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陳家逵|表演是我唯一懂的事情

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在開車通勤、看書、失眠等時刻,開啟廣播,好讓時間更溫柔地流過?總有些人事物,在生活中看似扮演配角,實為帶來安全感的重要臂膀,就像DJ Husky,演員陳家逵。

劇場、影視雙棲,同時也是電台主持人和表演指導的陳家逵,早在就讀台北藝術大學戲劇所時就參與劇場演出。第一齣商業大舞台劇是果陀劇場的《看見太陽》,接著到屏風表演班,出演上百場《三人行不行》。2014年後,他謙稱幸運能無縫接軌獲得許多影像表演的機會,帶來如電影《引爆點》、《盲人律師》,電視劇《台北歌手》、《俗女養成記》、《圈套》等,成為一位多產、活躍的演員。

可能有些人不知道,陳家逵是留英的表演高材生。先後遠赴英國、法國隨大師學習,慷慨的他,回國後開班授課,許多台灣演員都喚他一聲老師。對於表演,陳家逵有太多想法想切磋,如此一來,表演路上才不孤單。

IMG_8190

喜劇的精髓:過分認真

緊接著的聖誕檔期,也可見陳家逵的身影,而且「不只一個」。

說來有趣,果陀劇場辦公室喜劇「五斗米靠腰」二部曲《老闆不願透露的事》,陳家逵主要飾演電梯先生與學長,又與另外三位演員如變魔術,在台上分飾數個角色,多到他直言「沒數過」。

常見一人分飾兩角,要在同一齣戲表演數不清的人物,不難嗎?他不假思索回答:「這對戲劇系畢業的人來說,算是家常便飯,這齣戲又是喜劇,所以角色轉換要快速、符號性明顯,對各個人物的樣貌要很熟很熟,啪!一下就要馬上進到他的姿態、口音裡去,沒有轉變期。」

「愛玩」是分飾多角的要領。他舉例,會跟對手演員如郭耀仁、黃迪揚對相同劇本、台詞、狀況玩不同的語言、時事哏,雖然不見得會如實搬上台,卻是個加強自身理解、培養默契、如雪球滾出更大火花的過程。就像這次參與《老闆不願透露的事》,他就玩得很過癮,視之為和老朋友聚首、用表演交流。

IMG_8076

從一部曲到二部曲,陳家逵贊同這齣是難得的職人劇,以辦公室日常為素材,講台灣人的某種尖酸、網民的幽默,並非為了要做喜劇,特意去寫一個好像很好笑的劇本。這呼應了他心目中認為「喜劇」應具備的重要元素──認真。

台灣喜劇通常都有點難笑,因為大家比較把能量放在『表演』上。但我覺得,喜劇要真的好笑,是每個人都很認真在處理自己的困頓,然後,他用的方法可能都是錯的,這才是喜劇的精髓。」

或許也能這樣說,這才是人生。他笑說,任何形式的表演,綜藝也好、戲劇也罷,所有材料的基底都是「人性」。之所以有人說,喜劇是最深沈的悲劇,正因它太真實,讓人或那些困難太無所遁形。

有鑑於此,除了表演功夫,喜劇演員也許更需懂得洞察人心,甚至是某種程度的看透,才能去處理各式各樣的荒謬情境,替觀眾幽自己一默。至少,得好奇人心。

IMG_8144

訓練聲音表情?先多講話吧!

從《老闆不願透露的事》到電視劇《烏陰天的好日子》中多重人格的「人凱」,陳家逵能優遊於迥異的樣貌,彷彿內建用之不竭的人像資料庫,都要歸功於他對人性的好奇。

「我超級喜歡觀察人,每到新環境我都會做這件事,因為對『人』太有興趣了,所以表演工作才會一直持續。」他說,常會聽別人吵架,「仔細想會發現吵架的狀況其實很荒謬,都沒在吵重點、沒在講自己真正想講的,這就是人性啊!」他中肯的快言快語,惹人發笑。

前些日子,陳家逵更結合優異的人物觀察和聲音表演能力,在電影《江湖無難事》中為姚以緹所飾演的「香奈兒」、「Jojo」、「小青」三個角色配音,毫無破綻,驚喜也驚豔。

陳家逵笑說,這差事實在不好賺。觀眾聽到的只是搞笑的聲音,實際上,為了做到跟姚以緹的表演連成一氣,情緒力氣百分百到位,陳家逵無法像一般配音照稿對嘴,他幾乎背熟姚以緹的整本台詞,在錄音室中對著空氣再演一遍。

他一面重現當時的情形,不得不折服於他變化多端的聲線。聲音表情訓練得了嗎?陳家逵直覺回答:「就是愛講話吧,你要愛講話。」他解釋,因為擔任電台主持人多年,需用耳機近距離聽自己的聲音,對聲音的質感變化比其他演員更敏感。「了解自己的聲音蠻重要的!」他說,演員想鍛鍊聲音表情,先從多講話、多聽自己的聲音開始。

IMG_8119

Don’t act!” 演員的「表演」與「表達」

如果說北藝大戲劇所讓他初識表演之樂趣,毅然赴英國學表演,就像把槌子重重告訴他表演之龐大,在反覆的震撼、挫折、爬起來、震撼、挫折中,形構出陳家逵思考表演的獨特方式,就算只是出演配角,也往往能讓觀眾印象深刻。

他回憶,那時在倫敦藝術大學聖馬丁學院,他照樣寫著角色自傳做角色功課,不料站上台才3秒,老師就對他說:”Don’t act!”「原來自己已經在某種狀態都沒察覺,可是,很多演員真的不知道自己已經在『演』某種狀態了。」他宛如被顛覆。

這個小事件影響陳家逵甚深,也可說扭轉他的表演核心。他篤信好演員是「不演」的,「我理解劇中這個人物,所以我幫他說話,如此而已。」

所以,演員跟角色是什麼關係?他向來輕快的語速忽然停頓,喃喃自語說著這可能會引起論戰,整理思緒後才清晰說道:

沒有『角色』這件事,我不認為角色跟演員是能切割開來的,如果切開來,等於你在扮演另一個框框。但所有的角色都是你的一部分,如果你去想『我在演一個角色』、『我要變成那個人』,我覺得這個想法很危險,因為你不可能變成另一個人,只是在你能理解的劇本某個狀態中,去擴大這些東西。

比起「角色」,他更喜歡以「人物」稱呼。不管是要扮演的醫生、單親媽媽或是更生人,不過就是一個人的職業或生命狀態。

循著他的思路可以推敲,對他來說,自然也無所謂「入戲」或「下戲」。只見他揮揮手笑說,很多人把表演神聖、儀式化,「演員就是『5、4、3演!卡!』就沒啦,若抓著某種發洩、投射或成就感不放,我認為那是演員個人情緒管理的問題。」在他身上沒有「入戲太深」,沒有演員的眷戀,有的只是那個人物當下的生活展演。「不要跟我說在角色太深出不來,出不來是去哪裡?」他一臉狐疑。

IMG_8142

陳家逵繼續破解表演的迷思。他接著說,其實我們在生活中就無處不在演。「比如打電話到公司要請假,就要開始演啦,『噢我身體很不舒服!咳咳!咳!』」陳家逵邊舉例邊誇張地演起來。因此,他強調,演員的工作不是在「演」給觀眾看,而是告訴觀眾,「這個人物在那當下為什麼需要演戲」。

這可就深奧了,他見我們歪頭疑惑,耐心表示,在表演課堂上,陳家逵會要求學生把劇本分成「表達」跟「表演」,才能細膩地梳理出不同的人物質感、重量。他簡單具體地說明,讓在場的大家紛紛「喔!」了出聲:

「譬如說我是保險業務員,我要賣保單給你,大部分的人(演員)就會執行『我要賣給你』這件事,但我覺得演員該表演的,是消化台詞,看人物是『怎麼樣』賣給你。例如一個保險員的成功可能在於他讓你很安心,我要『讓你覺得我很令你放心』,所以我要努力的是:『如何跟你講話,會讓你對我感到放心』,這跟執行『我要賣給你』是完全不一樣的質感。」

簡而言之,「我要賣給你」是劇本人物的「表達」,但「怎麼樣賣給你」才是更高層次的「表演」,也是一個演員應該努力的方向。

除此之外,怎樣會是一個好演員?他以表演指導的經驗分享,演員這工作是「七分天註定,三分靠打拚」,但這「三分」才是引領往更高境界的關鍵。

這三分就是要有幽默感,尤其在幽默感之前,不能被任何意識形態綁架,心要很自由,對世界要有愛,勇敢一點去生活,犯錯都沒有關係,儘管去冒險

IMG_3311

希望台灣也能有個「宋康昊」

放眼近年各大影劇獎項,陸續有題材新穎的劇本獲獎,陳家逵認為,台灣影視產業已經有些不同,無奈碰上與投資方、製作公司磨合,還是會有「拍這個題材沒人看」、「用這個卡司沒人看」的慣性。他連問好幾個「為什麼不?」並非抱怨,而是對產業的愛之深、責之切。

當然,業界的慣性包含少用陳家逵這個類型的演員做男主角。對此,他很坦然,「現在的劇本故事,我也不可能當男一啊,那就不可能是我這樣子、這個年紀的人的故事。」追根究柢,還是希望台灣的劇本開發能更多元,台灣也能有個「宋康昊」。 如果還是沒有呢?會不會在意一直當大配角?陳家逵沒反應地搖搖頭,還能當演員,就夠滿足。

IMG_8158.jpg

「現在如果要形容表演在你生命中的重量,你會怎麼形容?」

「這是我唯一懂的事情,我不懂其他事情。」

「所以在生活上,你是個生活白痴嗎?」

「因為我獅子座,我想弄的東西就會好好弄,不想弄的時候,我可以擺爛到天長地久。」

他邊啃著椒麻雞邊說,像個直率的可愛大叔。誰都知道,星座不過是個藉口,他就是只想懂表演,如此才能一輩子就做這件他最喜歡的事了。

IMG_3313

採訪、編輯:薰鮭魚

撰稿:王瑞儀、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場地協力:小食泰Cafe(小食泰泰式料理餐廳)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