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黃冠智|從薪資500元的臨演到影集男主角──照顧好自己,迎接每個機會

與演員黃冠智對談的兩小時裡,聽到最多的詞語就是「謝謝」與「不好意思」。別於戲劇作品《返校》影集中帶點叛逆氣息的角色「程文亮」,現實的他認真、有禮又靦腆,是個笑起來讓人感到溫暖的鄰家大男孩。

對待角色,黃冠智盡力負責,這樣的態度或許和過往體育班的訓練有關。他了解「勝負」非自身一人能掌握,唯一能做的就是扎實地做好準備,並在抓住每次機會後享受過程,讓每個機會都成為茁壯的養分,帶他到更遠的地方。

IMG_6980

想成為大家都喜歡的人

「小時候只要有人 cue 我上台,我絕對會說不。」在朋友間總扮演開心果或丑角的黃冠智,其實曾對舞台感到恐懼。他確實想獲得注意、想逗人開心,卻壓根沒想過是以「成為演員」這種方式。

「因為我怕丟臉、怕犯錯。」他頓了頓,有些害羞地繼續解釋。由於律己嚴苛,除非能讓自己感到滿意,否則不敢輕易走上舞台。

小時候,每逢過年,表哥便會化身開心果,逗得親戚們哈哈大笑,黃冠智因而深受影響。「我也想成為大家都會喜歡的人。」這樣的念頭驅使他觀察表哥都說些什麼?該怎麼做才可以像表哥那樣討喜?

「印象很深的是,他一直模仿周星馳的《功夫》,我也是因為他,了解到周星馳真的很厲害,後來只要有周星馳的電影都會看,也會把台詞背下來,放在我的日常生活中。」黃冠智發現這套方法真的有用,逗大家開心,自己更開心。於是,那股念頭有了稍微清晰的輪廓──「諧星」是條可能的路。

IMG_1079

但是,直到大學,朋友不斷鼓勵他,才開始嘗試走向舞台。他先練習當校內的主持人、參賽者,過程中,他意識到光是「不怕丟臉」、「扮醜」還不夠,若沒辦法調適好自身心情,便不能將開心的能量真正渲染給觀眾,上台面對陌生人和平時在朋友圈裡打打鬧鬧畢竟不同。

獲得一些回饋後,他轉被動為主動,不僅報名黃尚禾指導的表演課,練習「呼吸」與「說話節奏」,還跟著拍攝學生製片的學長姐學習幕後工作。為了得到實戰經驗,黃冠智從薪資五百元的臨演接起,哪怕最後沒半顆鏡頭被用上,只要能在過程中獲得回饋,他都十分雀躍與珍惜。

正是這顆真誠的心,讓黃冠智被看見了。自茄子蛋MV〈浪子回頭〉出道後,黃冠智接連演出許多接地氣的草根角色,正式以演員之姿,徜徉於表演領域。

IMG_7141

角色裡一定有某部份的自己

在角色裡,你好像可以直接去感受、釋放它,不爽、開心都可以直接講,情感表達是最直接的。

他自謙幸運,許多角色和自己有段距離,讓他能更大膽地去想像、詮釋,將幻想中的事立體化;並從中理解到,表演不能以成功與失敗的二元思維操作,每種答案都是可能的選項,每個選項都可能是答案。

他眼睛眨呀眨,像個古靈精怪的孩子,繼續大咧咧地笑著表示,那些角色甚至是他的憧憬。他深信,每個角色或多或少都存在自己的影子,不論是實際生活中外顯的面向,或心中想做卻不敢做、不為人知的小劇場,表演能夠帶領觀眾更認識黃冠智的不同面貌,同時,也帶他更直接地自我挖掘,甚至,跟著角色進入故事、經歷角色的生活,無形間紓緩了他的壓力,滿足感爆棚。

IMG_7079

聽他表示「演戲很紓壓」,好奇難道不會是另一股壓力嗎?黃冠智老實回答:「接到角色前,全是壓力!」再次應證完美主義者的高標準,「但是啊,開拍當下,這些好像又全都丟掉了。」

一開始會放不開、緊繃,是因為自己給自己的壓力跟恐懼太大了,當你有恐懼時,你所希望的東西會離你越來越遠;當你不相信自己時,就沒辦法完全自由,就是很享受其中的那種狀態。

從怕羞、自我質疑到堅定,是「相信」帶給黃冠智強大的力量;「怕」的背後是「不容許失敗」的強大信念,投放到表演工作上,便成了對自己、對團隊、對觀眾的一種負責態度。漸漸地,他明白,唯有先相信自己就是角色,才能感受對手給予的刺激,建立彼此的信任感;恐懼感會消散,他就能以更舒服、自在的方式活在當下。

IMG_1080

偷學別人身上的「寶物」

過去的表演經驗還帶給黃冠智一份受用至今的「禮物」。

他曾和已故的資深演員吳朋奉多次同框,視其為榜樣的黃冠智,謹記著吳朋奉告訴過他:「別人身上有寶物,可以學的,就把它偷過來變成自己的。

當時,他總是偷偷地在現場觀察吳朋奉,看他如何用台語詮釋不同力度的台詞,並效仿他為角色準備「道具」。此次為了《返校》程文亮是「金鸞城隍廟第五代傳人」的設定,試鏡前,他便攜帶一串綠色的佛珠手鍊,天天帶到現場,直到拍攝結束,幫助自己進入狀態。

聊起程文亮,黃冠智很有感觸。在前半段的劇情中,程文亮不想繼承家業,對待轉學生劉芸香很是關心,看似叛逆,心卻柔軟無比。黃冠智試圖去拆解叛逆的角色,他是真的壞?還是別人定義他壞?是自願還是被迫?黃冠智認真地解釋,像程文亮的「不想」並非單純的叛逆,而是自認「沒有能力」;直到開始遭遇一些靈異現象,讓他意識到自己或許有這方面的天賦,才讓他正視天命。

「他和我很像,很有責任感,也很善良。若發現自己有能力做到,就一定會堅持把它做到最好。」略帶壓力的一句話,被他說得雲淡風輕。也許,他和程文亮一樣都具有某種天賦,只是等待時機成熟的那刻,一鳴驚人。

IMG_1081

看清世界的規則

從「沒有露面的臨時演員」一路到「影集男主角」,黃冠智對於「機會」感觸甚深。

演員都需要有一個好的機會,但很多時候機會來了,你未必曉得那就是機會。

黃冠智深吸一口氣後才繼續說,有時對某些事抱著很高的期待,反而會失落;有時以平常心面對,卻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

他認為,後續成果如何發酵,都是交由外界定義,演員本身沒辦法決定。他意外地認份,並非低頭示弱,而是他看清世界的規則。撇開演員的身份不談,光是生而為人,就一定會有喜歡跟討厭自己的人,緣分不夠,就不強求,他只求做好自己能做的,且要做到當下的最好。

IMG_7321

「若能做到表演當下是舒服、自在的,就算是做到現階段最好的狀態。但因為我的功力還不夠,未來希望能像朋奉哥或其他厲害的前輩們,再多一些心思去做一些細節上的設計。」對於表演,還有好多好多要學。

黃冠智深信,人生會遇到的問題,就是角色會遇到的問題,那便是演員的功課,沒什麼好逃避或說不出口的,面對,才能找到解決辦法。現在的他,持續用自己的方式學習、理解表演,並努力地以此維持生計,照顧好自己,隨時準備好用最棒的狀態,迎接各種可能。

IMG_7292

IMG_1078

IMG_7276

採訪、撰稿:黃羽萍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場地協力:八斤所 8Jin Café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