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陳姸霏│既然我人已經在這裡,就做好這裡的事

女孩今年才20歲,但她希望時間過得慢一點,因為從她18歲正式入行開始,每天都是精實用力,光是今年,她已交出兩部高能見度的電影。

在《無聲》裡,陳姸霏飾演的「貝貝」慘遭凌辱,只能無聲控訴,儘管只是不到兩小時的電影,旁觀她的痛苦已讓觀眾度秒如年。《孤味》中,「小澄」輕盈地穿梭大家族中,長輩經年累月的包袱,因她不經意的穿針引線而化解,為全片畫龍點睛。

20201028-0034

有資源學習時,就專心

若不是開口閉口總掛著「天哪」搭配五雷轟頂的手勢,有時真讓人忘了她才20,還有孩子氣的那一面。不過,說到啟蒙自己表演的對象,她化身迷妹,整個人都亮了起來,「我國中看《被偷走的那五年》就很欣賞張孝全,後來又陸續看到吳慷仁的作品,也覺得天哪!他的演出好有魅力!」

國小曾是舞蹈校隊,她自小就習慣在舞台上表演的感覺,對於注目,她不排斥,甚至能享受。升高中之際,她明確知道自己想從學科壓力逃向表演訓練,便進了華岡藝校的表演科。

20201028-0314

誰知道,入學後遇到的一切都超出她的想像。「我不知道舞台劇演出要排練這麼多次耶!每天放學都要排練,有時假日還要到外面租排練場排一整天。」她睜著水汪汪的大眼咕噥:「天哪我寧願背英文單字也不想坐在那邊排練!」正值躁動的年紀,反覆操練一件事,磨的不只是時間,還有脾性。

但她隨即又展現個性務實的一面:「我很快就打消那念頭,既然人已經在這裡,就做好這裡的事。」陳姸霏其實耐得住,懂事的口吻很超齡。

對青春期的女孩來說,人生最重要的課題很常是外表,偏偏華岡藝校的校規比普通高中還嚴格,見到他校同學燙著俏麗捲髮,陳姸霏只能心生羨慕。學校不但有髮禁,連耳環的數量和大小都有規定,她小妮子卻一本正經地轉念體察校方:「我覺得這樣反而好,因為你在有資源學習的時候,把心思放到其他地方,事後真的會後悔!

20201028-0360

既然「無聲」,我不應該聽得到外面的人講話

哪怕表演路上還有千百件大出所料的事,她還是這般無怨無悔持續吸收著,直到《無聲》的試鏡機會出現,一路勇往直前的她煞了車。即使試演的不是最沈重的戲份,她仍是被演完後的後座力震攝了。

那次她與對手演員劉子銓試演了兩場戲,其一是角色貝貝在戲院內被路人排擠,因害怕衝突而放棄座位;另一場是在校園裡的一句關鍵台詞:「我如果出去外面的世界,會被外面的人看不起。」兩段戲就像在她心裡暈開的墨點。

「為什麼要用一種不一樣的眼光看待聾人朋友?我就一直想這件事,想我有沒有曾經讓別人覺得不舒服或不尊重過。」她一邊沈澱內心的不平,一邊明白要演出貝貝,勢必得把貝貝的坎坷走過一遭。

「我知道這是難得一見的劇本,也覺得這故事應該要被看到,就接吧!」她整整猶豫了一個月,才毅然接下人生第一個電影女主角。她為戲學了三個月手語,也為角色做台詞分析。她侃侃說著在校曾學過的「表面台詞」、「回應台詞」、「內心真正台詞」,就像個認真的好學生。豈料,開拍第一天,她就慌得六神無主。

「我覺得我不應該聽得到外面的人講話,只要聽到,我就會預設,但我想要去掉那些預設。」她巴著導演柯貞年求救,兩人大半夜苦思良久。後來,她們乾脆一起不發出聲音地溝通。

我把專注力集中在看她的唇、眼睛、表情,用自己的眼睛去跟她對話。」陳姸霏說著,靈動的眼神果然很有戲。她改以這樣的方式上戲,「就真的開始聽不見別人講話,只看得到眼前我想注意的東西。」假裝聽不見容易,真實演繹一名聾人難,看到成片,我們知道,陳姸霏已經成功區別兩者的層次。

20201028-0304

被前輩帶著往前,珍惜這些機緣

進入角色沒問題,但下戲呢?她透露自己有個「陳姸霏歌單」,每回表演結束,只要讓自己從「聾人」恢復「聽人」,就能順勢回到「陳姸霏」。說來剛好,《無聲》結束拍攝後,她了無罣礙地到台南旅行了五天,接軌拍攝作品《孤味》,「每天都在台南吃美食,我就覺得陳姸霏is back!」她笑得像個遠足的小學生。

「拍《孤味》有點像被前輩帶著往前走,只覺得好放鬆喔!」她帶著崇拜的口吻回憶,每次看到「盈萱姐」的演出,那徹底融入角色生活的樣子,讓她被圈粉地死心蹋地。與她對戲最多的資深前輩陳淑芳,則是連戲外都跟陳姸霏打成一片,「我下戲都叫她『阿嬤』,她真的是個無時無刻都在檢討自己的長輩,我都會覺得天哪~阿嬤妳已經很好了!不要再這樣謙卑了!」

被優秀的前輩如此簇擁著,陳姸霏是運氣好,但她也夠努力,把握機會從這些亦師亦友的演員身上取經,先不說技巧,光是做演員的態度和品格,她已快速看遍。

20201028-0258

與生俱來的換位思考能力,紮穩演員基本功

現實中,她也來自一個女生國,非但家族中的孫子輩都是女生,她自己有個大七歲的姊姊,備受姊姊疼愛的她,就被經紀人虧說《孤味》根本就在演自己。而這也讓我發現她成熟個性的線索。

被說成熟,陳姸霏不以為意,聳聳肩回道:「硬要說,可能是受我姊影響吧!我跟她很要好,也認識很多她的朋友。」姊姊和家人,也是她表演的自信來源。

「小時候我和姊姊吵架,會覺得明明是她的錯,可是心裡卻會有個聲音說,哎呀其實她也不是故意的啦!」陳姸霏振振有詞繼續說道:「我很討厭自己心裡面總是有個小天使在那邊挫自己銳氣,可以閉嘴嗎!」她生動握拳,很是可愛。

20201028-0328

跟姊姊吵架、被媽媽叨念、被學校嚴格管束、被困在漫長的排練中……陳姸霏心中的小天使一再拉住腦充血的她,不禁覺得,能這般換位思考,不正是一名表演者最重要的特質嗎?與其說她的表演自信是來自獅子座天生的王者風範,不如說是根於這與生俱來的同理心。

訪問尾聲,我問她的下戲歌單有什麼歌?她不假思索地回答:「第一首絕對是米津玄師的〈Lemon〉!」這首日文歌的歌詞大致是這個意思:那些日子的悲傷 ∕ 那些日子的痛苦 ∕ 我全都深愛著∕連你一起 ∕ 殘留胸中消散不去 ∕ 苦澀檸檬的氣味 ∕ 在雨停歇前無法回去 ∕ 就像果實切開的其中一半 ∕ 如今你依然是我的光。

訴盡人生酸楚的歌,竟是她的明燈。也許是她個性裡那份明快,讓小酸澀、大悲苦都能不拖泥帶水地被代謝掉吧!也許是她的心夠寬,讓她聽聽歌就回血,衝出表演的跨度。要說最令人期待的新演員,陳姸霏當之無愧。

20201028-0113

20201028-0110

採訪、撰稿:鄭淳予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攝影:林后駿

場地協力:天成文旅 華山町餐酒館

服裝協力:H&M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