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人學|演員路上的破壞與重建,丁寧:愛是所有表演的主軸

拍手Clappin今年新開設之「影視人學系列講座」,主張以小型分享會形式,邀請演員、導演、編劇等創作者,從台灣影人經驗出發,提供創作者們交流方法、片場合作、生命閱歷等。

首場邀請丁寧以「演員路上不間斷的破壞與重建」為題,談演員、角色與自身的關係。甫開口,丁寧便直白點出一路得來的體悟:「困境,都是我的出口。」

.jpeg

破壞,成名之後:接受自己也有失敗的權利

2018年獲得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後,丁寧欣喜之外也惶恐。

「有段時間我會開始懷疑自己,害怕搞砸,可是後來我明白,我要去接受我也有失敗的權利。當我這樣想並且接受後,我反而放下自我懷疑。我認為,每個人的一生,自己就是自己最大的功課。」

放下失敗的恐懼後,獎座的意義之於她不再如緊箍咒,反而更像能讓她騰雲駕霧的雲朵,讓丁寧更放膽嘗試、更有底氣。

0224_丁寧_22

於是,我們去年看見丁寧在《誰是被害者》中的瘋魔,也在《孤味》裡瞧見她的自適穩重。問起丁寧自認是怎樣的演員?她說自己「很不愛演」,「我不愛演是指,要記住你不是在對著鏡頭演,你有你的對手。好的演員,演的痕跡會愈少。」好對手通常會互相激發精彩表演,但回想自己作為新人時,丁寧也懂「遇強則縮」的窘境,「在我狀態不佳時,我很怕遇到好演員,因為我會縮下去,怕表現得不好。相信很多新演員也會經歷那個縮下去的窘困。主要是你沒有『穩定』才會被帶走。」

這邊談的「穩定」,並非演技,而是心定。丁寧直言現在的自己之所以自信,係來自過去的實戰累積。新進演員尚缺乏實戰機會,如何讓自己穩定下來?她說,首先,保住基本盤。「記住,起初『不足』與『不夠』是正常的。穩定下來,你有什麼就給什麼。比如,至少把台詞抓好,不要一緊張就忘詞,保住基本盤。表演發揮時,可以再試著丟情緒。」

丁寧也提醒演員們,要保持開放流動的心面對對手,如此一來,才能從中學習。不要用「辛苦」去定義自己要不要做一件事,直面自己的內心,對發生在生命中的事情,要保持「找答案」的心態;往往,你會在困境中做出決定──或許不完美,卻使你自己更完整。

0224_丁寧_66

重建,抽菸吃麵的女人:動人的角色細節來自生活

回過頭來談與角色的關係,丁寧準備角色的第一步亦不脫「困境」。

「通常我會從什麼是這個角色的困境去感覺角色、感受劇本。幫角色寫歷史很重要,我認為,演員都是在講述劇本沒有講出來的故事。透過構築細節,能加強自己與角色的連結,也能加深角色厚度。」

丁寧自認是感覺型演員,演技受當下環境、氛圍與感受影響,儘管做足了角色功課,但還沒開拍前,還真不知自己會怎麼演。然而,許多經典畫面、表演,正因這樣的不確定性而生。

0224_丁寧_5

她舉例,她在拍《幸福城市》時,有場戲是「王姐」抽著菸吃麵,那便是她透過生活觀察而得的。「我喜歡坐在路邊觀察路人,有次就真的看見一個女人這樣坐在路邊,一手抽菸,一手吃麵。我就想,這女人太有意思了!誰想到後來用上?」再譬如說,丁寧演《殘值》中的許麗雯,「我一直在想她(角色)除了穿得裸露,該如何表現她的輕挑不安?然後我就想到我女兒,每次嚼口香糖,邊嚼邊發出聲音。我就加在角色上,用細節讓角色鮮活。」

原來如此,演員不拍戲的時候,功課也是挺多的。丁寧提醒,觀察很重要,要做出與眾不同的角色細節,除了劇本,大多得從生活找。另外,給角色一個醒目的特色,不複雜、不花俏,專心培養一個特色,接著反覆地練習。透過觀察與練習,這些角色細節才會像反射動作般自然,此時,演員也會有更多餘裕去促成表演中「有機」、「突發」的東西。

再來,演員必須在每次的演出後「歸零」。不論同場戲演了幾次,每次演的時候都要重新去感受情緒和台詞,如此才會真誠動人。最後,訓練自己維持角色情緒的能力,別到鏡頭前才醞釀,那通常只會浪費大家時間。

0224_丁寧_24

破壞再重建,一顆鏡頭的啟示:有時你得放棄螢幕裡的自己

身為演員,忙著處理角色與自己的關係之外,「如何與導演溝通」也是一門學問。

聊及與不同導演合作的經驗,她大方分享了自己在一顆鏡頭裡的學習。「《幸福城市》的導演是還在找自己要什麼的導演。我認為導演與演員的信任很重要,有時候導演也只能通過演員不斷地給,來找到自己要的。」

丁寧回憶,原先以為簡單的一場戲,沒想到拍到深夜,「有顆我坐在偵訊室裡的鏡頭,不管怎麼演,導演都說感覺不對。但他也沒跟我說哪裡不對,每次喊卡,我就跑去導演附近,想說可以聽到他的看法或要怎麼調整,但也都沒有。」直到她聽到導演說畫面的壓迫感、張力出不來,她才恍然大悟,自己在鏡頭裡顯得過於放鬆,沒有帶出偵訊的壓迫感。她笑說,她私心想美美地拍那場戲,一邊避免頂光,一邊用自己最上鏡的角度去演。後來,她心一橫放棄在意螢幕裡的自己,把身體湊向對手,臉就在頂光之下,才拍到那顆導演理想的鏡頭。

0224_丁寧_40

這顆鏡頭的啟示,與人生很像。接觸瑜伽十幾年的丁寧分享,瑜伽就是自我探索的過程,過去,她很在意他人對自己的看法,在練習瑜伽的過程中逐漸放下自我,也與傷痛和解。她認為,學瑜伽會找到每個人自己的傷口,而一個敢面對自己、放下自我的人,才有機會成為好演員。

講座當晚來了很多人,大家席地而座,整個空間滿溢溫馨。褪去角色,站在一群影視人前的丁寧,就是位親切溫暖的前輩。對她來說,「破壞」與「重建」不僅是演員路上的必經學習,也是人生的必然課題。之於她,「愛」是所有表演的主軸,表演是她完整自己的方式,亦是趟找答案的旅途,而路途的終點,指向愛。

0224_丁寧_3

0224_丁寧_72

撰稿:吳孟倫

攝影:黃煌智

責任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