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導演奚岳隆|編劇不能太玻璃心,要不停自問:「你只能這樣嗎?」

放眼台灣電影市場,票房常勝軍名單上都有幾部恐怖片。去年,《女鬼橋》以5,800萬票房獲得年度華語片第五名的佳績,導演奚岳隆雖是首度執導電影長片,但已有多年影像工作經驗的他,廣告、微電影、電視電影等範疇都頗有心得。這次受邀擔任「Rising Stories 亞洲說劇本徵集活動」評審,奚岳隆期待能挖掘出商業市場的更多可能。

R___9313

學習用極小的預算創造極大的成功

「我最早崇拜的是麥可・貝(Michael Bay),當時覺得他拍的《變形金剛》系列實在太厲害了。再來則是李安,作為一個華人,能在好萊塢拍出這麼好的成績,而且還不受題材限制。接著對諾蘭(Nolan)有更多了解後,不得不推崇他在視覺及音樂上的運用,是那麼深入。但後來才發現,我最崇拜的是溫子仁(James Wan),總是能用極小的預算創造極大的成功,是我現在效仿的目標。」

奚岳隆條理分明地列出一連串導演姓名後笑說:「其實我崇拜的都是商業片導演。」廣告導演出身的他,對商業性質的影像從來都不陌生,也樂於欣賞與從事這類作品的拍攝。於是,一問及對這次劇本徵集活動的期待,奚岳隆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比較期待的,是商業型態的劇本。」

就奚岳隆的觀察,亞洲市場的商業電影起步較慢,以台灣的現況來看,驚悚片給觀影者「爽度」,愛情片則挑起「共鳴」,這兩種類型都是安全的票房題材,除此之外,仍有相當大的商業電影範疇有待開發。

R___9346

你問我台灣還欠缺什麼類型的作品?我覺得欠缺太多了!而且我相信商業型態的作品是帶領台灣電影市場走向世界的關鍵下一步。」奚岳隆對商業作品寄予高度厚望。

那怎麼樣才能打造成功的商業作品呢?這問題至今還缺乏一個完美的公式能套用。奚岳隆分析,所謂的商業電影,是「每一步都經過精準計算」,譬如說轉場有設計、劇情延伸有設計,出現在畫面上的每分每秒都是計算過的產物,進而帶給觀眾新奇的感受,或是釣出觀影當下的期待感,才能在票房上開出亮眼成績。而在這環環相扣的過程中,「最核心的東西,就叫做『劇本』。」奚岳隆斬釘截鐵地說道。

R___9203

以精準的「視覺線路」為故事加分

深受求學期間的動畫訓練影響,奚岳隆在閱讀劇本時,習慣以「畫面」的角度切入思考。

「在動畫的世界裡,我就是神,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攝影機一秒移動一百公里都不是問題,因為可以創造太多的不可能,也讓我的視覺想像空間變得非常大。」奚岳隆舉導演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為例,他就常在電影中操作許多新奇的視覺手法,增添畫面的可能性與豐富度。

總邊看劇本邊把文字建構成畫面的奚岳隆說,劇本必須清楚地呈現「視覺線路」。

他提起去年在Netflix上熱播的影集《后翼棄兵》,單以內容來看,一位1950年代西洋棋女棋士的作品,在故事上稍嫌老套,視覺呈現卻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接著,奚岳隆又以近期著手開發、涉及人格分裂與精神層面的內容為例,在田野調查的過程裡,他從精神科醫師的口中了解到,當受害者被人以槍械指著時,當下的恐懼心理會讓受害者的視線集中在槍口處,而非加害者的臉部,所以常有劫後餘生的倖存者,記不起兇手的長相。「如果是這樣的故事,那一cut的視覺線路,我一定是先對焦在槍口,等到兇手走遠了之後,再將焦回到他離開的方向,但那時就只剩背影了。」精準的視覺線路描寫,不僅能帶給觀眾耳目一新的觀影享受,有時對於劇情的推進,更有加分效果。

R___9292

從人物介紹去聯想故事題材

除了建構劇本的畫面感,奚岳隆也會藉由人物介紹去聯想故事題材。他隨口說出以下的人物設定:「警察,非常懂吃,人生唯一的堅持就是對吃的絕對不容許有一絲一毫的落差。」接著,他就開始想像在這樣的角色設定中,或許會出現這位警察在案發現場,依循殘留食物的蛛絲馬跡,一步步推敲、探索,進而挖掘出更多破案的線索。

身為導演,奚岳隆直言,會因為人物介紹而對故事產生期待,接著再回到劇本內容,對照劇情走向,看看有沒有契合、甚至是超越自己的想像。「我喜歡的是商業電影,如果在10場戲左右都還沒能讓我有surprise,那這個劇本可能就不足以吸引觀眾繼續看下去。」人物的塑造與劇情進展的連貫,是編劇的一大功課。

至於,如何練習人物勾勒呢?「觀察、好奇心」是奚岳隆給出的不二法門。要撐起一部戲,至少得有5到7個角色,任演員再天才,也無法精準模仿這麼多人的個性,因此,一個好劇本必定有緊密的人物關係,編劇能不能深刻描寫這些內容,則取決於個人的人生經驗。

創作雖跟想像息息相關,但沒有立基於現實的土壤,也難長出茂盛的枝葉,遑論結果;奚岳隆半開玩笑地說:「我不相信成天關在家裡,就能天花亂墜,憑空寫出劇本裡的東西。」除了要保持對世界的好奇與觀察,與他人交流,不閉門造車,是奚岳隆想強調的一點。

他進一步說明,多多將劇本提供給身邊的朋友看,去接受他人的評斷,對創作者而言,也是練功的方式之一。

「不一定要給從事戲劇工作的朋友看,但必須是能直白說出感受的人,好看就好看,不好看就不好看,沒有什麼中間值!」周遭友人的回饋,其實就是未來觀眾的觀影經驗。奚岳隆提醒,編劇應坦然面對這些客觀的評價,不要太過玻璃心,才能讓作品更上一層樓。

R___9310

時時刻刻問自己:「你只能這樣嗎?」

當然,不是每個想法都能百發百中,有時作品沒有辦法吸引人,奚岳隆說,可能是觀察方法或切入角度有問題,不妨試著轉換角度看事情,當故事有不只一個解法,寫法自然也跟著不同。

奚岳隆回憶,《女鬼橋》中由謝毅宏飾演的「松哥」溺斃於洗手間的水桶那場戲,原先劇本的寫法非最終的拍攝方式,是經過與編劇的多次討論,才有了「第一視角轉換到第三人視角,最後又切換回第一視角」的呈現,透過攝影機視角的不斷切換,緊緊揪住觀眾的注意力。

說起這段工作經驗,奚岳隆分享過去曾在攝影師杜可風的報導中,看見杜可風提及導演王家衛影響自己最深的一句話,正是「你只能這樣嗎?」奚岳隆把這句話牢牢地放在心裡,不論從事什麼類型的拍攝,總不停問自己:「只能這樣嗎?能不能再找出一些新的東西?」而《女鬼橋》也是團隊們如此反覆捫心自問與修改調整,才成就出票房佳績。

奚岳隆語重心長,作為編劇,「格局」得再放大一些。如同最初提及亞洲市場仍缺乏許多商業題材,奚岳隆認為,在創作商業電影的過程中,只有人生閱歷、視覺經驗還不夠,編劇的「世界觀」也要再拉高。相當熱衷英雄題材的奚岳隆便十分期盼未來的華人市場,也能如好萊塢擁有自己的英雄電影與世界觀。

如果劇本能有宏大的宇宙誕生,衍伸出系列作品,就能撐起整個電影市場,讓投資人更有信心,自然而然,商業電影的產業鍊就會越來越蓬勃。

奚岳隆口中的期望,同時也是對整體市場的想像。有好劇本,才有好作品,進而吸引更多投資,源源不斷地創造更多好電影,替產業、甚至是文化帶來良好的正向循環。

R___9216

R___9228

R___9235

採訪、撰稿:田育志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場地協力:CAFE FUGU Roasters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