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范少勳、朱軒洋、陳昊森、游珈瑄、李曆融│新人有什麼?別怕犯錯,請多練習

每年台北電影獎的新演員入圍者,往往是不久後發光發熱的主演們;奪下獎項的新演員,也屢屢以實力立足影視。一如第一屆的六月、第二屆的李康宜與後來的黃健瑋、王柏傑、曾珮瑜,到近年的李亦捷、蔡嘉茵等,這個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機會,別具生涯意義。

今年的五位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入圍者,平均年齡不到23歲,一波生猛的浪襲來,讓人精神抖擻。

IMG_2077

 

  • 自我

有些胡鬧、玩笑,只在新演員身上才顯得可愛,甚至理直氣壯。例如這天,以《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入圍的陳昊森,跟以短片《主管再見》入圍的李曆融說:「我剛一直想跟你講話,但你看起來太兇了,我怕看完就主管再見了。」幾個年輕人笑成一片,明明很冷的笑話,莫名讓人覺得生機勃勃。

能當演員,甚至受到入圍的肯定,他們自然有些什麼不同。較佳的外表條件,當然可以帶來一些優勢,卻不是帶演員走得長遠的關鍵。就像陳昊森與以《下半場》入圍的朱軒洋一開始都笑說,是「帥」讓他們成為演員,但他們也心知肚明,是自己的某些特質招來了更進一步。

_HJ26903修

IMG_2079

例如朱軒洋自認愛嘗試、不怕挫折;李曆融則認為是比較會講台語的優勢,讓自己拿下角色;陳昊森是標準的獅子座,好勝又執著,即便因當了演員而發現諸多不足,時而慌張、時而寂寞地面對自我的成長,他仍抱持感恩的心,透過一次次試鏡和表演的過程,慢慢更認識、靠近自己的中心。這正是表演吸引人的地方,它能引你不斷向內挖掘。

以自編自導自演的短片《家庭式》入圍的游珈瑄坦言,關於自己的特質,她還在透過表演摸索,但她明白,是好奇心帶她走到這裡。

電影最大的魔力就是可以把世界上各個角落發生的事帶到銀幕上,把你不重要的事情看得很重要,被忘記的、不被主流看見的那些。每個角色都很特別,一定都有別人沒有發現、演員需要自己找到的地方。──游珈瑄

IMG_2043

_HJ27158

聽著,彷彿可歸納出演員的必備元素:勇於嘗試、執著、不怕錯、好奇。新演員「新」字的意義和本錢更體現於此──你還有犯錯的空間,請盡量練習,別怕。

五位中經驗值較高的范少勳也曾害怕犯錯,導致表演時綁手綁腳,後來悟得,表演是「簡法」,「精簡」而非「減去」。

舉例來說,今天我是雕刻家,拿到一個木板或石頭,我慢慢減掉它的邊,最終成為想要雕刻的樣子。越好的雕刻家,可能只是動了兩筆就呈現非常好的作品。但在這之前,他一定會先消化很多很複雜的東西,消化到最後只剩下這一兩筆而已。演員真的要練習,這是一個藝術的過程、表演的過程。──范少勳

雖然還是會因跟前輩合作而壓力大,范少勳開始能嗅得幸福,那股幸福來自大家的樂於分享。

「他(指前輩)不只是劇本的東西,還包含生活、人生智慧,對我來說表演來自於生活,很多表演上的方法、概念,好像跟一個人如何面對生活或人生課題都是互通的范少勳有感而發能從對手、前輩身上汲取生活哲學或表演靈感,進而去建構自我和表演的世界觀,是一種聰慧、膽識,也是新演員的醍醐味吧。

_HJ27449修

IMG_2038

  • 對手

那份與對手惺惺相惜、互相提昇的難得,在《下半場》中飾演兄弟並雙雙入圍的范少勳與朱軒洋直接示範給我們看。

《下半場》是朱軒洋的第一部片,大量的運動動作場面,一扭捏就假了、毀了,他是怎麼以新演員之姿駕馭這些鏡頭?只見朱軒洋歪個頭,強調了兩個關鍵字:自在、生活感。

對朱軒洋來說,台詞只是文字媒介,重要的是演員心裡想傳達的東西。

「像《青少年哪吒》那樣,我想要把生活感帶給觀眾。編劇寫的只是想像的文字,實際上要融合演員的個性、態度和對角色的理解,綜合起來再去改編台詞,才是好的台詞。」──朱軒洋

當時,他與對手范少勳總會跳脫台詞,用角色聊五四三,加強表演時的自在和安全感。

這番回答令人默默對朱軒洋改觀,因為他外表是那麼大而化之。范少勳笑說,朱軒洋就是這樣率真,明明心思細膩,卻一副「我沒差」。試鏡時第一次碰面,彼此都交出真實的東西,瞬間很像觸電,因為兩人毫無掩飾,沒有只想顧好自己。拍攝時,即使沒有自己的鏡頭,兩人永遠不會離開現場,總會在鏡頭外幫對方對戲,不但培養出十足的默契和好友誼,也共同完成一個假都假不了的好作品。

「我比較自私,透過自己演的戲來記錄自己的樣子。我19歲演出《下半場》,那就是我19歲的樣子。」朱軒洋看似漫不經心地說。我們知道,現在的他已不可同日而語,就像范少勳總說「弟弟」長大了,因為他勇於實驗。「我們都是新人,每(拍)一次都好像在做一種實驗,得到一些答案,下一個戲再去實驗,又會得到新的東西。弟弟一直在長大,因為他有去實驗,他是沒有放棄實驗、願意嘗試的人。聽這番精闢分析,心都暖起來了。

IMG_2042

_HJ27022

_HJ27020

  • 功課

在表演當下放鬆、自在,才能產生更多感受和反應,進而不費力地說出台詞,讓演員自己都感覺舒服、愉快。而陳昊森進一步感觸,自在的重要前提,是相信,只要夠相信,哪怕不完美,也會是個最好的表演。

他自認是戰戰兢兢、想得比較多的人,不管是上網查、上表演課,甚至是演給朋友看,總卯起來做角色功課。直到某次跟監製、導演聊天,「他們說,最後一步是『放下』,把準備的東西都忘了,信任整個劇組跟對手,知道他們是安全的,就能共創佳作。」宛若一計當頭棒喝,扭轉了陳昊森的表現。

除了要相信環境,陳昊森說,也要跟角色培養互信。「演到後來,我覺得我就是張家漢了,他願意相信我跟他一樣勇敢,一起演出一場戲。」他笑得像個大男孩說,演員跟角色得真心交流。

_HJ27319

_HJ27105

若演員身兼導演、編劇,具備「神的視角」在看整個故事,還能純粹地與角色交流嗎?游珈瑄表示,此時最重要的是分工與設停損點。

為了更專注表演,她事先找好執行導演林劭慈分工,到了現場就互相信任,林劭慈會給予新的指令和建議,讓她獲得不少啟發。另外,她為自己設時間底限,「過了這時間就不能再想導演的事,要把時間貢獻給演員準備。」最後一舉入圍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新演員,似乎驗證了她的方法可行。

五位中,年僅15歲的李曆融最為神祕。在《主管再見》中飾演少年犯,「氣口」兇狠,「小兄弟」的架勢十足,私下卻是個極靦腆、話少的男孩,傻笑說沒想過自己會去監獄;除了當學生,也跳陣頭;最近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只去了一趟很無聊的畢業旅行。如此平凡的國中生,在鏡頭前是如此耀眼、爆發。

問李曆融為「Yamaha」一角做了哪些功課,他木訥答,只看了《鹹水雞的滋味》,到現場跟其他演員聊一下角色心境,還有別的嗎?「沒了。」毫無修飾的坦率,讓人不禁笑出來。他也是受對手影響甚深的人,片中其他的小兄弟,都是李曆融跳陣頭的朋友,少了尷尬,還能互說垃圾話,這次的演出可能比畢業旅行更有趣而有意義。

_HJ27195

  • 初衷

對這些躍動的靈魂來說,連初衷都是這般新得發亮,也還熱騰騰的,在心上燒得很。

最常聽到的初衷是「熱情」,但究竟在熱什麼?范少勳補充,熱情之下,需有好奇心、童心支撐。「隨時間慢慢長大、經歷社會,好像有一些事會被消耗掉,但好奇心、童心是永遠不會從我身上離開的。對每一件事情好奇,就像嬰兒,先碰、先抓來玩再說,這對演員來說非常重要。唯有好奇,唯有興趣,唯有想玩,他(指演員)才會不斷地被創造。

也唯有如此有機、生活化的演員,才能創造令人感動的表演。游珈瑄沒正面回答關於初衷,倒是隱約道出目標,想當個能感動人、有生命力的演員,用表演跟觀眾說話,講很瑣碎的事,或很複雜、嚴肅的事,都好。

_HJ27453修

嚷嚷想當超級巨星的陳昊森的初衷很博愛,要說他為了群體而活也不為過。

「我始終相信電影是可以感動人的,所有人因為相信電影而愛表演。劇組每個人認真的樣子,就是最漂亮的一部電影。」──陳昊森

他相信、迷信電影的魔力,加上一起完成一件事的美好,足以讓陳昊森在表演路上繼續皮下去。

IMG_2039

_HJ27241

笑鬧間,朱軒洋的回答又叫人屏息驚喜。他冷靜表示,從物質面論初衷,他希望可以賺錢。至於靈魂面,他希望藉由表演變成更好的人,更無私、懂得關照他人。「如果無法財富自由,我就轉換跑道。」十分理性的發言,讓人格外覺得他實實在在地活著,不落俗套。

轉頭想問李曆融相同的問題,心裡一陣停頓,我會不會太強求一個青少年了?在最恣意、純真的年紀,有夢當然好,卻不能忘了看看其他的可能性。15歲的天空,不該被畫上任何記號。

長大之後如果有人找,我就會繼續演下去。──李曆融

IMG_2041

_HJ27173

喜歡跟新演員們聊天,他們就像一個個新宇宙,什麼時候天外飛來一筆,或說出無厘頭卻耐人尋味的話,都很難預料,那種感覺就像長大後忽然懂櫻桃小丸子的智慧,有股事後豁然開朗的清明。

表演對他們來說,也是這樣的存在吧?正因初來乍到,尚未有太多經驗可推導或預期,即便不小心跌跤,也可能意外找到一片天地。

祝願他們常保領悟力和想像力,或許還在探險、適應,也能經由每一回的表演,真真實實地努力和累積,總有一天駕輕就熟,在表演裡安心。

_HJ27001修

_HJ26931修

採訪、撰稿、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攝影:林后駿

服裝協力:Fuyue甫月(服裝)、EVERYDAY OBJECT x RFW(鞋款)

范少勳服裝:Dleet / 化妝:Hungyi Lu / 髮型:Hairmosa Sanki / 造型:Charlie Tsai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