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郭靜│不管當歌手還是演員,都要做一名善於等待的獵人

喜歡一件事長達數十年,依然謹記初衷,將每次都當作第一次般珍視,這並非易事,但郭靜做到了,而且還在持續著,對她來說,唱歌已是生命的一部分。

出道以來,郭靜擁有不少膾炙人口的經典歌曲,尤其是偶像劇配樂,音樂一下,便能引領觀眾回到故事情節,「歌聲」與「戲劇」就這麼若有似無地相互牽引,唱著唱著,她也踏入「表演」這個領域了。

R___9619

沒有表演契機又怎樣?先準備好自己再說

2009年,郭靜曾參與由九把刀、方文山、陳奕先及黃子佼導演的多段式愛情電影《愛到底》,她在黃子佼的《第六號瀏海》短片中客串美髮店推銷員,即便只有短短幾分鐘的鏡頭,卻充滿難記的台詞,還得一鏡到底,挑戰很大。

這回表演初體驗替她攬來不少電視劇、電影及舞台劇的邀約,有次甚至都已經做好角色功課且投入拍攝了,卻因後續檔期無法配合,只好辭演。郭靜和表演的緣分一波三折,總沾到一點邊,卻又很快地擦身而過。

面對曲折的表演路,郭靜沒有放棄,沒有契機又如何?自己創造一個呀!於是,她自發性地報名了表演課,從「認識自己」的命題開始,感知自我情緒、細細品味日常,學習讓生活經驗成為表演的養分。在「無目的」亦「無壓力」的前提下,反倒讓她以更開放的心態學表演,當她做好準備時,東風一來,便可順勢啟航。

「上天會安排好,你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十多年過去,終於天時地利人和。在郭靜開始上表演課後沒多久,便收到果陀劇場導演梁志民的邀約,即將在《生命中最美好的5分鐘》音樂劇裡,從青澀少女一路演到為人母。

面對首次登台演出,郭靜既興奮又緊張:「音樂的渲染力能加深某段情節的情緒,我的第一齣舞台劇可以是音樂劇,感到非常榮幸。」

R___9585

唱歌和音樂劇表演是兩回事,一切從頭學

首度挑戰音樂劇,自是戰戰兢兢。郭靜先為角色建立人設,並透過「參考對象」──她的母親,理解到母親的情緒十分複雜,譬如說如何在嚴格的教導與溫暖的關心間拿捏尺度,就充滿了為人母親糾結的情感。

其實表演跟唱歌有點像,每首歌有不同的故事,就算同為悲傷的歌曲,也有不同等級的傷心,要把自己放在對應的情緒裡,熟練歌曲後判斷給出去的情緒有多少;不同之處在於,你要跳脫自己成為另一個人,所以才要給予人物設定,他平常的行為是什麼樣子?有沒有口頭禪?多給一點條件,角色才可能活起來。」她認真剖析歌唱和戲劇表演的異同,並努力將音樂表演的養分帶上舞台。

「讀本」帶給郭靜很大的助益,透過與對手演員的初步互動,釐清自己該用什麼語氣、態度或心情來做出回應,遇到疑問也能經由全體討論來調整腳本,達到共識後,再重新用自己的方式詮釋,讓故事變得更加通順,這和獨自在家演練的效果截然不同。

R___9559

「有人跟我說,你是歌手來演音樂劇,應該很駕輕就熟吧?完全沒有這回事喔。」這回演出《生命中最美好的5分鐘》,她收到許多「誤解」,即便都是用「唱歌」說故事,光是「麥克風」就有很大的學問。

郭靜娓娓道來,歌手用的是手持麥克風,可以透過前後左右移動來調整聲音;然而,舞台劇演員使用的麥克風多半掛在嘴邊,聲音呈現的質地和過去習慣的有極大不同。郭靜得運用丹田控制音量,讓喉嚨逐漸習慣舞台上的狀態,以免過於用力傷到聲帶,也影響角色的表達。

除了音樂,還得熟記台詞、走位、舞蹈等,考驗演員一心多用的功力。郭靜坦言,雖然過去曾擔任主持人,要顧及上述所有情況,仍不簡單,一不小心可能就會讓觀眾出戲,但她能做的就是盡力把自己準備好,剩下的就交給當下,或許會有些突發狀況,但那就是 Live 表演的有趣之處,考驗演員見招拆招的功力。

R___9705

做一名善於等待的獵人,把握一期一會的緣分

和郭靜對話時,每幾句就會談回和音樂有關的話題,她的眼神總閃著光,語氣上揚。回首出道十餘年的光陰,郭靜一直在歌唱領域鑽研,是否曾動搖、想轉行?她搖搖頭,鄭重地表示,即便重來一次,她仍會選擇進到這圈子,從事最愛的工作。

「不過,」她頓了頓繼續說道,「我其實在出道前蠻迷惘的。」郭靜緩緩地開口,坦白過去的脆弱。即使她一直將「歌手」視為夢寐以求的職業,但夢想成真的那一刻,瞬間就需要面對現實考量,也跟所有演員一樣,面臨不時的「空白期」。

當時,郭靜從簽約到出道隔了五年,焦慮、無措、不安緊緊包圍著她,為了不要過度擔心自己是否會無止盡地等下去,她一邊當啦啦隊教練,一邊靜待機會。

R___9520

長期的等待讓她磨出一套緩解焦慮的方法,像是透過繪畫讓心沈澱下來、藉由跑步專注於呼吸節奏。她有感而發,當足夠專注做某件事,周圍自會形成一個獨立空間,讓你拋除腦中雜念。除此之外,毛小孩的存在亦改變郭靜不少,讓她體悟,即便有些事努力了可能徒勞無功,但「愛」會讓心重新溫暖,就能以更加柔軟的心去面對、處理一切。

郭靜就像沉著冷靜的獵人,不僅善於等待,也懂得抓住稍縱即逝的機會。「每次上場都要抱持這是第一次唱給所有聽眾、他們也都是第一次聽我唱歌的那種心情,它不是例行公事、唱完就下班,不能是這種態度。」放到音樂劇舞台上亦然,她將表演視為與觀眾一期一會的緣分,總提醒自己要「歸零」,並保持適度的緊張感,才能讓每回表演都既嶄新又深刻。

從歌手、主持人到音樂劇演員,郭靜一次次地證明,她能突破自己的標籤,交出令人驚豔的成績單。下一步呢?她自我勉勵,不管是哪個身分,都要試圖將「療癒」做出另一番層次;不只同理,還要逗笑他人,傳遞給社會更多溫暖,或許下次再見郭靜,就是在喜劇中也說不定呢。

R___9550

R___9500

採訪、撰稿:黃羽萍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留言交流

Pingbacks &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