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邱志宇|與其等待,不如想辦法刷存在感

也許在廣告或網路劇看過這張臉龐,或對於幾年前他在《百萬大歌星》擔任提示團有些印象,更有可能的,是看過獵奇國片《台北物語》後,記得片中那位撩妹醫師Tony。

在演藝圈熬了十幾年,這次他不僅演唱自創的《我的靈魂是愛做的》主題曲,更以片中「張凱文」一角入圍第56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縱使最後沒奪獎,他成功地告訴觀眾:「不是臨演、不是客串、不是通告藝人,我是演員──邱志宇。」

_邱志宇039

沒有好運,只有衰事,說不受傷是騙人的

回首過去演藝路,邱志宇的確稱不上幸運。

被經紀公司詐騙、簽下唱片約卻因公司營運出問題而歌手夢碎,連參加大型歌唱節目比賽,也在入選後才被臨時通知不用再進棚錄影……邱志宇霹哩啪拉吐出一連串衰事,語速很快,幾乎找不到換氣點,更讓人感同身受這些遭遇是如何接踵而來,逼得人喘不過氣。

「我那時候對自己很沒信心。」看著邱志宇露出一口白牙笑著說,忽然有股心酸油然而生。一個北上追夢的大學生,碰到這些挫折,很難不受打擊吧。所幸邱志宇並沒有因此放棄在影視產業打拚的念頭,「條條大路通羅馬嘛,與其等待,不如想辦法在這個圈子刷出存在感。」歌唱路阻又如何?不當歌手,邱志宇轉往當演員發展。

轉換跑道,有陣痛期是難免,只是沒想到痛了這麼長一陣。十多年間,不知是機運未到,還是命運弄人,邱志宇始終在廣告、學生電影、臨時演員間穿梭,沒有經紀約的他,在表演工作之外,接洽通告、商借衣服、爭取薪資,什麼都得自己來。有時當臨演,一整天沒上戲,也不好意思開口要通告費。說著說著,邱志宇呼了一口氣,過去這段載浮載沈,原來這麼辛苦。

「過程中說沒有受傷是騙人的,只是當下真的沒想這麼多。」是股傻勁,也是衝勁,邱志宇視這段孤軍奮戰的日子為磨練,努力在大小表演案子爭取亮相的機會,幾年下來,他不敢說磨出了演技,卻把自己煉得更為堅韌。

「我覺得自己後來比較不會受傷了。」邱志宇補上一個傻笑。可能是整個人的狀態舒坦了吧,在這之後,他就遇到《我的靈魂是愛做的》導演陳敏郎。

_邱志宇030down

堅持到最後一刻,才贏得了男主角的機會

說來嗟嘆,邱志宇心中清楚,不論接拍多少廣告,終究很難被業界認可為「正規」作品,遲遲沒有世俗定義的「亮眼表演成績」,不免害怕。所以,當陳敏郎希望邱志宇能在《我的靈魂是愛做的》飾演變裝癖,他以「沒信心能駕馭好角色」為由婉拒邀請。

時隔半年,信心不足、熱情有餘的他決定以客串的身分演出《我的靈魂是愛做的》,「我想說客串沒什麼壓力嘛,又有表演課可以上。」誰知道,這竟成了他獲得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提名的轉捩點。

他回憶,當時,各角色的演出人選懸而不決,漸漸有學員退出課堂,而邱志宇從未缺席任何一堂課,四個月的表演課程,他上好上滿,還寫了歌。這些都被陳敏郎一一看在眼裡,最終邱志宇會從客串變成男主角,不是誤打誤撞,是陳敏郎在他身上看到了堅持。

表演課程中,一項每次都會進行的練習,讓邱志宇印象特別深刻。「我要看著搭檔的眼睛說『你有眼睛』,他也看著我的眼睛說『你有眼睛』,就這樣花半小時盯著彼此、輪流說出對方身上的器官。」邱志宇吐了吐舌頭承認,當時真的覺得這練習……很無聊。

_邱志宇017

直到電影開拍,邱志宇才發現自己錯得一塌糊塗。

邱志宇永遠記得,那場他與飾演正宮的張詩盈約在咖啡廳見面的戲碼,陳敏郎從沒提供劇本或台詞給演員,只告訴邱志宇:「你是第三者,那你要怎麼在三角關係裡,跟對方爭取,才能確立你的存在?」

寥寥數句提示,連和張詩盈事先對戲的機會都沒有,邱志宇說,上場前實在緊張。「但是當我看著她(張詩盈)的眼神,聽著她說出來的每一句話,我能很深切地感受到,她要丟給我的球是什麼,我一下子就入戲了。」原來看似「無聊」的練習,都是在訓練演員從對手的一舉一動敏銳捕捉情緒,好做出直覺反應。

「雖然都不知道對方要講什麼,但我總能給出最自然的反應。」與其說是在演戲,邱志宇反倒認為,陳敏郎拍出的,其實是每個角色間最真實的交流。

_邱志宇015

表演課的「痛苦」引導出各種情緒面貌

十幾年來,第一次有機會詮釋完整的角色,邱志宇彷彿重新活過一次張凱文的人生,「原來被霸凌是這種感覺,原來他這麼痛苦!」對於張凱文,邱志宇滿是不捨,卻又感激。

片中因為愛人斷了音訊,張凱文發了瘋似的在醫院大吼要櫃檯人員幫忙找人,從焦慮到哀求,從不願接受到暴跳如雷,一層層堆疊上去的情緒,讓邱志宇看完電影後都被自己嚇到,已經共處了三十多年的身軀,竟能爆發出這麼大的能量。

「你們平常有看過我生氣嗎?」邱志宇轉頭問起一旁的工作人員,而看著一連串回應他的擺手和搖頭,不禁令人好奇,平時個性溫和的他,是如何點燃內心的小宇宙?答案是,那為期四個月的表演課。

主動寫角色日記卻被表演老師嫌雞婆、對演技的批評,是他在上課過程中常面對的困境。難堪、憤怒、不明所以的羞愧、想理直氣壯替自己辯護,諸多情緒隨之而生,一直到正式上場,邱志宇恍然大悟,這些他當時認為「痛苦」的過程,都是表演老師在透過不同方式,引導出他未曾發現的情緒面貌。

原來不是做不到,只是沒有想過去做而已。這個念頭敲醒了邱志宇。「是每次的表演,讓我不斷地在『沒自信』中,都更認識自己一些,所以你問我愛表演嗎?我當然愛啊!」

他的語速不若訪談之初那樣躁進,漸漸緩下來而柔和,看著他自在的神情,不禁想到,當初選擇表演,或許不是孤注一擲,而是命中註定。演員這條路,「張凱文」替邱志宇邁出了新的一步。

_邱志宇025

採訪、撰稿:田育志

編輯:薰鮭魚

攝影:陳希倫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