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製者們】課堂筆記|鄒介中:台灣類型片的困境在於「產量」,盡量去拍!

不讓東南亞恐怖片專美於前,台灣近年的恐怖驚悚電影也有蓬勃發展,如《紅衣小女孩》、《粽邪》系列結合在地文化,為類型片增添諸多驚喜。

這次「監製者們」系列講座便邀請到《粽邪》、《馗降:粽邪2》(以下簡稱:《粽邪2》)監製鄒介中,以類型片的監製經驗來分析產業現況與發展。

0220_介中_37

將管理、行銷所學投入電影產業

鄒介中與電影接觸得早,年輕時就參加中影舉辦的編導演訓練班,從而認識了當時的同期同學蔡岳勳,兩人就此結下不解之緣。後來,鄒介中前往美國攻讀MBA,並進入嬌生企業擔任行銷主管。

2009年,鄒介中回台加入蔡岳勳執導的電影《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團隊,擔任營銷總監,替該部電影談成多家廠商置入,該片在票房上的成功,更堅定鄒介中投入台灣電影產業的決心。

也因《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成績亮眼,鄒介中受邀至香港電影節的論壇分享行銷經驗,在現場因緣際會認識台灣電影圈的前輩,並在前輩的牽線下,接下電影《聽見下雨的聲音》監製一職。「既然決定從美國回來做電影,就是要多學一點,這部電影是我第一次當監製,雖然什麼都不懂,但我就是邊做邊學。」

0220_介中_8

鞏固台灣票房為優先

多年的產業經驗讓鄒介中知曉,恐怖片有一定的市場,於是,電影《粽邪》成了他首次全盤主導的電影,包含資金、劇本、導演、選角等都全程參與。「當時只是想要找一批新團隊把這個案子做起來,包括導演、編劇、攝影、美術,《粽邪》都是他們第一部劇情長片。」

劇本方面,鄒介中觀察到,台灣電影近年難打入海外市場,勢必得先鞏固台灣的票房,他因而嘗試將在地性元素加入電影,並經多次討論,與導演廖士涵決定採用中部「送肉粽」的習俗,構成《粽邪》的主軸。

鄒介中不諱言地表示,《粽邪》第一集的預算不高,團隊也還處於摸索狀態,當時也未有拍續集的打算,現下能成為系列電影,絕對是票房的支持。「《粽邪》宣傳期我們跑了很多映前映後,一直有觀眾反應希望有續集,記得某次在高雄宣傳,我和導演終於在休息室裡開始討論拍第二集的可能。」

0220_介中_11

確定要拍攝《粽邪2》後,團隊參考了第一集的製作經驗,選定以「法師」作為主角來探討「天命」,並加入泰國鬼師傅及台灣民間傳說的椅仔姑(相傳是被嫂嫂虐死的三歲女童),大大增加故事的恐怖氛圍,也隱隱扣合《粽邪2》想傳遞的反家暴理念。

為了帶給觀眾新意,鄒介中在選角上也耗費苦心:「當時特地到中部跟馗爺擲筊,只有康哥(李康生)這個人選連續擲出五個聖筊;而劇中戲份吃重的玉蘭阿姨,在考量演技、年齡與體力後,發現擔任電影表演老師的陳雪甄是不二人選;至於女主角也是經過幾番甄選與訓練,最後由表演穩定、與李康生對戲還能旗鼓相當的許安植出演。」

0220_介中_16

累積產量才能讓台灣被看見

作為監製,鄒介中提醒,拍攝恐怖片最需要注意的,就是「劇組人員的安全」。

鄒介中表示,適合拍攝這類題材的場景通常都比較「特殊」,兩集《粽邪》的拍攝也都有請專業的宗教顧問從旁協助,避免觸犯禁忌,現場拍攝時,也規定不能嬉笑打鬧,劇組人員都十分緊張也謹慎。

再來,預算執行的部分,必須考量「特效費用」的支出。

在《粽邪》的監製經驗中,他發現,即使已經做了前期分鏡,拍攝完畢後,不免還是會發現需要足夠的特效,才能讓畫面更加完善。「第一集拍完,多出了80幾個特效鏡頭,第二集更是多出200個特效鏡頭,光是修掉鋼絲,或要讓演員的表情有青筋浮現,就必定得多出這筆預算。」

0220_介中_21

恐怖片的拍攝預算不一定能抓得準,但鄒介中樂觀表示,由於台灣票房市場反應不錯,預估今、明兩年,台灣電影會進入恐怖片的戰國時代,像是「民雄鬼屋」這類的在地傳說也將登上大銀幕。

最後,鄒介中直指,台灣電影市場最大的困境在於「產量」,也為講座做了一個中肯又有力的結論:

「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痞子英雄》到《我的少女時代》,大家口中的國片爆發常常都隔了好多年。我認為如果有機會就應該盡量去拍,什麼樣的類型都好,要一直累積產量,才能讓台灣被看見。」

0220_介中_45

0220_介中_3

撰稿:田育志

編輯:呂嘉薰

攝影:黃煌智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