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手學堂|導演鄭文堂:從日常扎根,做一個懂得「交陪」的藝術家

《夢幻部落》中因工傷瘸腿的泰雅族中年男子瓦旦、《深海》中罹患憂鬱症的酒店小姐佩玉、《10+10》中〈老人與我〉的失智老人到《菜鳥》的菜鳥警察葉明賢,身兼編劇的導演鄭文堂,筆下的故事幾乎都是從小人物出發,刻劃真實上演的台灣風景。他的靈感來源為何?又是如何成功連結在地文化與表演?

1018_拍手_209

走路│腳踏實地才能與在地連結

「我每天起床,想的都是街上的聲音。」鄭文堂首先自謙表示,起初並非出自使命感而決定讓作品生根於本土文化,一切都只因他太愛走路。

不論在街頭或深山,鄭文堂透過走路放慢速度,仔細觀察與感受,透過交陪,逐漸認識陌生人的生活與獨特魅力,並以他們精彩的故事為基底,佐以時間,醞釀出十分接地氣的台灣文化。

在能走之前,多走一點,無論是導演或編劇,走路對創作是很重要的養分。」鄭文堂主張,能走路就不坐車,許多靈感、劇中場景,甚至演員,都是他在走路時遇到的,就像《10+10》中的〈老人與我〉,便是他在勘景路上碰到的老人家。

為了拍攝這則失智老人走失、全村動員尋找的故事,除了花許多時間說服素人演出,鄭文堂還刻意在拍攝時不講話,以捕捉老人不知所措的茫然感。他表示,拍攝素人與專業演員不同,尤其在沒有受過表演訓練的情況下擔綱要角,更難直接「按表操課」,得依靠經驗和個人特質來幫助演員在鏡頭前更放鬆,才能達到他想要的效果。

1018_拍手_206

生活│因為表演就是在呈現某種生活狀態

「素人演員幾乎本身就是那個角色,80%展現自己,只需要10%的調整,整體表演便能拿高分;專業演員不同,基礎可能只有50%,得多 40%以上的努力,才能與素人演員相比。」

鄭文堂表示,素人演員與專業演員的基準點不同,當一部戲同時存在兩者,更不能讓觀眾看出誰是真的、誰在表演,眼神、語言到肢體都可能露出破綻。

1018_拍手_185-side

他以戴立忍在《濁水溪的契約》中的表現為例,為了理解角色「跛腳」的感受,戴立忍每天在鞋中墊一個尖的小石頭,如此一來不需依靠想像,肢體動作便會自然呈現出來。

談到《濁水溪的契約》,就不得不提莫子儀的表現。鄭文堂回憶當時在北藝大找演員,因時間有限,僅能先依外型篩選,被淘汰的莫子儀依然不屈不撓地留下,原先感到有些無奈的鄭文堂最終妥協給他一次機會。

當鄭文堂看到莫子儀在試鏡室展現的認真與企圖心後,他深深被打動,錄取後的表現更懾服現場的工作人員。「演員不是只有對導演或鏡頭負責,如果現場不能被你吸引,那就是假的。」他強調。

像莫子儀這樣的企圖心並非死纏爛打,而是已經融入生活,才能在關鍵時刻展現強大魅力。鄭文堂指出,尤其在語言、生活技能上,演員更是得從日常扎根。「像台語、客語不是你的母語,就更要安排很多時間來講,不是等要試鏡了,才勉強地練習。」他再舉煮菜為例,現在有許多廚師的故事,等接戲時才練刀工,學的都只是皮毛,臨時抱佛腳騙不了觀眾,若平時就能多掌握技能、多練習,就比別人更有機會呈現出專業。

1018_拍手_221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導演會要求演員提早開始實習或進駐表演空間,正是為了開拍時,能讓演員更迎刃有餘。過去拍攝《奇蹟的女兒》,鄭文堂甚至在辦公室安排兩台縫紉機,讓演員隨時可練習,還要求做出一定的成品。

鄭文堂語重心長地表示,導演跟劇組應該給出適合的環境,否則演員也只能做做樣子。就像拿便利商店的食物當作道具,台詞卻是「今天要好好地招待你」,違心之論的表演,如何「真」?

1018_拍手_222

愛│演員是藝術家,天分與努力同等重要

顧好日常生活,才能由內而外地讓表演更自然。在職人劇當道的時代,鄭文堂給予演員兩點中肯建議:

一、大量閱讀,關注時事:鄭文堂認為,看書是十分基礎且重要的一件事,只需投入一些時間,就能吸取作者幾年、甚至一輩子的精華,消化成自己的資料庫,投資報酬率很高。關注時事也是必備功夫,他以《鏡子森林》為例,要演活記者的角色,至少得了解世界上正在發生什麼事,不能一喊卡,就與現實脫軌。這兩件事不但能增加演員的養分,還能提升理解與講述台詞的能力,是平時就要準備的功課,不是接戲後才開始。

二、在正確的時間,認真地「交陪」:這並非要演員交際應酬,鄭文堂表示,是要適時地展現自己,讓周邊的人知道、欣賞你的才華。他以主持人黃河為例,過去曾看過他的畫作,未來若想拍和繪畫相關的主題,第一個就會想到黃河。他接著說,只憑過去作品來挑選演員,其實十分危險,因為那是不同團隊組合而成的結果,唯有私下交流才有機會認識演員不同的面向。但,他也提醒演員,交陪要慎選時間、地點,片場不是交朋友的地方,不要本末倒置,失了專業態度,甚至影響其他演員的上場表現。

1018_拍手_193

接收、感受資訊,並給出立場與態度,才有機會進一步談創作。鄭文堂總結,演員應期許自己是一名藝術家,理性的工匠精神固然重要,但愛與關懷的感性涵養,能提升對周遭的敏銳度,從中建立一套屬於自己的邏輯與見解,始能運用自己的創作方式來傳達這些感受。

生活與創作連結在一起,除了表演,還有生活況味跟哲學思維,那些都是寶物。過去經歷的一切將濃縮為作品呈現出來,而這並非在家苦思就能得到。

1018_拍手_227

撰稿:黃羽萍

編輯:呂嘉薰

攝影:黃煌智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