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漢強:連滾帶爬拍完《返校》,感謝老天沒讓徐漢強有其他更耀眼的技能

第十位金馬新導演由《返校》導演徐漢強獲得。雖說是最佳新導演,徐漢強從事影像創作已經十多年,終於用票房破 2.6 億、台灣年度票房第十名的《返校》一舉奪獎。

能走到現在,對電影的愛是最大的支撐。「我喜歡看電影,電影總能用最複雜、困難的東西解釋很純粹的東西。」拍出《返校》靠的絕對不只是對電影的喜好,更多的是從小身為一個電玩迷的熱情。《返校》恰恰結合了徐漢強兩個最愛:電影及電玩。

IMG_9075

喜歡畢竟是喜歡,要把電玩改編成電影,實在不簡單。嚴肅的歷史背景、錯綜複雜的敘事線、虛實交錯還有高難度的特效,磨人心志,連編劇也十分崩潰,坦言簡直是地獄。從編劇交出劇本到開拍、剪接,徐漢強仍覺得劇本還要改,他苦笑說:「一路上我是連滾帶爬,現在再回頭看劇本還是不滿意,還有很多要前進的地方。」拍攝期間把一切都給出去了,最終成品只能讓觀眾看到部分,血淋淋地呈現理想跟現實的差距,這種心情,徐漢強給了一個精準的比喻,就像苦戀又失戀的滋味。

因為碰觸了現實,徐漢強談起電影顯得悲觀,但經過與其他最佳新導演入圍者的對談後,徐漢強表示,他被深深鼓舞,「年輕導演們在談電影的時候,眼神都發著光。」

能堅持到現在,並不容易,徐漢強也想過離開影視工作,但他笑說:「都 40 歲了,也沒有別的專長,只能繼續當導演,感謝老天沒讓徐漢強有其他更耀眼的技能,今天才會有《返校》這個作品。」

要怎麼走出《返校》的「創傷」?解鈴還須繫鈴人,徐漢強表示,電影才是解藥,「可以重新再享受電影的時候,就是可以再創作的時候。」下一步的規劃?徐漢強笑說,現在只想放假,把獎金拿來繳房租養家。

IMG_9091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