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劉俊謙、蔡思韵│「對手演員」原來是這樣的存在

繼去年的《叔・叔》與《金都》之後,《幻愛》可說是這一年來最受推崇的香港電影。不但在港票房表現亮眼,主演本片的演員劉俊謙、蔡思韵也在今年一月獲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最佳男、女主角獎。在即將到來的第57屆金馬獎中,《幻愛》也獲最佳新演員與最佳改編劇本等三項入圍。

片中,男主角「阿樂」(劉俊謙飾)是一名思覺失調症患者,發病期間愛上自己幻想出來的女孩「欣欣」,後來意外發現,欣欣原來是自己對實習諮商師「葉嵐」(蔡思韵飾)的投射,兩人在諮商過程中因相處而相愛,虛實之間,十分考驗演技的精準度。

_劇照一

從精障者身上體會到的表演──理解他們怎麼「看」自己

兩位演員跨海受訪時,紛紛表示接演《幻愛》的挑戰性非常大。劇中,兩人透過一場又一場的諮商建立關係,「阿樂」從不安、防衛到坦然以告,「葉嵐」看似循循善誘,其實別有居心。

題材涉及精神疾病,要詮釋發病狀態,很容易過火成為獵奇秀,因此,導演周冠威在開拍前特別安排演員與精障者見面聊天,讓演員能試圖理解精障者的思維,而不是去詮釋那充滿刻板印象的生病狀態。

劉俊謙有感:「他們看起來跟平常人沒什麼分別,這也是導演的出發點。」他在聊天過程中體會到,平常人也有情緒問題,只是比較懂得壓抑。因此,他告訴自己,準備角色的原則就是不用太戲劇化或歇斯底里的方法。

他也觀察到,精障者的眼神中常常有很多故事。「因為他們承受了太多,自己的病,還有一些自我價值感低落的經歷,所以我覺得眼睛很重要。」他強調,並不是說去研究、揣摩那個「眼神」,而是當他作為角色時,他怎麼樣看待自己和身邊的人。

蔡思韵在準備階段也見了一名與她的角色有雷同處境的精障朋友。「讓我最深刻的是,她分享悲傷的、痛苦的回憶時,她的狀態其實是淡然的,因為她在人面前不會展現那種狀態,但是我卻能感覺到她的痛。」

一人分飾兩角的她剖析,「葉嵐」外表獨立、內心軟弱;「欣欣」則表面文弱、內心對愛堅定。但蔡思韵深知,同一個角色放到不同演員身上,都會成為不一樣的樣貌,她決定回到自己身上想想,「所以,我就想我自己蔡思韵有哪些特質?因為我也有一段時間在外獨立生活,會有葉嵐的堅強,但我私底下跟欣欣比較像,是比較會表達愛的女生。」

_劇照三

當你不知道一場戲怎麼演,就想「如何去成就對手演員」

《幻愛》精采的地方之一,就是全片幾乎只有劉俊謙跟蔡思韵兩個演員,是他們的對手戲成就了這部片。或許能這麼說,若沒有彼此作為對手,他們可能無法受到獎項肯定。

蔡思韵記得一位表演老師曾說過:

當你不知道一場戲要怎麼演的時候,你可以想的是,怎麼去成就你的對手演員。

很多時候,演員追求的是讓一段表演成為一個有交流的表演,或說「有機的」表演。劉俊謙同感:

就好像兩個人在跳舞吧!一加一的力量不等於二,可能等於三、四、五。因為兩個人都是共同在成就那段戲,而那段戲也是在服務那個故事,好像互找節拍,跳一支雙人舞。

_劇照六

其實,兩人都是科班出身的訓練有素的演員,劉俊謙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蔡思韵則來台完成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的學業,兩人都不乏電視與電影作品,劉俊謙今年上半年才演出香港最獲好評的電視劇《二月廿九》,炙手可熱;蔡思韵去年參演電影《返校》,在台知名度大開。當然,他們也熟稔舞台劇表演,劉俊謙直言,舞台劇是他的「根」,演出舞台劇,就像回家。

對於舞台劇、影像表演,兩位演員有沒有什麼感觸或心法?劉俊謙首先說,演出舞台劇時,演員離觀眾遠,需透過肢體傳達情緒,而影像表演的傳遞媒介是鏡頭,身為演員,若能學習鏡頭語言和剪接的概念,對演出電視、電影較有幫助。

蔡思韵覺得,舞台劇訓練讓她可以從一次次的排練中挖掘角色更深的狀態,電視、電影拍攝通常礙於預算、時間,缺乏這樣的機會。不過,舞台劇講究「當下」,對她來說就像修煉場,「問我喜好的話,我會偏心電影,因為電影是個浪漫的媒介,一個封存下來的故事,每隔一段時間再看,都有不同的感受。」蔡思韵笑說。

_劇照四

關於表演,我想說的是……

曾經,劉俊謙認為表演是證明自己的方式,「好像演得好,我做為一個人的價值就比較高。」但他在三十歲左右有了心境轉折:「慢慢發現表演是我和劇本、和故事背景、和角色的連結。」這個連結一層層擴散往導演、對手,甚至是劇組,「長大後反而覺得表演對我來說變簡單了,(演員)就是作為橋樑吧!

蔡思韵笑稱自己除了表演,沒什麼特色。「我像一張白紙,表演就是給予我這張白紙顏色的顏料,不同的顏料放在我身上,我就成為不同的畫。」生命有了表演,先不說讓觀眾認識,更多的是讓她認識世界,也更認識自己。

_劇照五

訪談尾聲,蔡思韵說自己回香港多時,中文又退步了。想當初她在台灣求學,曾為了說一口不突梯的中文而下過苦功,「當我開始不再用廣東話思考的時候,我的中文就進步了!」當兩人一同為《幻愛》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來不及轉回廣東話思考的她,常有勞劉俊謙搶答,這回兩人一起接受拍手訪問,她則不時替中文沒那麼好的劉俊謙「提詞」,雙聲互補,默契十足。

最後,問劉俊謙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的想法,他客氣答道:「不論我在劇場、電視劇或電影,一個好的團隊總可以令我有最大的快樂。我跟我的對手,或是導演,大家像在一起跳舞,是那樣的力量成就我的入圍,很感謝!很感謝!

_劇照二

撰稿:鄭淳予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圖片提供:光年映畫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