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許安植|自律即自由,談表演前,我要先掌控好自己

距離上次與演員許安植見面,已過了三個年頭;彼時她獨自一人赴約,這次作為電影《馗降:粽邪2》(以下簡稱《粽邪2》)女主角「魏佳敏」,她與工作人員一行人抵達現場,身上還貼著前一個節目拍攝的姓名貼紙,雖趕著換裝、補粉、配戴飾品,不見她絲毫焦躁,比當年加倍淡定。這段日子以來,作品一部接一部地拍,在心境上,想必有了更多體會吧?

IMG_9399

開心最重要,對得起自己就好了

「其實我收到訪綱的那一瞬間,腦袋是空白的,因為我還在思考所謂的成長到底是什麼東西?」再次與拍手Clappin相約,許安植苦惱地表示,隨著時間流逝,人自然會有所改變,只是怎麼樣才是「成長」?直到訪談的此時,她依舊無頭緒。

是被其他人看見演技進步等於成長?還是內心變得更踏實叫做成長?許安植沉吟了一會兒,謙虛地從後者說起。

她坦言,隨著拍攝經驗漸多,準備角色起來更游刃有餘,每回經驗都是下一次演出的底氣,但她也開始發現,當表演變得得心應手,有時竟也會成為自身的侷限

「好比說再遇到類似的情緒或情境,我會不會因為之前用過的方式非常work,這次就僥倖地繼續使用這個方法?」人難免會想複製成功的經驗,但在表演上,許安植認為這樣不見得是好事,反而會落入慣性思考,她總會提醒自己多想一想,「用同樣的演法,是不是真的適合新角色呢?」

如此懂得與自己對話,許安植才會難以回答原先的提問。成長有時像是闖關打怪,升級後又發現前方有新關卡、新魔王;表演又何嘗不是這樣?永遠都有不同的挑戰候著。

回望過去這兩三年,許安植一番認真的回應已鄭重交代了一切。

「如果只是要說『你看!我成長了!』好像很令人心虛,與其說要去定義什麼是成長,我反倒覺得只要對得起自己就好了,感到開心其實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一直專注在表演這件事上,是因為我真的很喜歡。」

IMG_9419

與角色感同身受,表演自然成立

雖然許安植用一貫的輕描淡寫回顧出道至今的心境變化,看看她近年詮釋的作品,從校園霸凌、新住民二代、未婚懷孕,再到《粽邪2》中擁有靈異體質的少女,若非她在表演上總能讓人眼睛一亮,又怎能一次次接下主題跨度如此廣泛的劇本,帶著層次豐富的角色與觀眾見面呢?

而詮釋這些社會各角落的人物,也讓她逐漸意識到自己身為演員的社會責任

「我每次接到的角色,都有點偏弱勢團體,因為表演讓我有機會可以認識他們,是一件很棒的事。」許安植語氣真摯,提及某次準備弱聽者的角色功課時,發現過去習慣使用「聽障」這個詞,其實帶有貶義性質,只要有機會,她就會開始提醒身邊朋友或粉絲要改以「聾人」來稱呼。

又如去年在《樂園》中飾演未婚懷孕的少女,曾收到粉絲來訊傾訴遭遇困難,「雖然我覺得沒有真的給予她什麼實質幫助,但希望我的回應能給她一些正面的回饋,我就會覺得我(當演員)是做一件對的事情。」

IMG_9507

想來也是因為許安植將每個角色刻劃得入木三分,才能讓真實世界中的不同群體感到共鳴與被理解。好奇問她,在詮釋形象各異的角色時,腦中通常都想著什麼?她不假思索地回答:「演出的時候真的沒有想什麼,就只是與這個角色感同身受而已。」

她憶起國中時看了有關受難者的紀實影片,畫面上一出現斷垣殘壁的景象,她就淚流不止,當燈一亮,全班只有她滿臉淚水,讓她覺得十分丟臉,卻也讓她發現自己就是個很入戲的觀眾。把這等對故事、人物的投入放到表演上,她說:「常會有人問我都已經28歲了怎麼演學生?我從來都不會去思考怎麼演年輕人,我只是想著這個角色要怎麼跟身邊的人互動,那表演就會是成立的。」

當同理了角色,眼前的人究竟是演員還是角色本身?兩者的界線早已模糊,自然就沒有演不演的問題,而是真誠地替角色說話罷了。

IMG_5461 2

恐懼也有層次,為角色選定一個儀式行為

與角色感同身受這事兒說來容易,做起來可差很多。許安植有一套她的訣竅。

這次接下《粽邪2》的演出,許安植形容,這不只是一部單純的恐怖片,身為女主角,在劇中有相當多情緒戲,若沒有掌握角色從頭到尾的轉折變化,是無法讓觀眾感受到「魏佳敏」是如何面對困難,又如何正面突破。這次的經驗也讓她明白,害怕有層次、恐懼有濃淡,她要做到讓觀眾光看背影就知道她在害怕。

為此,她大量觀看東西方的恐怖片,鑽研各種恐懼的表現方式,讓「魏佳敏」有不同的害怕狀態。更從拿到劇本那天開始,不斷地順每一場戲,邊思考怎麼創作更多角色細節。在打開劇本前,她會先寫上一小時的書法,算是給自己的前置作業。

「魏佳敏在戲裡需要寫書法,但其實只是很小的一個片段,觀眾可能都不會注意到,但我看完劇本之後就靈機一動買了習字帖,每次都先練習完書法才開始讀本。」這是她的小習慣,為了與角色同步,總會據角色特性給自己出功課,寫書法就像一個儀式,每沾一次墨、捺下一筆劃,都讓許安植更接近魏佳敏一些。

有時跟角色同步地太徹底,導演喊卡,許安植才發現自己傷痕累累,更有回想不起剛剛演了什麼的時刻,不是自己毫無頭緒地亂演,實在是因為太投入,回過神來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拍完這顆鏡頭的。這大概就是完成一場自覺成功的表演的感受吧。

IMG_5460

好好休息,才有力氣投入下個角色

一路聊下來,發現許安植很愛替自己出功課,不只工作,生活上也是如此。

只見許安植大笑說自己真的是個瘋婆子,先前在馬來西亞拍戲一個月,她給自己的功課是每天早上都要游泳,並好好地替自己準備一頓早餐,再到現場拍戲。

還有爬山這件事,許安植已經持續四、五年之久,「人家都說自律即自由嘛,我覺得我要先掌控好自己,才能掌控更多事情,所以爬山就是我給自己的訓練。」平時若有空,不管前一天早睡晚睡,許安植都會逼自己凌晨四、五點起床爬山,一週可以爬三到四天,甚至也曾有天天都爬山的日子。

IMG_9434

朋友常說她個性激進或天外飛來一筆,但她可不是三分鐘熱度或差不多小姐,她能一做就持續好幾個月甚至幾年,「瘋」得很徹底。問她最近給自己什麼新功課?「有啊,現在給自己的功課,就是學會耍廢跟放鬆,不要逼自己。」

許安植扳起手指細數,先前最忙碌時,一口氣連拍了四部戲,下一部戲的角色功課都是在前一部戲的拍攝空檔抓緊時間準備。正值疫情時期,終於讓拼命三娘有機會停下來鬆口氣。

要長期繃著神經的人放鬆,其實不是件易事。問她如何耍廢?她滔滔地分享起最近玩的大富翁遊戲(十分復古)。既然耍廢也是項功課,許安植當然也一如既往地貫徹,「我可以躺在床上一整天,除了吃飯之外,我就是躺著滑手機打電動。」狠狠地軟爛一陣,許安植感覺充分沈澱,有了力氣迎接下個角色。

看她連耍廢都能聊得如此認真,不禁想起稍早她拍攝照片的情景──一襲白上衣搭配薰衣草紫百褶裙,襯著背後的夜幕,霎時像是一朵盛開的曇花。想想許安植為了每部作品幾乎奮不顧身,不正像曇花聚集了整年的養分,只為那幾個鐘頭的盡情綻放?有機會的話,進戲院看看螢幕上的許安植吧!那令人驚豔的姿態,必定會深深烙印在你的腦海中。

IMG_9387

IMG_9381

採訪、撰稿:田育志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