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人學|演員的信任與歸零,許瑋甯:不再強求撕掉別人眼中的我

從模特兒到演員,看似都在演藝圈打滾,實則隔行如隔山,為了不讓表演範疇受困於外型,許瑋甯不斷地主動跳脫舒適圈,以創作者的身分打磨角色的獨特韻味,不僅以《16個夏天》獲得第50屆金鐘獎最佳女配角獎,隔年更以《紅衣小女孩》、《失控謊言》和《世紀末的華麗》獲第18屆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逐漸在表演路上展露光芒,最近更帶來新作《當男人戀愛時》。

此次「影視人學系列講座」便邀請到許瑋甯暢談「歸零」的功課,同時偕《紅衣小女孩》默契搭檔黃河對談,分享職涯歷程及演員應具備的四種態度。

R___9713-4

R___9777-6

一、一切都從好玩開始

演員花了很多時間在等待,等角色、等舞台、等被看見,就連到了片場也依然在等燈光、等戲、等一個天時地利,若不夠好玩,怎熬得過來?

演員一定是被動的,唯一能夠化被動為主動,就是讓自己充滿可能性。

許瑋甯強調,表演並非一蹴可幾,想成為演員,不能只靠滿腔熱血,得有足夠的耐心,尤其面臨空白期時。然而,她鼓勵大家,空白期就是體驗人生、累積養分的最佳時機。

R___9694-2

一旁的黃河點頭附和表示,演戲並非人生的全部,做你喜歡、相信的事,你自然會散發一種發自內心的神采,那不僅會成為演員不易被取代的特色,也可能是下個角色來找你的關鍵。

「但壓力也未必要這麼大,要真心要喜歡它、樂在其中再去做。」許瑋甯笑說,不論表演或生活,都是從「好玩」開始,先抱著「試一試」的心情,不喜歡就換一項,無須勉強。就像她正在思考如何結合「自身專業」與「喜歡孩子」這兩件事,想嘗試往藝術治療的領域鑽研;黃河則在好氛圍娛樂開設演員訓練班,持續發揮自身影響力,兩人都在思考是否還能玩出不同的表演可能性。

R___9840-8

二、0.1 的成長也是成長

只不過,找到「好玩」的竅門可能只是第一步,不代表從此暢行無阻。許瑋甯坦言,剛起步時常受困於外型,接演千金大小姐、明星等類似角色,越是如此,演員越要從中去設計出不同的感覺,為角色做出區隔,就算只是 0.1 的差別,也可能成為下一個新角色的契機。就像近期演出舞台劇《我的大老婆》與將上映的電影《當男人戀愛時》,戲中形象強悍、本土,打破以往大家對她的印象。

「一直想撕掉標籤會很痛苦,因為這是外界的定義,不是自己的,與其撕掉別人眼中的我,不如做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於是,許瑋甯從電視、電影跨足舞台劇,甚至還曾到紐約進修、把自己丟到非母語的高壓環境,就是想知道自己還有什麼潛能、表演還能有怎樣的變化。

「我很怕自己覺得表演已經夠好了。」她頓了頓繼續說:「不要以為看到的世界就這樣了,其實後面很寬廣,只是我們沒有接觸到而已。」她直言,有時在一個環境待久,反倒會開始不確定自己的表現好或不好,為了逼出自己的極限,她總將每個場次都當作一個小品,並將前三個「大家都想得到的」表演方式刪除,如此一來,會發現跟對手間丟起變化球,為表演增添更多火花。

R___9747-5

三、把角色放在自己前面

然而,表演終究是團體合作,不能一枝獨秀,得「互相」才能共振出美麗的合聲。「在現場就是要信任你的對手,安全感建立起來後,會更舒適地建立默契。」許瑋甯說,剛開始拍戲時,總不放心顯露自己的真實情緒,擔心會變得不夠完美。「其實那就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而不是以角色的情緒為出發點。」她進一步反思,演員應將專注力放在建立角色的完整度,越是投入當下,應該是越沒有心思緊張。

「若是一直想著不安全感,會很難融入當下。」黃河回應,當時拍攝《紅衣小女孩》時,他與許瑋甯尚且不熟就要拍親密戲,為了化解尷尬,也避免在開拍時綁手綁腳,他便事先告知許瑋甯自己會做哪些舉動,讓彼此安心、放心。

談起《紅衣小女孩》,許瑋甯飾演的「沈怡君」在片中遭邪靈附身,面臨這種「無法準備」的角色情境,該怎麼辦?她分享,這種時候,平時的觀察就派上用場了,無論是新聞、朋友或生活周遭,都會發生許多奇聞軼事,記住自己的感受,並適度加入想像力,透過移情作用渲染情緒;接著,讓自己從生活中開始熟悉角色,並藉由與導演及相關工作人員討論、傾聽建議,避免陷入盲點而不自知。

R___9711-3

四、演員與角色都需要歸零

原來,「信任」不僅發生在 5、4、3、2、Action之後,而是每個瞬間、每次相遇。當你懂得信任,你與表演的連結於是加深。「歸零」的道理同樣適用,重要性亦絲毫不亞於「信任」,且可體認於三個層面。。

首先是「表演過程」中,每個 take 都要歸零。許瑋甯認為,歸零是一種「吸收」,將先前的功課內化後,才有更多的空間去填補情緒。對此,黃河有深刻體悟:「常常講表演要自然或寫實,但如果一直去想等等要幹嘛,就不真實了。」他以一場「戀人分離」的情節為例,若想著等等講完哪句台詞要哭,預備動作就會過於明顯,演員應著重表現的是分開的難過,而不是落淚的時機點。

R___9749down

再來是「職涯」,無論得獎與否,演員都要讓自己保持新人之姿,不懂就問、不會就學。黃河強調,每年獎項就那麼幾個,若一心以此為目標,很難真正享受表演,正確的心態與歷程應該是──當你真心喜歡一件事,你會做得好,進而有機會以此換取收入與知名度。切記且區分清楚表演的初衷、目的與附加價值,不要捨本逐末。

最後,則是「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永遠要保留生活的餘裕,讓自己從演員回歸「本人」。許瑋甯以自身為例,她曾因不得不軋戲,一度情緒轉換不過來,在現場被前輩直言:「到底有沒有做功課?」殺青後,身心俱乏的她一度無法再演任何一個角色,甚至連運動都提不起勁,時間長達半年之久。休養過後,好劇本找上門,興奮感才讓她知道,自己對表演依然有熱情與欲望,只是暫時被一層土蓋住,撥開便能看見持續燃燒的火苗。

「歸零」就像是一帖潤滑劑,無論對角色、演員都是必需品,讓你能夠更健康、更長遠地在這條路繼續走下去。

R___9659-1

R___0036-10

撰稿:黃羽萍

攝影:楊雅晴

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