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陳映如│我不是只能搞笑,請給特殊演員多一些機會

常在廣告中看見她神情搞笑,教人忍俊不禁。你可能叫不出她的名字,卻似曾相識這張臉。她是個演員,名叫陳映如,綽號小蘋果。

「我覺得自己是打不死的蟑螂。」陳映如說,表演路上遇到很多挫折,可即便被擊倒,她也要奮力掙扎,重新站起來。第一次聽到女演員自喻「小強」,難免意外,但看著她堅定的笑顏,和不言而喻的「求生」意志,任何人都會被折服。

逗笑他人是陳映如與生俱來的本領,但她並不滿足於此。「帶給別人歡笑的同時,偶爾也會懷疑自己。」除了「表演」,陳映如更希望肩負發揮影響力或啟發他人的神聖任務,不論開心、悲傷或感動,終將在觀眾心中留下正能量,這才是她心之所向,是隱藏在圓潤身形、誇張演出背後,那個不為人知的陳映如。

_HJ20820

_HJ21268

當不成漂亮的花,那就當最有存在感的綠葉

說來還算幸運,陳映如踏入影視產業的第一個正式作品即樂團八三夭《翻白眼》的MV女主角。當時既非科班出身,對表演尚未有太多想法及經驗,單純抱著好奇、好玩的心,沒想到就有了與《誰先愛上他的》導演許智彥的合作機會。

誠如《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尋寶少年踏上「夢想之旅」時,上天總會先給些甜頭,而考驗緊追在後。

拍完MV,當時的經紀人為陳映如找了一些廣告試鏡,第一次的試鏡經驗,便讓她十分受挫。還記得,才剛表演完第一段,選角劈頭問:「你有沒有學過表演?」小蘋果反手背在腰後,直冒冷汗,坦白地搖頭,登冷!現場空氣瞬間凝結。那天,她在街上大哭一場,下定決心,要好好面對表演這門「學問」。

_HJ21292-side

噓,這是我的秘密咒語──相信自己、活在當下、全部給予

試鏡摔了一跤又一跤,她非但沒被嚇跑,反倒越挫越勇,激起骨子裡的學習欲望,全力以赴。認真與演員朋友一番討論後,陳映如選擇以劇場表演出發。

劇場裡的每一場訓練,成了陳映如扎實的養分。印象最深的莫過於「指令練習」及「開船」,透過觀摩、與對手合作,融入講師給予的情境,一步步開發內在能量。

我蠻相信當一個演員可以做到極致,就一定可以收得回來;可是如果我們只能看到某個程度的模樣,就會很難去發現自己其實有更多可能性。」不管他人怎麼看,演員也許更該先放下對自我的既有成見,去看看自己在不同面向、不同程度長什麼樣子,進而練習收斂,這是陳映如在劇場所得最深的領悟。

_HJ21089

_HJ21071

表演是生活;要掛著當下角色之名和身分,同時也要有「自己的影子」。陳映如坦言,過去容易將注意力放在臉型、肢體等外在條件,了解後才發現,一場好的表演不該專注在外表,而是要讓觀眾忘記演員的身分,記得眼前角色是真實的存在。問她如何達到這境界?陳映如笑答:「得將不同鏡頭都當作第一次,讓自己在每個take後依然能歸零,才能忘卻真我,當下真實地活在劇本建構、演員想像的情境。

陳映如舉自己非常喜歡的日本演員安藤櫻為例,安藤櫻在電影《小偷家族》中的「亞紀」一角,真實到不像在表演,使陳映如著迷,回頭找了許多安藤櫻相關作品。其中,《百元之戀》最讓她震懾,安藤櫻先是增肥,又在短短一個月內塑身至拳擊手的體態,她驚呼「意志力要很強才能做到這件事!」語氣滿溢崇拜,期許自己能像安藤櫻,成為一位不被身材限制的演員。

_HJ21253

離開黑洞後,我會成為更明亮的星星

別看陳映如總是「笑面」,她自認是悲觀主義者,但「只要有人哭,就有人笑。」隨著歷練,她開始懂得化悲觀為動力。

「我其實蠻常掉入黑洞,」說到這裡,她停頓一會兒,隨即以堅定的口吻說道:「可是我知道自己會再重新站起來。我覺得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不努力就會停在這裡,我只能不斷往前,要想辦法脫離困境,在那之前,我會接受自己掉進困境裡。」

這也讓陳映如格外有意識地避免「危險的表演」。所謂危險的表演,係指演員已經栽進特定情境而無法自拔,回到現實狀態,又沈溺在負面思維,超出平常的情緒負荷。

_HJ21008

憶起在37度2戲劇工作室擔任助教的過程,陳映如看過不少血淋淋的例子,當面臨這樣的情況,她會當起自己的諮商師。一如平時面對低潮的姿態,她選擇先接受自己處在黑暗的事實,再進行自我對話,好比催眠,引導自己將注意力轉移至情緒的出口,慢慢釋放超載的思緒。

她當然也接受了自己的外型。「因為身材,築起一道防護牆;也因為身材,意外地成為演員。」 陳映如在社群媒體如是說,字裡行間透露著,儘管主流的審美觀像緊箍咒,她早已坦然接受且喜歡自己,並在每次的演出中,將「自己」全然攤在觀眾眼前。

我忍不住問陳映如,如何打破自我的保護機制?答案出乎意料,她說:「並不想打破它,只是將這道牆換個『材質』,由原本緊實的磚塊,換成了薄薄的濾網。」還笑說,演員這一行,幾乎人人都屬於「敏感體質」,感受得到對方是懷著善良或惡意靠近,若是後者,便將對方過濾在某一邊,相安無事,各自做完工作便可;若是前者多一些,就可以放心地傳遞能量,相信對方也能好好接球。彈性的防護機制,讓陳映如更能徜徉於演員工作,亦更能欣賞自己。

學了表演後,我對於『美醜』的定義有了不同的看法,每個人身上都有好看的地方,可能一般大眾覺得不好看,可是一定有一處是迷人的。

特質都是一體兩面,缺點也可能是優點,陳映如自豪地說,正因旁人沒有,所以獨特,只要「施點魔法」,稍加引導,便能瑕不掩瑜,甚至把瑕疵轉變為吸引目光的焦點。

_HJ20949

_HJ20939

我不是只能搞笑,還有很多你們外表看不見的東西

「那道魔法就是表演!」陳映如激昂表示,表演能激發出潛藏的能量。

「表演之所以神聖,是因為這是在幫別人說故事。演員最重要的就是,必須要允許自己發生各種情況。」

所以,她不介意做搞怪的表情,要多怪,就可以有多怪。也許,有些人會擔心自己在鏡頭裡不好看而有所遲疑,陳映如說,表演時,自己就是那個角色人物,應該要相信當下的直覺,讓自信油然而生,表演會更有力度,使人信服。

_HJ21188

她並非主張應放任角色吃掉演員本我,陳映如進一步強調,每個角色都要有「自己」在裡頭,才能顯得角色特別。不論是藉由腦補、放大自身經驗,抑或是透過田野調查去深入理解角色的處境及心境,讓自己安然窩在角色裡,甚至成為角色的影子,演員才能理直氣壯地替角色發聲。

一表正經分享了那麼多,陳映如正色補充:「很多人都覺得我只能搞笑,我想跟他們說,我不是只能搞笑而已,我還有很多你們外表看不見的東西,請給特殊演員一些機會。」說完又是一個暢懷大笑。

「我知道自己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想來也慶幸,她在路上,路很長,儘管大步走。

_HJ20898

_HJ21117

│陳映如演出經歷│

■電影作品
2020《愛情殺人紀事》|周美玲 導演|飾演/小如
2020《破處》|林立書 導演|飾演/跟班女流氓
2019《大餓》|謝沛如 導演|飾演/減重班女子
2018《有五個姐姐的我就注定要單身了啊!》|蘇三毛 導演|飾演/同學

■戲劇作品
2019《神魔之塔微電影》|九把刀 編劇、趙羅尼 導演|那些年篇/飾演 小西
2018《愛的3.14159》|陳保中 導演|飾演/韓米珍
2018《種菜女神》|廖士涵 導演、郭春暉 導演|飾演/花太郎妻子

■廣告作品
2019《Momo陌陌》社交應該更輕鬆 不想相聚別聚篇|丁雨晨 導演|飾演/白領
2019《Momo陌陌》社交應該更輕鬆 遠離來自熟篇|丁雨晨 導演|飾演/女主角
2019《全家Let’s Café私品茶》2倍Q一下篇|蔡家崧 導演|飾演/女主角
2019《Airwaves》開會篇|李修甫 導演|飾演/女同事
2019《Airwaves》Con-Call篇|李修甫 導演|飾演/女同事
2019《魔力寶貝M》|黃嘉緯 導演|啦啦隊篇/啦啦隊員
2019《好神拖》我的居家輕時代 迷你美篇|蔡家崧 導演|飾演/神經質媽媽
2019《好神拖》我的居家輕時代 進化篇|蔡家崧 導演|飾演/女主角
2019《beanfun!》你領了嗎篇|小豪 導演、艾倫 導演|飾演/女主角
2018《阿里山料理王》餐車料理篇 飾演/女主角
2018《御神師》擁有愛情篇 飾演/女主角
2018《麥香奶茶》操場篇|小豪 導演、艾倫 導演|飾演/主要同學
2018《麥香奶茶》教室篇|小豪 導演、艾倫 導演|飾演/主要同學
2017《保力達蠻牛》拉麵篇|陳玉勳 導演|飾演/女客人
2017《王國紀元》成為大地篇|陳奕先 導演|飾演/Jolin閨密
2017《王國紀元》聯盟邀請篇|陳奕先 導演|飾演/Jolin閨密
2017《味味A排骨雞麵》女鬼篇|張時霖 導演|飾演/女鬼
2017《格上租車》夜市篇|陳玉勳 導演|飾演/格格
2017《格上租車》宮廷篇|陳玉勳 導演|飾演/格格
2017《巨匠線上真人》西班牙文篇|李中 導演|飾演/求愛女子
2017《聯合信用卡之電子支付》當眾不出包篇|鄭伯強 導演|飾演/客人

■音樂錄影帶作品
2020安心亞《來追我男友吧!》|張時霖 導演|飾演/女配角
2019薛之謙《木偶人》|小豪 導演、艾倫 導演|飾演/胖木偶
2019蔡依林《消極掰》|張時霖 導演|飾演/減肥女子
2019蔡依林《怪美的》|陳奕先 導演|飾演/胖胖女替身
2016八三夭《翻白眼》|許智彥 導演|飾演/女主角

■舞台劇經歷
2019《人生的表演課》37度2戲劇工作室/飾演 演員

■平面作品
2020《乾杯燒肉居酒屋》

_HJ20568-side

_HJ20701-side

_HJ20648

採訪、撰稿:黃羽萍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攝影:林后駿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