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靚、翁嘉薇、徐宇霆、黃尚禾、陳俋君《愛殺》練「舞踏」喚醒原始獸性

情慾驚悚電影《愛・殺》(Wrath of Desire)由金禾創意出品,GagaOOLala影音平台聯合出品,劉芸后、林志杰監製,周美玲執導與編劇,海鵬影業有限公司發行,17日晚間於信義威秀影城舉行電影首映會,主演陽靚、翁嘉薇、徐宇霆、陳俋君,以及特別演出的黃尚禾、嚴藝文、方文琳連袂出席。

_金禾創意提供

本片在國際影展屢獲佳績,堪稱是周美玲導演從影的「登峰之作」,她透露電影中的角色都有真實原型,故事是從周遭真實案例取材改編。首映會上導演送上以肢體交纏與手銬圖形的「禁錮蛋糕」,象徵希望演員及觀眾在看完電影後能解開禁錮、拋開枷鎖,誠實面對內心的慾望,女主角陽靚代表收下蛋糕,驚見內藏機關,從蛋糕中抽出字條「身體是誠實的」帶出電影的核心宗旨。劇組今日同時公開由方文琳演唱的電影主題曲〈戀獄〉MV,一窺電影中更多顛覆人性情慾的精彩畫面,《愛・殺》3月19日全台正式上映。

_金禾創意提供

《愛・殺》女主角陽靚在電影中有多場尺度大膽的女女、女男情慾床戲,首次演出帥氣女同志角色,導演周美玲讚許她的表演實力:「陽靚有水一般的特質,水是裝在哪裡就會變成怎樣,她對於角色及劇情有非常高的寬容度跟理解能力。」陽靚坦言:「這是我拍過最難的一部作品,花了一年多才慢慢地從杜小鳳這個角色裡走出來。」被問到哪一場戲最難,她直說:「每一場都很難,小鳳光是站在那裡,就要花我很多力氣,每一場戲都在壓抑,她真實的內心情緒是無邊無際的。」此外,身體上比較少提到的是電影開場的舞踏,「我被埋在沙裡,要演的是已經死亡,當密度那麼高的沙埋在身上其實很容易窒息,然後我還要在拍攝時停止呼吸。」對手演員也是第一次演出電影的陳俋君說:「當天風沙飛揚,當我靠近她時,必須要很有技巧的避開,因為她身上已有沙子的重量,如果加上我,她可是會被壓扁!」

_金禾創意提供

電影邀來方文琳客串演出陽靚的母親,兩人對手戲不多卻印象深刻,方文琳表示:「有一場我被埋進沙裡的戲,女兒在我身上,當天風超大,本來畫了美美的妝,吹好美美的頭,去到現場完全毀了,眼睛耳朵全都進沙,拍完回去好幾天睡醒都還有眼睛要流出細沙的錯覺。」第一次與導演合作,她覺得特別有親切感,「因為我本名也叫美玲,名字很親切,導演非常體貼,在現場很照顧我。」周美玲表示:「媽媽這個角色需要找一位擁有歌唱實力的女演員,除了要會演還要能唱我們的主題曲,我想到可以找她來試試。」方文琳笑稱自己就是為了唱歌才來客串的,「這是我第一次唱電影主題曲,曲風有別以往,進錄音室當天導演也有來探班,沒想到我很快就進入情況順利錄完,感謝導演及錄音老師給我很大的信心。」

_金禾創意提供

此外,周美玲導演也找來近年「演而優則導」的嚴藝文客串女子監獄裡的大姐頭冰姐,在獄中她不斷調戲陳俋君飾演的女受刑人野菊,因而與陽靚起衝突,激盪出精彩火花,陽靚表示:「跟藝文姐對戲收穫良多,她是個情緒濃淡起伏非常精準的專業表演者,對戲過程完全尊重導演跟現場的演員,很感謝這次能有與她對戲的經驗。」周美玲透露,與嚴藝文是屏風表演班的舊識,「她演舞台劇,我幫李國修老師拍紀錄片,我們同是基隆人,她也是我么妹的同學兼好友,一直覺得她的表演很具爆發力,可是為什麼老演婆婆媽媽的角色,心裡一直掛念要找她來演戲。」片中「冰姐」需要有大姐頭的氣勢與殺氣的眼神,嚴藝文一口答應演出,甚至為電影剪了一頭man味十足的短髮,周美玲盛讚:「嚴藝文一出場果然就有大姐頭的氣魄,表演實力堅強,讓整場戲非常好看。」

_金禾創意提供

嚴藝文稱讚陽靚是很能交流的對手,更開玩笑:「現場她那個樣子就滿欠揍的!」引起哄堂大笑,但之後再遇到陽靖,坦言完全認不出來,她回想起當時導演問她可不可以剪頭髮,直說:「以前當演員時我會說『不要』,自己當過導演之後,會換位思考知道導演希望演員全心投入,所以美玲導演要我幹嘛我就幹嘛,雖然這次戲份不多,但拍得很過癮。」電影中嚴藝文有襲胸陳俋君的橋段,周美玲導演透露這段是演員的即興發揮,嚴藝文不好意思地說:「電影裡看起來兇狠,現實生活中我是個膽小鬼,那場戲摸完覺得對她非常不好意思。」當事人陳俋君笑回:「其實滿享受的。」一旁方文琳分享:「我會想演妳(嚴藝文)的角色,未來也不排斥演同志。」

_金禾創意提供

《愛・殺》描述陽靚飾演的同志更生人,愛上當年為她保釋卻又回頭起訴她的檢察官翁嘉薇,卻又被檢察官雌雄莫辨的模特兒丈夫徐宇霆誘惑,三人複雜糾葛的情愛關係,透過多場超尺度的情慾床戲,讓角色張力一覽無遺。電影中更精彩的莫過於三人爭奪搶刀的激烈對手戲,翁嘉薇表示:「三個人用真實的力氣在拉扯,技術層面上要記得即便是即興的拉扯最後還是要有默契地回到刺殺人體的位置,再加上內心的情緒已經到了沒辦法再負荷的自責和難過,每重來一次都得再度調整,當下精神快要分裂。」徐宇霆的演出狀態也很痛苦,「以為自己已經被需要了,卻活生生被最在意的人親手毀滅。」徐宇霆也坦言:「我一直覺得沒有真正走出角色這件事,透過角色必經的過程一再發掘自己更多的面向,就像導演說的,我們在每段黑暗中尋找,而光就在裂縫中,每個角色就是我們自己。」

SM床戲_金禾創意提供

實力派男星黃尚禾特別演出有戀童情結與嗜好性虐的表哥,與片中表弟徐宇霆有大膽的男男SM床戲演出,黃尚禾表示,在建立這個角色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在戲裡必須要愛上一個小男孩,而且要產生慾望,「自己想了很多之前國中時的經驗,後來找到的方法是,把自己降齡想像當成是和他一樣年紀的男生,在對戲的時候才不會有罪惡感,而且也可以在心裡真的產生慾望,覺得想到這個方法很有效。」電影開拍前,他花了三個月與演員一起練習舞踏和相處還有排戲,一起進入角色,他這次的顛覆性演出也獲得影迷熱烈的迴響,「有人來跟我說,我散發出來的熟男特質和之前的表演不一樣,感謝導演抓出了我這個面向的自己,希望可以在這個角色給大家成熟誠懇又充滿慾望的感受。」

_金禾創意提供

周美玲導演提到,《愛・殺》有四大場情慾戲,每一場都交代了角色內心轉折跟情緒的變化,「直接探索情慾、探索寂寞,也許可以療癒到你,多元的性愛場面,能夠開拓你的視野。」在開拍前劇組找來知名舞踏老師胡嘉,教導演員學習、開發身體之餘,也讓演員習慣身體「只是一種工具」,舞踏訓練把內心潛藏的「動物性」給喚醒出來,讓演員們不能把情緒用「說」的,要用「肢體」表現出來,周美玲說:「我希望他們理解慾望是什麼,卻又不准他們碰觸對方,舞踏讓他們更能夠去理解「嫉妒」是什麼?還有「求之不得」是什麼?」起源於日本的「舞踏」,舞蹈形式是以醜陋來表達美,刻意彰顯身體的原始感、動物性,以追求肉體之上的心靈解放和自由。周美玲表示:「就像電影中我想要傳達的意義,不要只看到表象,要看到本質的意義,身體是誠實的,慾望是真實的,不管你的生理性別是什麼,你的慾望才是真的,因為那個慾望才能說明你是誰。」

由周美玲執導推動的「六城彩虹計劃」,從亞洲六個城市來看同志的生命故事,繼成都篇的《偽婚男女》、北京篇的《替身》、新加坡篇的《帥T空姐》三部電視電影作品後,重磅推出電影規格的台北篇《愛・殺》,本片在各大國際影展屢獲佳績,包括入選2020年愛沙尼亞塔林黑夜影展、2021年大阪亞洲電影節,以及2021年澳洲布里斯本同志影展等。日前特映會上,獲得同志平權運動先驅祁家威盛讚:「《愛・殺》是周美玲導演的登峰之作!」大阪亞洲電影節策展人塚本一郎讚賞:「《愛・殺》超越了周導演過去的表達水平,並走在最前衛之地,印象極為深刻。」

_金禾創意提供

《愛・殺》故事描述一場殺人案件的審理,面臨三個嫌疑人的羅生門自白,檢察官劉以潔(翁嘉薇飾)說人是她殺的,模特兒孟曄(徐宇霆飾)卻坦承真正殺人的是他,而被殺的杜小鳳(陽靚飾)瀕死之際仍堅定表示,是她自己將刀刺向心臟…。被情慾所支配的三人,將展開一連串為愛不顧一切的佔有,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偽裝,到底慾望是有罪的嗎?身體和心,又是誰比較誠實呢?電影3月19日全台正式上映。更多電影資訊,請上《愛・殺》官方臉書粉絲團查詢。

_金

影像來源:金禾創意

發稿單位:結果娛樂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