏等情境,從中去感受角色會有什麼心情和動作、回應什麼話,無形中加強演員對空間、劇情和角色的信以為真。

_范少勳016

為了當個稱職的HBL控球後衛,范少勳接受長時間的籃球訓練跟動作指導,體能表週週更新,自己的進步在一筆筆數字記錄中分明俐落,在這個過程中,運動員不斷謀求突破的本性,也無縫進入他的靈魂。途中因受訓而弄傷小指,更像個催化劑,姜秀宇心焦會不會影響到比賽,范少勳擔憂會不會被導演換角,種種錯亂的思緒,都是范少勳更貼近姜秀宇的副作用,「他好像也是屬於我的一部份了。」他一臉茅塞頓開的樣子。

拍攝《下半場》,范少勳既是演員,也是運動員,他曾試圖去區分二者,直到被表演老師提醒,演員跟運動員無異,只是運動員運動身體,而演員運動的是情緒。不如說演員只是融合不同身分的載體,既成為「他」,也在替「他」感受。

我不是一個會設計表演的人,我是一個感同身受的人,或過著跟他一樣的生活。很多人都說演技、演技,但我好像還沒有辦法想像那個『技』是什麼,我能做的就是去認識這個人,去真實地認識他、感受他、呈現他。

也許,表演從來不該被設計,就連寫角色日記都落入預設,不過是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不同罷了。

_范少勳045

太想把所有事做好,不自覺自我設限

然而,我想,范少勳還要學著更相信自己。

這個大男生夠慷慨,對我們不吝暴露信任和依賴,有時洩漏了脆弱,經紀人在後方冷汗直流,他還是自顧自地坦率。

例如問他這一年看表演的角度有沒有改變?是否得到什麼啟發?他微皺起眉,「好像沒有欸!」接著自喻為牛,「牛的消化很慢,我的消化也很慢,我常常看完一個作品很久才會開始反芻,才會慢慢思考最近發生什麼事,帶給我的啟發是什麼,我都不是什麼立即性的。」惹得在場的大家忍俊不禁。

他這才連忙解釋,短時間內得到太多,好難形容是哪個瞬間或事件,讓他有了體悟。「我的生活好像在拼拼圖,每一次碰一點、碰一點,像一個海綿又吸了一點水,讓我看事情的觀點不一樣,但也說不出具體是什麼。」范少勳一臉苦惱,好像沒答好題似的。

不過,成長不就是一串漸進的軌跡嗎?他很好被安撫,又以他自己的說法,很好騙,頭抓一抓,他分享起另一件事,又默默回答了上一個問題而渾然不覺。

他以藍正龍執導的電影《傻傻愛你‧傻傻愛我》為例,現在很容易被「他(指演員)是不是真誠的」所打動。「我看到主角喜憨兒所表演的東西,他完全相信這件事,他完全沒有那種『我要滿足誰』、『此刻要做什麼演技』,他沒有分心。所以,我覺得『相信』很重要,我很容易因為這樣的真誠而被感動。」范少勳又獲得一枚價值貼紙。

_范少勳055

你所在意的事物,往往最能感動你,也最輕易渲染他人,譬如說愛、誠實、正義等。既然那麼在意誠信,那范少勳對自己誠實嗎?只見他點點頭,下一秒又有點遲疑,「但是……很多時候還是會被自己侷限。」追問什麼意思?他兜來轉去,回答「框架」。

在窮追不捨下,他整理思緒邊緩緩道出:「很多人會說表演沒有對錯,只有選擇。但正因選擇而有了框架。有時候會因為這選擇而覺得應該和不應該,但有時候會覺得動人,是因為這個演員的選擇很直接。」他期待能成為那樣有專業判斷的演員。

從他的表情讀得出來,他缺乏的是自信,試圖讓他自己面對這件事,循循善誘問著:「那你覺得那個框架是什麼?」「害怕犯錯。」講完這四個字,范少勳猶如做錯事的小男孩,睜著無辜的大眼,聳聳肩,心虛地吐舌。

他很清楚,新演員就像新進員工,有犯錯的權利,甚至,這是進步的契機,但他太希望把每件事做好,太不想讓人失望,於是便有點綁手綁腳。然而,就像命中註定,出現在鏡頭前練習放鬆的工作機會,那就是前陣子跟資深演員楊貴媚一起的實境節目《阮三个》,每集都在不斷挑戰范少勳的「害怕犯錯」。

「如果是在生活裡,你會害怕做錯什麼嗎?好像沒有。」他自問自答,「這又回到了『相信』,如果你相信的話,你做每一件事都是alright的,只剩為什麼要做而已。」表演從生活中長出,到頭來,你最需要信任的,是自己。只有自己能讓生活中每個決定都理直氣壯,進而在表演現場夠順理成章。

S__1941506

一定要相信自己喔!

有些人沒自信會變得垂頭喪氣或壓抑,慶幸,范少勳將之化作鞭策自我的動力。一直覺得自己不夠好,也就一直兢兢業業走在路上,目標篤定,期望哪天能通過自己的高標準,名符其實。

對范少勳來說,一個好演員應該具備洞察力、心思縝密。敏感到能去感受觀眾遺落的細微,又要勇敢得甘願像小丑,赤裸裸地掏心掏肺。

我們常常看完一個表演之後,覺得得到一點勇氣,覺得演員替我們完成了不知道怎麼面對的事,常在電影、戲劇裡面找到生命的共感與理解,這些都是演員必須具備勇氣去面對自己,把自己的心攤開讓別人看到。

問他又何嘗不是在做這件事?范少勳靦腆一笑,謙虛說,還要更好。現在的他,仍然享受表演,先不論使命或責任,他談尊重,期待所作所為都不離對演員工作的尊重。

何謂尊重?他說,愛惜自己的羽毛,然後,把身體照顧好。他分享多年前跟演員黃尚禾合作時,黃尚禾說過:「你想要成為一名男主角,你要有非常好的體力。」那時的范少勳不太懂,如今,他深知拍戲對演員的消耗,學習在每個場次保持良好狀態、過好自己的生活,都是敬業。

「低頭的是稻穗,昂頭的是稗子。」眼看范少勳越加謙虛、身段越低,就想起這句話,暗自開心他的豐實。人生不也如此,至剛易折,至柔無損,能屈能伸,方能長遠。

循這樣的對話脈絡,若問范少勳對其他演員有什麼建議,他八成會揮揮手說不敢不敢,於是問他:「你想對范少勳說什麼話?」他停頓良久,眼神閃過一絲被看穿的柔軟,「相信自己吧!」然後,又給了一個招牌傻笑。

_范少勳023

S__1941508

後記:

拍手的IG上曾公開發問「你最想看薰鮭魚專訪誰?」其中有個回覆是「范少勳跟經紀人品品」,誰不知道你們是想看他們鬥嘴,這天,我們要品品說說范少勳的好。

品品說范少勳如何沒架子和多努力,每場訪談,他會根據訪綱先寫好回答,跟品品討論;每天通告結束,再晚都會坐下來檢討優缺;每場試鏡的自我介紹,可以拍上百支影片直到滿意;要給觀眾看的影片,他會想各種不重複的梗;看到路人背包拉鍊忘了拉上,他會一個箭步上去提醒。

說了整整10分鐘,其實我鼻酸了,原來范少勳是品品心上最柔軟的那塊。所以我說,他身段越低,代表學得更多,也越能看見並接受自己的缺失,一步步成為更好的人。這場訪談結束,要幫范少勳蓋個章,「通過!」期待再訪一次集三點,我相信,那就是他再放光芒的彼時。

_范少勳013

採訪、撰稿、編輯:薰鮭魚

攝影:陳希倫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