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張榕容│長大後的表演世界──欸!不要輸給小時候的榕容喔!

小小年紀就拍攝童裝型錄,接著廣告、電視劇, 2008年拍電影《渺渺》即一舉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隔年的《陽陽》更獲亞太影展和臺北電影獎雙料女主角,直至《逆光飛翔》、《擺渡人》、《妖貓傳》等,讓張榕容更加舉足輕重。

她的表演人生看似順風順水,好像一出生就適合登台,張榕容卻語出驚人表示,本來沒有演戲的念頭,雖然喜歡表演,但她更需要對生活的保證。從小在片場兜轉,隨機緣、時運而大起大落的故事聽了太多,縱使喜歡,張榕容也不敢妄下以表演為志業的決心,大學選填志願也略過戲劇選廣電,想著再怎麼樣,也有一技之長能謀生。

該說幸運還是註定?幕前工作很快地為張榕容帶來穩定收入,務實的她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已經離不開,完完全全屬於這充滿變化又沒有盡頭的表演世界。

R___1436

超級用功的演員

她形容自己「隨遇而安」,從前母親問未來要做什麼?張榕容一派輕鬆地回答,早上到美妝店、下午到便利商店打工,薪水夠用就好啦。隨著表演經驗漸多,她才慢慢領悟,這份「安」得來不易,是萬全準備、縝密思考和反覆練習後才能獲得的狀態,是厚積薄發。

「我其實超級用功的。」張榕容笑說。每次拿到劇本,她首先幫角色寫傳記,角色怎麼和父母親相處?誰帶大的?有沒有談過戀愛?為什麼和前任分手?諸如此類劇本上沒有的枝微末節,張榕容細心替角色鋪陳內心囈語,積極和導演、編劇找出共識,量身打造一套人設。

這一切都因她不當自己只是個「執行」表演的人,她也是一個「創作」者,有義務在表演中創造出趣味和價值──角色的價值、作為演員的價值。

R___1214

角色和張榕容相生相依,她餵養角色血肉,使之在觀眾眼前成真;角色回饋她不同的人生旅程,豐富她的閱歷及生命厚度。「我不可能忘記。」她賦予出演過的角色一份鄭重,可演員畢竟得回歸生活、投入下一齣戲,「我會跟他們(指角色)說:『沒關係,雖然我沒有花時間在你身上了,但你永遠是我生命裡的一部分。」

用功的張榕容也非常講究台詞,出道直至今日,拍攝的前一天,她必定用角色的邏輯將台詞順過一遍。「我們打字很自然地就這樣打出來,但有時候我們說話並不會這樣說;或是劇本上的三角形提示你要往桌子拍一下,但現實生活可能也不會這樣做。我基本上一定要充分思考完畢,在最safe的狀態去演。」

甚至,連劇組預算,張榕容都會細細思量。她自嘲有「Magic Hour焦慮症」,以前用底片拍攝,每一卷都是錢,若演員演不好重來,等於浪費一筆預算。 她認為,拍戲是團隊合作,演員是其中團員,擔憂預算不是分心,是演員的專業表現之一,演員本該替團隊著想。

IMG_4262

R___1409

不喜歡太好預料的東西

出道得早,張榕容太了解戲劇公式,偏偏她不喜歡好預料的無聊東西,相對的,她也努力給觀眾表演的驚喜。

張榕容自稱「出戲王」,很難好好當個觀眾看電影,要不早早猜到劇情走向,要不開始思考美術、燈光等工作過程,連看鬼片都要分析螢幕的哪一個角落有工作人員正在打光,不安份極了。

因此,能讓張榕容猜不到的,她自是興致勃勃,也不會是太差的東西。「我是故事看到三分之一就可以猜到結局的人,所以我常常會失去觀影的樂趣,但《複身犯》這個劇本我沒有猜到!」一看完錯綜複雜、最後反將觀眾一軍的《複身犯》劇本,張榕容沒多想,立刻答應演出。

R___1514

在《複身犯》裡,張榕容飾演小孩失蹤的腦科學博士「沈宜玲」,強中藏柔,情緒表現層次豐富,動作戲份特多,是她從影以來最心疼也最有挑戰的角色。

「我在現場很少有笑容,她(沈宜玲)一開始就是丟了小孩,她是不可能開心的。」平常不會思考到這些糟糕情況,當被角色逼得不得不去想像時,張榕容直呼「非常可怕」,她在沈宜玲身上完整經歷母親的堅強、溫柔和脆弱,「這是我演過很真實的一個母親角色。」她真情流露。

「當時是開拍第三天,在拍一場跟對手吐露心聲的戲,演了大概二十遍吧!有情緒最滿的、一半的、二分之一的、三分之一的,總之就是一直嘗試這部電影的悲傷程度應該到哪裡最合適。」為了精準呈現片子的氛圍,張榕容試了又試,她繼續解釋:「電影會以『狀態』為主,每場戲都要有理由,為什麼存在?怎麼往後推進劇情?這些東西不能用很多訊息直接解釋,一定要有某一種情緒積累。

而「尋找狀態」正是張榕容目前的自我訓練。電視劇《逆局》同步開拍中,她也在嘗試找出台詞背後的意義,因為她說,演員不是在背誦、朗讀編劇的指令,而是代替角色講出這些話;若想讓觀眾有共感,演員需重重解密再細細編碼,說出「人話」,才能讓觀眾在毫無預料的狀態下,爽快被重擊。

R___1366

「做人」也是演員的功課

慢熟的張榕容話匣子一開停不了,時而不小心露出女孩般的燦笑,瞬間和那五官精緻到有點距離感的人設違和。

她自認是個嗨咖,能量永遠開到飽,一條腸子通到底,開心就無遮掩地大笑,有意見就講出來,但一直到這兩、三年,她才慢慢體會到,演員不能只是會演戲,還要會溝通。

「現在長大啦!」張榕容話鋒一轉,輕鬆自若地將兩手往上一攤,把過去懸而不解的溝通卡關拋諸在後,轉而跟自身對話,學會把「我覺得那樣不ok」輕輕置換成「大家要不要再討論一下」,在追求完美與愉快交流之間流暢穿梭,她直指,這可能是演員必須養成的一項技能。

IMG_4261

表演是金鐘罩鐵布衫

「我是看起來樂觀的悲觀主義者,但你問我平常怎麼抒發?表演就是我唯一的抒發途徑。」張榕容又丟出一顆意想不到的變化球,原來天塌下來都無所謂的樂觀,倚仗的是nothing to lose的悲觀假設,而表演就是張榕容預習所有攻防的金鐘罩鐵布衫。

回頭看看那些刻在生命裡的角色,張榕容百感交集,「我有時候回去看以前的作品,會覺得真的好棒喔,就是,想那麼多幹嘛?跟以前那個張榕容一樣快樂就好了啊!」小時候和如今的自己相映,半是感慨,半是欣慰。「不過也會覺得很有趣,會告訴自己:『欸!要加油,不要輸給小時候的自己喔!』」一番跌宕的心情自述,讓人看見牡羊座的她既可愛而誠實,骨子裡終究流著樂天又好強的血液。

整場訪談,張榕容越來越掏心,侃侃而談最近的表演心得,自評懂得為角色思考更多,自我要求每場戲都有充分理由,每份情感都真實又踏實。你絕對不要小看用功型選手,就算疲憊,但他們從不後悔,「我不做會後悔的事,我知道鬆懈的話,我會後悔。」初心無敵,相信張榕容能憑著天生的一股「單純」,給出純粹的表演。

「你沒辦法拿一碗飯吃一輩子,總是要想辦法變出多兩道菜囉!」是天生奇材還是土法煉鋼,個性積極或消極,也許根本沒那麼重要,快快樂樂地活著,放飛自我在故事裡暢遊,讓張榕容一直有戲拍,她就能撐起屬於她的魔幻天空。

IMG_4368

R___1319

採訪、撰稿:段雅馨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服裝協力:Max Mara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