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小薰(黃瀞怡)│將自己全然給予表演的當下,也是一種無懼

「黑澀會美眉,上課囉!」七、八年級生對這句話應該不陌生。身為黑澀會美眉元老級成員,「小薰」這個名字早就頗富知名度。不若其他美眉嬌嗔,穩重、豪爽的小薰顯得不太一樣。

自青春破殼而出,率性風骨一如當年,甚至更清晰、強烈。不再「傻白甜」,小薰脫胎換骨,用全名「黃瀞怡」轉戰表演。她不慌張,也不茫然,斬釘截鐵地說:「因為從一開始就很清楚,我要的就是演戲。

IMG_9259

我才不ㄋㄞ ,我就是要演戲

小薰的表演魂,絕對是環境養成。

在石門水庫深山裡長大的小薰,兒時娛樂除了玩水、玩泥巴,就是看電視。《還珠格格》、「花系列」,她如數家珍,不僅認真看,還會記下喜歡的橋段,想像自己是劇中人物,對著鏡子重新揣摩、修正演法,一人分飾多角,也是常有的事。「媽媽會笑我是神經病,我都跟她說:『怎麼會!演戲很好玩哪!』」看似小孩在玩扮家家酒,其實,這已是小薰對表演的摸索,她早早就付諸行動追夢了。

也許老天想讓小薰理解「難到手的才珍惜」,她費了好些時間,才觸到表演的邊。先是參加綜藝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原住民女孩」單元,因緣際會進入同製作公司的《我愛黑澀會》成為固定班底,之後,還隨黑澀會美眉發片。她心裡清楚得很自己要什麼,即使抗拒成為女團成員,也硬著頭皮奮力演出,終於掙來戲劇邀約。

不過,曲折的路還沒走完。就算打開表演大門,「美眉」的標籤卻像背後靈揮之不去。小薰坦言,在18 到 23 歲這段歲月,外界對她的印象只有撒嬌、裝可愛、嗲聲嗲氣,獲得的角色也大多是「傻白甜」,讓好強的她極力突破,想用表現證明「這不是小薰!不要這樣說我!」更想證明「美眉」不是只有一種樣子,每個人都拚命在這圈子做自己想做的事。

將表演看得如此重的她,在面臨「空白期」時,更是備受打擊。

她回憶, 2012一整年,每週都試鏡,不管是主角還是邊邊角角的角色,就是沒有任何一部成功。「我是不是太胖、太圓?我是不是真的不適合演戲?」自我質疑排山倒海而來。她一面努力進修、嘗試,一面想著放棄的可能。就在停擺的一年多後,她接到《我租了一個情人》戲約,抱著「梭哈」的心,小薰再一次全力以赴,心想若真演不好或被換角,就斷了表演這念頭吧,回家幫忙餐廳生意也無不可。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是各行各業的鐵律,掙扎了這麼長的日子,小薰憑《我租了一個情人》一舉入圍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得不得獎是其次,光是能被評審提名,就足夠她再繼續下去,再跌倒、再進步。「我要一直演下去!」她神采奕奕地重現那時的口吻,一股堅毅自她深邃的眉宇間流洩。

IMG_9202

感受生活細節才能演出真實的「小感覺」

她不是空有對演戲的熱情,對表演的「悟性」也很強。

小薰感謝一路上前輩們的提點,尤其是跟導演王明台在《翻滾吧!蛋炒飯》的合作,可說是她的表演啟蒙。

當她完成一顆拍了四、五十次的鏡頭,她豁然開朗,本來覺得背好台詞是表演的重心,執著於那字字句句,在這反覆操練後才知道,表演更重和對手培養默契、專心聽對手說話,讓自己全然進入劇本的世界,如此一來,不管說什麼台詞、做什麼舉動,都會成立,根本無需太矯作用力

話鋒一轉,她感性說,表演,最終還是得回歸生活;也只有生活中的大小情感,能在心上發酵成各種深刻的情緒,讓人更具「人性」。

這樣說來哀傷,但確實是生死離別為她上了一課,給予她大量表演養分。經歷媽媽逝世、爸爸生病,她看見愛的背後包含爭吵、磨合,有歡笑也有現實。這讓她更有意識去關注「愛」,從和朋友的日常對話中,觀察每個人接受愛、給予愛到離開愛的過程。

小薰說,人生下來就是為了愛,從家庭給予的愛到自己要給別人愛,從被愛到愛人,當中藏著許多細膩感受,「如果演員無法感受生活裡這些小細節,那也無法演出戲中那些小感覺。」正因把這些「小感覺」都鑽進去感受過一遍,小薰變得更有韌性、勇敢,同時多了分看淡,一切但求盡力,剩下的就聽天命。

IMG_7816

演出「恐懼」的前提:儘管讓自己去恐懼

最近,她交出新作《76号恐怖書店之恐懼罐頭》的《租屋》單元,這次經驗讓她再次從表演辯證何謂「真實」。

她提到,只要角色是「人」,就一定是陽光面與陰暗面並存,應該呈現出這個特質,才會更貼近現實。因此,她花了很大的功夫拿捏《租屋》中「阿蘋」的性格,反覆思量「這個角色要陰森?自閉?母愛?」相當捉摸不定。因為,哪個特質多一點或少一些,都可能讓觀眾覺得不合理而出戲;只要無法讓觀眾耐心看完,這部戲也就可惜了。

小薰在《租屋》中幾個驚嚇、詭譎幾近變態的特寫鏡頭,讓人印象深刻。問她如何準備驚悚片的表演功課?她搖搖頭說,別無他法,就讓自己歸零,不要預設任何「現在好可怕!」、「我等一下要被嚇到」等立場。

她反問我們,當真正經歷這類情況,會先知道自己將在哪個時刻被嚇到嗎?嚇到當下會先尖叫還是不知所措呢?小薰眼睛睜得圓又大,邊解釋邊做出生動的表情示範。對小薰來說,演員想成功詮釋「恐懼」,就儘管放任自己去恐懼。

IMG_7817

回到現實生活,好奇有什麼令小薰害怕的事?她長嘆一聲:「好像真的沒有耶。」本身就屬於遇事冷靜的個性,只會專注在「解決問題」,歷經家庭遽變後,看事情的眼光更加坦然無懼。

她自述是很能感受細小情緒的人,只是往往會收藏心底,不輕易顯露。唯有在表演時,她獲得最大的宣洩。她認為,角色是某一階段生命的自己,演員透過表演挖掘到「他/她」,然後將之放大。在詮釋角色的過程中,她大吼大罵,她恣意發洩,她看見自己沉放底層的黑暗面,更加了解自己之餘,也療癒了。她慎重地說:「那個(演戲)是很赤裸的,要把你深層的東西,甚至整個人都給了它(指表演)。」

這樣的全然給予,或許也是一種無懼。唯有如此,她的表現才能走入觀眾心裡,就算是驚悚片,也能用「恐懼」這股情緒跟觀眾對話。

IMG_9182

「相由心生」,演員不要自怨自艾

走過一年沒戲演的空窗期,小薰很能體會演員「還在努力熬」的辛苦。

她用自身經驗建議,「過好生活」是必須堅持的功課,做好這個前提後,有資源就多上課,若有生活壓力,打工會是個好選擇。

她點出:「沒有經歷過這些,你要怎麼累積生活?就去吧!」成天癡心妄想、自怨自艾,只會將自己陷入烏雲迷霧,而相由心生,沒辦法讓人看見自己的光亮,即便真的幸運獲得了機會,在這樣的狀態下,可能會更顯慌張,沒有足夠能量把它做對、做好。

去年,小薰又以《寒單》中的特種行業角色入圍台北電影獎,演技獲得肯定,她興奮說,思覺失調、心理疾病、個性反差等層次豐富的角色,都很躍躍欲試。她想藉表演深入探討人性,更希望大家看到她第一個浮現的想法會是:「她表現得好好喔!」而非只是對外表的稱讚。

過往的沈潛,小薰現在都要加倍補回來。初入演藝圈的「小薰」依舊存在,像個豪邁傻大姊,一如大家還是難改口,把她喚得如此親近。而演員身份的「黃瀞怡」,帶著多年對表演不變的初心,儼然做好萬全準備,摩拳擦掌,迎接才正要開始精采的30後演員人生。

IMG_9238

IMG_9228

採訪:薰鮭魚、段雅馨

撰稿:段雅馨、薰鮭魚

編輯: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