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李霈瑜|也太幸運了吧!喂,等等,我是真的很努力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

在世界的邊緣

I lose everything in my luggage

我遺失了行李裡的所有東西

Washed far away

被海浪沖刷得很遠很遠

Oh, oh, take your time

不要急,慢慢來

No, no, I’ll be fine

我會好好的

──〈Lost and found〉李霈瑜(大霈)

IMG_9480

我常常會想到那個場景、船長說的那句話。當你面對失敗或不順心時,一直問為什麼為什麼,沒有任何幫助。去設想不成功的狀況也只是多了煩惱,那就,既來之,則安之。

「既來之,則安之。」這是船長與大海教會大霈的事,也是沉潛日子裡的定心丸。等待機會時,也許你會不斷地自我探問,如孤身面朝世界邊緣,如此蒼涼,卻也如此自由。

但大霈說:「不要覺得自己在原地踏步,也不要覺得眼前發生的事都沒有幫助,等待機會的時候就好好地充實自己,踏實地慢慢走。我雖然走得很慢,但每步都很扎實,我沒有虛度。」

於是,她在主持與戲劇裡學會把自己倒空、把自我縮到最小,焦躁、自尊、挫折、迷惘就在往復調適間,被心底的浪聲沖得很淡、很遠。

IMG_9478

相信導演和團隊,才能更享受表演當下

正因每步都走得用力,第一次拍電影《消失的情人節》就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誠惶誠恐之餘,大霈堅定答覆,自己真的很努力,更多的是心安理得。

「也是等待了很久,才遇上拍攝《消失的情人節》的機會,雖然我常常會覺得說,吼~得到這些機會也太幸運了吧!但想一想,我是真的很努力。」

過往三年主持外景節目的經驗,讓大霈學會在鏡頭前自在,能迅速地調整情緒,並將團體置於個人成敗之前,成為一個更鬆、更彈性的演員。如今回頭看,她能自信表示,不管是表演或主持,自在,就是施展正常實力的關鍵

當然,這股泰然可不是憑空而來,也是用挫折換來的。「當我可能被罵、被糾正,很沮喪的時候,過了三十秒,五四三二要馬上再來一次。那時我就發現,我得到自在的方式,就是把『我』縮得很小。」當她把自己縮得很小,就不再覺得委屈,更不會不滿意工作狀況,焦躁的情緒逐漸被釋放。

IMG_9479

這次與導演陳玉勳合作,大霈也在一次拍攝中徹底了解,做戲是團隊合作,學習「互信」很重要,它會帶來勇氣,更會讓演員的挫敗找到歸處。

那天是《消失的情人節》開拍第一天,大霈要出演一幕誇張大笑的戲碼,但現場氣氛嚴肅,她實在笑不出來,拍完後被陳玉勳叫出去語重心長:「喜劇很難,如果你做不到,我不會怪你,這很正常。但如果我知道你做得到卻做不好,那我會很生氣。我們一起加油。」描述當天情景,大霈微微皺起眉頭,陳玉勳的提醒言猶在耳。

「這句話影響我非常非常深,我每天都在想為什麼導演會生氣。那是因為他知道我明明做得到,他比我還相信我做得到。當別人都比我更相信自己的時候,我更該全力以赴。」原來,被信任的同時,也會感覺到責任,讓人想再賣力一些。

尤其,喜劇演出特重信任感。大霈有感,喜劇的節奏難抓,演員很容易產生不安全感,擔心自己的表演不夠合理。心裡產生疑惑時,她決定先停止自我懷疑,相信導演與團隊的判斷,一切便也迎刃而解。

帶著《消失的情人節》給的體悟投入拍攝公視戲劇《大債時代》,大霈驚覺:「把相信導演這件事放在其他戲劇演出,工作起來就會很放心,也更開心,多了空間去嘗試表演,也就能更享受『演』的當下。」

IMG_3582

我的初衷,就是做什麼像什麼

將於明年一月上檔的公視影集《大債時代》,以年輕世代背負有形或無形的債,在時代裡努力生活、積攢夢想為主軸,大霈飾演為生活打雙份工,個性錙銖計較的女孩「周詠晴」。

面對如此寫實日常的角色,她選擇從時代背景著手同理角色。大霈以生活化的例子舉例:當社會上大多數人都忙著存頭期款,想買下一棟房,倘若你也不明所以地覺得該拚命賺錢,跑去買別人夢想中的那棟屋子,然後每天被頭期款壓得喘不過氣,試想,日子會快樂嗎?她巧妙地小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步調,準備好再說。」要與不要,試與不試,最終仍須回歸本心;大霈告訴我們,不需要刻意勉強自己、迎合社會。

IMG_3446

能這樣苦口婆心,只因她剛入行也曾迷惘,一度回到朝九晚五的生活,隨即又轉念:「我想做一件只有年輕時才能做的事。」繞了一圈又回到這圈子。她笑說自己不矯情,有時工作不穩定,還是會懷疑當初的選擇,還是會對安定的生活感到心動。

只是,這些年觀眾給予的回饋,讓大霈漸漸相信,演藝事業有其意義。她驚奇於電影能提供觀眾的療癒力,期許自己成為一個「好 WiFi 站」,傳播好的理念、她關心的環境或社會議題,透過戲劇讓各行各業的辛酸被看見;也暗自心想,或許做個療癒小天使,就是自己當演員的使命。

一路走來,大霈抱持著「做什麼,像什麼」的初衷,生命給的課題,她耐心地一題題答;面對不同身份、角色的轉換,她不問為什麼,而是專注當下。於是,《水下三十米》讓她摘了一座金鐘獎,《消失的情人節》送她進金馬殿堂,歌聲也被聽見了。她還沒參透這些將會帶給她怎樣的禮物,可以確定的是,保持耐心的自己一定是做對了什麼。

IMG_3463

「好」與「進步」是一種態度

「慢慢熬」的性子非天生,大霈也曾汲汲營營,急著想變得更厲害,不停追趕,卻始終無法抵達。「我那時一直在想一件事,就是我到底在追什麼?怎樣是『進步』?怎麼知道自己有沒有進步?我到底現在主持得好不好?演得好不好?究竟要怎麼樣去定義『好』?後來我發現,這件事沒有答案,它更像是一種精神跟態度。」

大霈談及,每個人都喜歡舒適圈,不代表誰比較廢,因為沒有人沒事想被現實衝撞。但她認為,作為演藝人員,「態度」非常關鍵。必須不斷「追趕」的精神,對她來說,並不是在追趕別人,而是自己。她利用休息時間重看過去主持的片段、上過的節目,檢討怎樣可以更好。等戲的日子裡,她邊觀摩其他演員的作品,也上不同的表演課充實自己。

有些人會認為表演課屬於新演員,那就真的錯失成為好演員的機會了。大霈認為,上表演課會延伸更開放的觸角,感受表演的不同形式;再好的演員也會有狀態不好的時候,此時如何用別的方法幫助自己接納、處理自身狀態,進而進入表演狀態,是演員該反覆學習和練習的功課。

IMG_3503

除了技巧,對大霈來說,演員還很需要「真實」。「剛開始演戲會覺得自己有沒有哭出來很重要,好比《大債時代》有一幕是我很焦急地尋找母親,真的見到媽媽時,我很自然地就哭了出來。那是個很神奇的狀態跟感受,因為戲本身就是虛構的,但當你相信了,那個眼淚就會是真的。」她眼裡有閃閃發光的興奮。

她長年提倡無塑生活,熱愛大自然,在表演中,也強調自己喜歡真實的東西,不忘大讚其他演員的演技,「就像吳慷仁,哭得眼淚鼻涕都爆出來,讚!很醜!我很喜歡!真實的東西才會感動別人。」而當她發現自己也有感動人的能力時,正是她覺得當演員最幸福的時刻。

IMG_3500

保持耐心,感受當下,我們都會好好的

享受著當演員的幸福與辛苦,大霈分享劉冠廷前陣子發佈的一篇文章:「我很幸運,但我也很努力。」她心有戚戚焉繼續說道:「練功很重要,我最近能有這些很棒的消息、很好的成果,也都是因為我一直在練功,然後等機會來的時候,可以用盡全力去拼。

她藉此鼓勵仍在蹲馬步練功的演員們,在負能量或狀態很糟糕時,別急著自我批判,學著接受自己的狀態, 把磨練當養分,所有的感受都很重要,「就像你的內在有很多皺褶,每一層都是你經歷過的東西,等到對的時候,就會用上了。」

聽大霈說話,穩穩地很有條理,問與答之間,也能感受到她的彈性,那不是有所保留或官腔,而是她願意讓答案隨時間生長,也許幾年後再問,又是不同況味。

2020,所有人正經歷必須沉潛、耐心等待的日子。大霈想以〈Lost and found〉的歌詞對看這篇文章的你說,我們都在找那足以撐起自己的線索,大家都孤單,但黑暗中我們做彼此的光,等到盡頭來臨,一起看山看霧,看那在我們面前敞開,一望無際的路。記得!不要一下衝得太快,保持耐心,感受當下,你會擁有最適合自己的腳步,你會好好的。

IMG_3539

IMG_3564

採訪、撰稿:吳孟倫、呂嘉薰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