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堂筆記│陳克勤 X 陳大璞:攝影與演員的默契

攝影陳克勤在近年屢有佳作,幾部大受矚目的作品如《通靈少女》、《麻醉風暴》等都出自他手,2018年,更以國片少見的動作電影《狂徒》拿下金馬獎最佳攝影;另一位資深攝影陳大璞則跨足導演、攝影,在電影《下半場》裡精湛地捕捉演員們在球場上的動態樣貌,今年受到台北電影獎肯定。

在拍攝現場,和演員距離最近的往往不是導演,而是攝影師。被問及與演員在現場的默契,兩位攝影師都有話要說。

DSCF8554

「偷窺」無罪!攝影師務必觀察演員一舉一動

陳克勤率先表示,為了捕捉到最好的畫面,攝影師會默默觀察演員的一舉一動,但演員基本上只會跟導演接觸,和攝影的互動就像是「無聲的默契」。

打從排戲時,攝影師就開始了這「偷窺」演員的行徑。拍攝《危險心靈》時,導演易智言希望陳大璞和素人演員建立良好的信任關係,他便積極參與表演課和排練,和演員們打成一片。對陳大璞來說,攝影自排練階段觀察演員,是非常重要的功課,不但能熟悉演員的改變、學習,預先設計拍攝的鏡頭,也能預習演員的表演節奏和習慣,到了拍攝現場,才能精準地捕捉到精華。接著,便帶著所需素材回到技術部門,協調燈光、場務等部門,一起讓戲不只精彩,畫面也好看。

DSCF8556

靈活變通,攝影要為演員加分

只不過,每個導演的風格不同,有些導演希望演員和工作人員保持適當距離,避免分心,有些導演則偏好演員和攝影能有一定的熟悉度,還是得依各劇組的環境條件去調整互動。

然而,有些導演排戲是為了刪去不適合的選項,拍攝現場的走戲、甚至第一顆鏡頭也十分重要,攝影師得在短時間內調整拍攝策略,盡量以不干涉戲劇的方式,引導演員呈現出最好的畫面。陳克勤舉例,有次為了讓演員在特定路線上行走,他將其他動線放滿了器材,演員下意識地就會選擇經過有著絕佳光影的走廊。當面對素人演員或兒童,現場的不確定因素增多,陳克勤則會讓演員盡量遠離器材,保留最大的活動空間給演員發揮。

攝影師協助演員為演出加分,但並不直接參與戲劇。在影像上表現得隱晦或直接,都需不斷和導演溝通,不只摸出默契,更重要的是找到彼此的共識。

DSCF8550

從業這些年來,兩位攝影師還是常會被鏡頭下的畫面所感動。在感動的當下,也就確認了攝影和演員間的能量是雙向互通,這場戲成功了。

陳大璞分享,自己常在現場因內容流淚,《危險心靈》中黃河飾演的「謝振傑」翻上學校圍牆逃跑又回望的鏡頭,便讓他印象深刻。

主持人黃河分享,自己作為演員,常會在拍攝現場尋求和導演或攝影的眼神接觸,從他們的表情細微變化中取得認可。

一旁的陳克勤則表示,演員越不注意攝影師越好,否則潛意識會去觀察攝影的反應而分心。他有感,演員是個孤單又脆弱的職業,受眾人注目卻又不斷質疑自己,因此,他會要求技術部門盡量保持安靜,致力讓演員在現場感到舒服、放心。導演講戲時,他也希望各組都安靜聆聽,徹底了解接下來要拍攝的內容,再開始行動。

DSCF8498

攝影得瞻前顧後,並考量演員的現場安全

拍攝不同作品時,執行的策略當然有所差異。

在劇情片的現場,攝影和演員的互動就像跳雙人舞,尤其在手持攝影時,為了捕捉情感的細膩流動,攝影要小心翼翼地順著舞步走,對陳克勤來說,這是種心靈交流。但當面臨類型片的挑戰,為了達到特定的畫面要求,攝影介入的成分就會增加。而拍攝廣告時,快速奏效的視覺美感才是重點,攝影有可能直接要求演員配合。這都得事前計畫。

然而,除了關注演員,攝影師也要同時考量拍攝素材將如何被使用

陳大璞習慣拍一顆鏡頭走完整場戲(Master),如此在剪接時,常能發揮妙用。此外,他會讓攝影機盡可能經過「黃燈」區域:當紅燈亮了之後黃燈亮,代表快要綠燈了,反之,若黃燈在綠燈後亮起,則代表接下來是紅燈。「黃燈」區指的便是充滿可能性的鏡頭,在後期製作時有較大的詮釋空間。

拍攝《下半場》時,陳大璞和演員一起下場練習不同的籃球隊形,因應球員在不同層級比賽的狀態,和導演張榮吉一起設計攝影的執行方式,造就整部電影好看刺激的比賽畫面。

《下半場》中的球賽是來真的,《狂徒》中的動作卻一定得是假的。在前置期,熱愛做計畫的陳克勤配合動作指導的意見來設計鏡頭,和各組沙盤推演了無數次,確保演員在現場絕對安全。為了達到特定畫面要求,攝影師有時也必須直接和演員溝通走位、動作位置。

DSCF8560

稱職地當演員與導演的「小三」

對技術部門來說,有一些新演員常踩的「地雷區」,不可不慎。

例如,演員對著鏡頭整理妝髮、隨意經過鏡頭前方,都是大忌,對技術組布光、調整機位等影響甚大。陳克勤提到,之前在馬來西亞拍片,若有人必須經過鏡頭前方,會提醒 ”Crossing!” 讓技術組有所準備,也是對技術組的一種尊重。

若演員想培養「鏡頭感」,只能靠不斷的經驗累積。通常,演員在開始表演前的最後一眼看到的會是攝影師,當攝影和演員間有默契,演員會放心「給」,相信攝影也能捕捉到好畫面。

「我以前都以為我是在和導演『談戀愛』,後來才發現我其實是他們(指導演和演員)的『小三』。」

陳克勤笑著總結,以戀愛來比喻導演和演員的關係,攝影師根本就是個第三者──和演員看似靠近,卻撲朔迷離,尺度難拿捏。

DSCF8576

撰稿:鐘林盼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