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邱偲琹│暫別兩年專心過日子,總算第一次自覺像個演員

國小就參加選秀節目《超級偶像》接觸到演藝圈,陸續拍了廣告、MV,當平面模特兒,也演出不少偶像劇,在每種身份都斜槓一輪後,邱偲琹渴望突破「偶像」的天花板,只因她真心喜歡表演,不想再被皮膚白皙、笑容甜美等外型論述所框限,她向自己發誓──一定要成為一個認認真真的演員。

狠心暫別兩年,邱偲琹沈潛過日子;揮別「傻白甜」,堅定邁向演員之路。再看到她,已是電影《親愛的殺手》中被社會拋到陰暗角落,和夢幻形象南轅北轍的「泡麵」。

《親愛的殺手》直視底層社會的無奈,邱偲琹飾演的「泡麵」和鄭人碩飾演的身障者「六」,更有赤裸情愛戲份。面對充滿挑戰的角色,邱偲琹將過去對表演的認知砍掉重練,重新交出成績單。

她說,這是她人生第一次覺得自己像個演員。已準備好把自己交給表演,無論戲劇或人生,都要活出嶄新的邱偲琹。

IMG_6863

拋下所有,只為當一個真真正正的演員

還記得人生第一場演出,那是要坐在大人腿上嚎啕大哭的戲碼,當時年紀還小,演得好壞與否,邱偲琹才不知道,只顧著怨嗟便當怎麼等那麼久。這嚎啕大哭的角色和她多愁善感又愛哭的個性不謀而合,宛若一種暗示,與表演繫上了結。

「我真的很愛哭,我是一個負能量很多的人,16、17歲拍了第一部電視電影以後發現自己真的喜歡演戲,因為它可以釋放我的能量,讓我的情緒出口不再只是哭泣。」

邱偲琹開始拍戲,確實有不少演出的機會,怎麼看都是一帆風順的演員生涯,她卻在2017年《林北小舞》上映後宣布中斷航程,「雖然大家都說我很好,自己心裡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就知道該去進修了。」

IMG_6720side

報名了各式各樣的表演課程,還轉換身份去當課堂助教、記錄逐字稿,過去十分排斥上表演課、厭煩重複的她,逐漸推翻立場,「表演有太多層面了,假如有一個1到10分的量表,我以前可能只學到3,現在才要往10走。而且這次我轉換身份去學習,我發現當助教、打逐字稿吸收到的知識比當演員多,更能理解課堂要教給你的是什麼。

她印象最深刻的是馬汀尼老師的啞劇,上完第一堂時,邱偲琹百思不得其解,隨著課堂推進,她發現原來無聲的表演那麼困難,才明瞭表演有多種層次,更領悟到啞劇能幫自己的表演習慣去蕪存菁。

接觸到太多劇本,有時候會痲痹,會發展出試鏡、演出的標準模式,已經制式化了。但啞劇可以讓我丟掉多餘,讓我回到最單純的狀態,卻仍在角色裡面。

若說重上表演課是精煉技巧的矛,那麼,打工就是讓她內心更強大、更無畏他人目光的盾。

她嘗試各種打工,見識到世界的形形色色,也察覺關注自身、享受當下的重要,進而反思到表演場域,她終於懂得大家說的「表演要專注於當下」是什麼意思。

「我之前太在意別人的眼光了,在拍《林北小舞》的時候,腦子都是角色準備的東西而已,其他都沒有了。我現在變得不那麼膽怯了,我知道表演也要專注在當下,才能接到對手給我的東西。」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就在她開始參透表演之際,出現了《親愛的殺手》。

IMG_6715

只要貼近角色,就什麼都不用怕

有時緣分就是這麼玄妙,在表演上,《親愛的殺手》給了邱偲琹展露新面貌的契機,而她緊藏心頭多年、遲遲不敢向大眾訴說的情緒,亦透過這部作品獲得釋放。

「泡麵」活得困苦,身心都苦,要照顧患精神疾病、時常對她口出惡言的媽媽,還有常年被性侵的苦痛經歷。第一次讀本時,邱偲琹就對這個角色萌發決心和渴望,只因身邊曾有朋友遭遇類似經驗,在那過程中,她陪伴左右,很能同理傷痕留下的疤,希望透過「泡麵」,把這份同理帶給觀眾。

泡麵的孤僻和獨來獨往,也投射出心中一部份的邱偲琹。「這些情緒其實都想分享給別人,但我很怕別人看到真實狀態的我,所以始終放心裡。遇到這個劇本,真的是一個很棒的緣分,把我內心想說的東西說出來。」邱偲琹彷彿打開防護罩,吐露真心話。

IMG_6920side

重回螢光幕,邱偲琹用盡了沒嘗試過的方法去理解角色。一開始,她把自己當作「泡麵」,一整天不講話,氣虛又無力,無奈平常的她實在太聒噪,身旁親友紛紛不適應,反倒讓自己的心情也跌到谷底。但好不容易再戰,豈能輕言放棄?她再換一種方式,從釐清劇本脈絡、前後順序著手,「以前很常順序沒搞清楚,導致表演時情緒不連貫。」還和導演賴孟傑、表演指導黃采儀密切討論,試圖找一種味道、一部戲或一首歌代表角色;最後找到Cat Power的Maybe not,歌詞唱著「我不追求未來的什麼,我一個人也可以」,貼切「泡麵」的心境。

也許,正因全然成為了「泡麵」,裸露啊、暴力等,都成了理所當然的無可奈何,便無所謂尷尬、扭捏。等到一換上戲服,鏡頭一開拍,邱偲琹便化身那個焦慮到猛摳書包、被生活壓得嚴重駝背的「泡麵」,「因為當你進入角色狀態時,你根本不會在乎我有沒有裸露、別人怎麼看我。」這回表演經驗,可說是讓邱偲琹脫胎換骨。

IMG_6828side

每一次出現的邱偲琹都是全新的

與前輩的合作經驗,也是讓邱偲琹變得更不一樣的滋養。許多人可能會覺得,在《親愛的殺手》中與眾前輩合作,壓力應該很大吧?邱偲琹甜笑說不會,她超級享受!

她回憶,之前拍《林北小舞》時就跟高捷對過戲;《親愛的殺手》中飾演她媽媽兼該片表演指導的黃采儀,又或與鄭人碩有非常多親密互動,她都視這些為再難得不過的學習機會,反而不會緊張。

「跟前輩對戲的過程,很容易看到自己的不足。像是和碩哥的一場戲,碩哥要等我哭完才能接話,有經驗的演員會哭到一個點後自己收,但我那天哭了好久,讓碩哥在旁邊等我。」她深感愧咎,馬上把「情緒控制」的功課記錄進自己的手機備忘錄,「進這個圈子很容易,但有沒有認真學習、做功課,不是每個人都有的。」從小就進圈子的邱偲琹感嘆說道。

IMG_6690side

IMG_6818

邱偲琹不諱言,如此老成的工作態度是從「教訓」獲得的。「以前真的就是玩啊,嬉皮笑臉,比較容易受同儕影響。」當時的邱偲琹在影視產業有穩定的工作、有一點小小的名氣,當她意識到自己的演員功課不夠紮實時,突然全部被打回原形。她一面擔心「被忘記」,還得想方設法「讓人看到新的邱偲琹」,背水一戰,不得不開始認真檢視自己,努力突破。

於是,試鏡、被打槍、試鏡、被打槍,無限輪迴,疲乏地消磨人的意志,但她老神在在地說,當演員就是在比,在一次比一次更無力的情況下,誰還能把自己拉回來,就會走得比較久。曾經嬉皮笑臉的少女,此刻在我眼前超齡地苦口婆心,奉勸紅男綠女們多去打工,體驗塵世,儘早悟道。

十幾歲的邱偲琹對表演有感,二十歲的她確立要以表演志業,如今,她能毫不猶豫地說出:「我想服務觀眾。」將自己全然奉獻給角色,為觀眾走過角色每一刻人生起落,給看她表演的人一點陪伴、一些釋懷。

復出的新作品才在宣傳,邱偲琹的腦袋已高速運轉著下一步。「之後每一次的出現,都要讓人看見不一樣的偲琹!」能夠絕情暫別又再華麗回歸,下一次邱偲琹要以何等姿態登場,已經讓人期待不已。

IMG_6660

IMG_6672

採訪、撰稿:段雅馨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服裝協力:Boss

化妝 / 髮型:Jimy、Curry(後台直擊工作室)

造型:哈柏造型工作室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