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許瑋甯│演員最怕的就是自覺夠好,我可以隨時歸零成菜鳥

在偶像劇風起雲湧的年代,她嶄露頭角,即使常扮演白富美或不討喜的角色,她白皙、立體的臉蛋,總讓人停留。在台劇不斷突破天花板的現在,她依舊存在,一絲不苟地齊力把天花板頂得更高,用各種出色的表演驚艷我們。

15年了,維基百科上的她,終於不只是「模特兒」,堂堂正正多了個「演員」;各大獎項中,她越坐越往前。曾被當花瓶而無力反駁,如今,她靠自己證明了,她是票房保證演員,是獨一無二的許瑋甯。

HJ1_8739修

HJ1_8735修

不再愛面子的那瞬間,開竅了

一如破繭而出的蝴蝶,這「花瓶」是靠她自己奮力打破的。許瑋甯自招很「獅子座」,面子值千金,自尊誠可貴,讓她在出道初期十分作繭自縛。

但,人能發現自己的缺失,怎樣都該慶幸。她回憶,一開始演戲少被刁,讓她自我感覺良好,後來才發現,只因為她並非主線,沒被太多要求。直到找上門的角色清一色是千金、明星、模特兒等,她正色,這不太對。

她試著打扮邋遢去見導演,想改變他人的看法來獲得比較不一樣的角色,卻一點效果也沒有。許瑋甯左思右量,這才往內心探,發現一直以來不看自己的演出、怕開口請教顯蠢、怕掏出真心表演會丟臉、受不住批評等,狠狠絆了自己一腳。

HJ1_9063修

卡在這兒也不是辦法,她索性換個環境,去紐約學表演。這一遭,不只給許瑋甯一計當頭棒喝,說是被棒打到醒也不為過。

「不要看我長這樣就以為我英文很好。」她笑說,剛到紐約時,還在查劇本單字的意思、怎麼念,老師就過來抽掉劇本說:”Stay with me.” 也就是要許瑋甯直接跟他對戲。「我的那一層玻璃碎了。」她加重語氣,彷彿能看見她那牢不可破的自尊心,框啷,砸了一地。

經過這些重擊,她意識到,把事情做好才是最應該,其他的面子啊、批判哪,不過都是心上的害蟲,彈掉,讓許瑋甯重新開始吧!

HJ1_9121修

表演的精髓無他──全然的信任

接下來發生的,就是我們看到的屢屢以表演刷新觀眾印象的許瑋甯。

全部交出自己,信任你的對手、導演、在場的團隊,唯有把自己放在一個全然信任的狀態裡,才能很盡情地釋放所有的情緒。

要說這是許瑋甯用一萬兩千多公里的距離換來的醒悟也好,不再怕東怕西後,信任於焉而生,進而有信心,才能去感受、去渲染。對她來說,表演的精髓無他,無非信任二字罷了。

當然,她也得相信自己,不由得半點心虛。

HJ1_9011修

即將迎來人生第一場大型公演舞台劇《我的大老婆》,許瑋甯生澀而孜孜矻矻,問她有沒有覺得自己像個新人?她連說了兩次「有!」但在自我狀態覺察和目標設定上,她依舊老練沉穩。

《我的大老婆》談關係、婚姻、女人間的角力,許瑋甯不是沒演過走入婚姻的女人,只是氣氛詼諧、搞笑的喜劇,還是頭一回。高中、大學都念戲劇,她對舞台劇並不全然陌生,但畢業製作跟站上兩廳院畢竟還是兩回事,她形容這是「全新的學習」,不單是喜劇的節奏,大型舞台劇的效果、表演技巧等,她都如初出茅廬。

在鏡頭下待慣了,她有感,電影的節奏感可靠剪接後製,或靠各種鏡頭去幫助演員、引導觀眾進入角色當下的情緒和氛圍,然而,舞台劇將所有觀眾聚集在同一空間,「每個觀眾的眼睛都是一個鏡頭,你必須演到最後一排的觀眾看你就好像在看你的特寫。」她認真說道,關於喜劇的節奏,她還在摸索。

HJ1_8882修

這樣一個篤定而好勝的女人,要的當然不會只是完成導演的指令,她要從中獲得「自己的東西」,她要讓自己都服了自己。

「姚老師(姚坤君)說我很聰明,收到導演的指示會立即改正。但我覺得那不是聰明,因為『照著導演的指示而做得到』跟『我領悟到而表演出來』是不一樣的。如果只是照著導演指令去模仿,你覺得我做到了,我是心虛的,我心裡知道;但如果是我自己領悟喜劇要怎麼走,那就是我學會了,就是真的自己的東西。」

想當然爾,自排練就是場硬仗,恐怕要到巡迴完才能解除心理壓力,可是,她異常享受這過程。「我覺得這不是壞事,演員最怕的就是覺得自己夠好了、別人告訴你夠好了、大家告訴你不用學新的了。」她收起笑容,正經說:「我可以在任何地方都歸零成菜鳥。」好似在宣告她的必勝決心。

想起這場訪談的開場白,我誇她在戲劇《誰是被害者》中表現得可圈可點,她禮貌道了謝。這誇獎會令她心虛嗎?「我沒有,我很認真欸!」許瑋甯身子稍微傾向我,彷彿徐海茵上身,霸氣回覆。果然,她自己能感到踏實而不心虛的演出,自然說服得了觀眾。

HJ1_8722修

等待時,唯有相信和耐心能救你

人生中的每段經歷都其來有自,一如每場相遇都不只是巧合。舞台劇出現在許瑋甯此時的事業輪廓中,很剛好,很好。

「演完舞台劇之後再回去拍電視劇和電影,可能會是不同的狀態,我可能更會利用肢體和聲音。」她分析,不像電視電影,演員像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還可回放看表現來修正;舞台劇中,聲音表情、肢體語言,均需細細雕琢。

她深有感觸聲音表情之於演員的重要性。很多人說,配音是第二次的演出,她搖搖頭,「配音的時候,我常常都不會有現場那一次的好,會放不開或沒有情緒,就是怎樣都比現場差一點。雖然配音師或導演已經說ok了,但我自己知道,永遠的都是現場的那一個最好。」若能從這次的舞台劇經驗加強學習聲音表情,她有信心,下一次配音,可以做得更好。

HJ1_8956修

看著眼前瘦弱的她,每句話都蘊藏好還要更好的自我期許,渾身充滿動能。她不是說說而已,她有很多「我自己知道」,早想過每一條解決方案,兵分各路靠近目標;她沈得住氣,明白目標只是來得快或慢、早或晚而已。

就像她也曾花了9年才等到最期待的角色,她脾氣夠硬,她願意等,就跟你等到底。

「我曾經在一段低潮期一直接到同樣角色,可是我心中依然相信,總有一天我會接到自己想要的角色,而且我一定會詮釋地很好,我一直都相信,但是它來得比較慢,後來就出現《相愛的七種設計》。這中間我也等了9年多,就是等嘛,看誰等得久。」一陣苦笑後,她寬慰等待機會中的演員們:

「『相信』是很重要的力量,你得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達成你想要的,但你必須有耐心,而且不停地吸收、學習。」

HJ1_8918修

IMG_0588

成為不心虛的演員

能夠顯得如此強壯、穩定,讓人看上去都認同是健康的身心狀態,沒有別的,正因她有熱情。熱情一直拉著許瑋甯,是牽絆,亦是依戀,從踏入戲劇系的那天起,就結下不解之緣。

這股熱情會燒到什麼程度呢?她的回答又出現這個關鍵字──「不心虛」。許瑋甯說,她要成為「當人家說我是好演員,而我不會心虛」的演員。

外表或表演,許瑋甯受過的讚美可謂鋪天蓋地,但她不在意,她心中始終有把無限延長的尺,時時刻刻在自我衡量,精益求精,但求有天能抬頭挺胸驕傲地擁抱所有誇獎,然後跟自己說:「嗯,我做到了!」

這天或許還遠,因為許瑋甯會持續索求新的挑戰、學習,在名為表演的這份愛中,不停找到新鮮感,重新熱戀。

我最愛做的事情前三名就是演戲、演戲、演戲。」整場訪談,此時的她笑得最開懷。

HJ1_8814修

IMG_0589 2

HJ1_8837修

採訪、撰稿、編輯:薰鮭魚

攝影:林后駿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