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薛仕凌│演員的「工」,是演什麼像什麼

「結果咧結果咧 / 結果咧 / 結果咧」這首當年紅遍大街小巷的歌,來自曾榮獲兩次金曲獎最佳演唱團體的「大嘴巴」,相信不少人聽到旋律仍能跟著哼上幾句。團體解散後,過去操刀歌曲編寫的「40」薛仕凌轉戰主持,也以鄰家大男孩的角色在許多戲劇中亮相。

結果咧?這個rapper就這樣擁有第二個專業身分──演員。大男孩根本不那麼鄰家,他兢兢業業走在藝術路上,不管是表演題材或曲風,他都渴望再突破。

在上一部電影作品《我的靈魂是愛做的》中飾演同志,這次的電視劇作品《做工的人》聚焦勞動階級,徹底打破薛仕凌的表演框架,也讓有「長輩障礙」(遇到長輩會過分有禮或手足無措)、個性拘謹的他有感而發:「我才知道,要把戲演好,是可以、也需要放鬆的。」

_HJ22313修

知道自己在幹嘛,信任對手

開著怪手威武進出工地,用超級中二的招數把檳榔西施,以貨車為家,個性衝動、老是被工地主任找碴,成日與阿祈(李銘順飾演)、昌哥(游安順飾演)混在一塊兒,這是薛仕凌在《做工的人》裡的模樣──工地「噗嚨共三人組」裡最年輕的阿全。

披著阿全青澀的殼,薛仕凌剛好也是劇組中最嫩的演員,和眾多「哥哥」、「姊姊」一起拍戲,他笑說,怕得要死。

在現實生活中,薛仕凌是遇到長輩就會瞬間僵直、不知所措的人,「因為我怕禮貌過頭或不夠禮貌,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戲裡卻要跟對手李銘順、游安順嬉笑怒罵,甚至大小聲,如此「以下犯上」,完全在挑戰薛仕凌的道德極限。

_HJ22273修

薛仕凌是個反差極大的人。別看他在舞台上熱歌載舞、人來瘋,私下嚴謹自律,只要「工作模式」一開啟,眼裡便只有「完美」兩字,散發出來的氣場,有時讓人不敢靠近。即便回到家也不放鬆,總會仔細檢視工作成果,自我反省一番。在零分到滿分的衡量表上,薛仕凌沒有中間值,為了追求一百分,他也習慣了緊繃。只不過,這樣的狀態不盡然適合表演。他坦言,開拍前很擔心自己這樣會使對手尷尬,甚至影響到表現,他張開五指緊貼著臉,像在看恐怖片般喊:「反正就是很ㄘㄨㄚˋ啦!」

幸好,這些資深前輩夠chill。和薛仕凌想像的不同,李銘順和游安順絲毫沒有前輩的架子,卻有前輩的慷慨,不但常教薛仕凌技巧,亦幫助他克服心魔,完成自然的對手戲,三人更建立起革命情感。

「他們(指雙順)都會叫我儘量演、儘量玩,我好像慢慢也沒那麼害怕了。」他在現場觀察一票前輩,受到很大的啟發,「你看他們好像很chill,但每件事情都看在眼裡,他們知道自己在幹嘛。」從容之餘又能維持專業高水準,讓薛仕凌反思:「我好像並不需要那麼怕?」他頓悟,彈性和謹慎並不是單選題,重點在於如何平衡。

江湖有云:「好的對手讓你拿獎,不好的對手讓你投降。」所言不眥。表演不但是場信任遊戲,更可以是趣味接龍。薛仕凌說,有的時候感覺來了,游安順乾脆拋下劇本即興演出,讓薛仕凌開始期待下一場他會打出什麼球,自己又會以什麼招式回擊,無形中,也加強了自己的表演反應能力。

「我們三個聚在一起真的創造出特殊的情感,是那種『真正的朋友』的感覺。」薛仕凌就像被鬆開的螺絲釘,是真正的真情流露,這份「噗嚨共」情誼不只說服了他自己,也說服了觀眾。

IMG_9997

五感全開,觀察人怎麼過生活

《做工的人》一開播,朋友圈即刷起對薛仕凌的一片激賞,他成就了討喜的阿全,既衝動幼稚,又純真可愛。

不過,原著的故事氛圍沈重、嚴肅,戲劇卻以幽默、喜劇口吻來陳述角色的生命歷程。「我想像的,不是應該要長鏡頭嗎?不是應該要討論制度嗎?怎麼會是這樣呢?」看過原著且愛不釋手的薛仕凌大剌剌表示,拿到劇本的當下,內心充滿掙扎,甚至有些排斥。

到了現場,和團隊坐下來細述劇本後,他發現自己多心了。影像讓故事獲得新生命,不同的導演風格又賦予這個生命殊異的樣態,無論手法如何,重點都是回歸表演,讓觀眾有所共鳴。他這才心無旁騖地把自己全然丟入阿全的生活。

表演課,他多少有上過,但對他來說,「感覺」仍是最能幫助他揣摩角色的方式。

「我算是蠻靠感覺的人,把感官放很大,保持敏銳。」而為了激發、培養這個「感覺」,薛仕凌不時就到平常少去的街區閒晃,不特別做什麼,邊走邊聽聽別人討論的話題,看看他們怎麼穿搭衣服、交談,「特別是講話的『氣口』,那個很重要。」就像個配備嶄新而敏銳感官的新生兒,對什麼都好奇,就地取材,再消化成阿全的血肉。

_HJ22236

_HJ22232修

演員的「工」,是演什麼像什麼

回頭聊聊本分,問薛仕凌認為演員也算是做工的人嗎?他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絕對是。只要有付出勞動,就是做工的人。」操作怪手、鐵工電焊、製作板模等,是做工人的「工」,而對演員來說,表演的「工」又是什麼呢?

「大概就是演什麼像什麼吧。」口氣坦然瀟灑,他說,自己沒什麼遠大的目標,也不太有瞬間開竅的靈光時刻,演戲或唱歌,都無所謂確切的開關,一切就是經驗堆疊而自然發生,只求能持續做自己喜歡的事,細水長流。角色來了,就盡力讓他長到最好;靈感來了,就樂在其中地把一首歌寫好。

過去,他對自己很嚴苛,不斷重新設定目標,要得什麼獎、賺多少錢,好似要證明什麼,非要全能、完美。或許是表演吧?教會他放鬆和信任,可以信任自己不需要那麼神經質就做得到、可以安心把自己交付給對手,表演變得事半功倍,「不過專業還是不能妥協喔。」他馬上又切換到認真模式,原以為他要搬出一套道理,沒想到是嘻嘻笑說:「這樣下工後我才可以問心無愧啊,像我等一下就要馬上去喝酒!」

_HJ22725修

希望暫時不會再接演到鄰家大男孩角色的薛仕凌,訪談尾聲還是藏不住8歲男孩般的調皮,那賊賊的語氣,彷彿阿全上身,反差萌的那一刻像在跟世界宣告:你看,薛仕凌真的演什麼像什麼吧!

「我沒有特別覺得人家要怎麼定義我,我尊重每個人怎麼看我。」或許,也根本無需在意他人的認定。對薛仕凌來說,能演到一個突出的角色,是幸運;能狠狠被看見,是僥倖。不管如何,他照樣又正經又恣意地過日子。

「不用記住我,記住角色就好了。」

_HJ22543

_HJ22464-down

_HJ22503

採訪、撰稿:段雅馨

編輯:薰鮭魚

攝影:林后駿

場地協力:罔市

襯衫:Maison Margiela(初衣食午提供)

褲子:Undercover(初衣食午提供)

配件:APM MONACO

髮型:威奇 Ares Chen @ 80’s STUDIO

梳化:韓侑君 You Chun Han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