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郭耀仁│表演就是你願意交出靈魂,不再獨善其身的過程

要問誰是「劇場公務員」,大概沒人會跟郭耀仁搶這封號。去年,他才出演《我們與惡的距離》劇場公投版的「News哥」,以極好的喜感節奏成為這沉重文本的亮眼綠葉,今年又在《暫時停止青春》中以命運扭曲的大魔王角色登場,在舞台上打手槍的橋段更是震撼觀眾,使這齣質問人性價值的舞台劇更加拳拳到肉。

過去,他早以「零尺度」在劇場觀眾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不等我開口,他便先破題:「裸露對我來說還好,我跟致凱(故事工廠創辦人)合作很久了,他知道我做得到,就會找我。」是的,黃致凱早在2014年就在《白日夢騎士》中把郭耀仁扒光,全裸演出。

「我好像沒有什麼大魔王。」看起來好像口氣很大,他臉上表情卻像只是在說「我沒有挑食」。葷腥不忌的他,表演時可以好笑、可以誠懇,亦正亦邪,幾乎來者不拒。

「別人給我什麼(角色)都盡量完成,我不怕讓觀眾對我留下負面形象,演員本來就不該被定義。」

R___8622

R___8632

大無畏,不刻意與角色保持距離

訪談才開場沒多久,整個空間都因他充滿朝氣。《暫時停止青春》說的是用自由交換青春永駐,劇中,郭耀仁以西楚霸王的悲壯口吻對空氣發問:「不能實現夢想的青春,活再久又有什麼意義?」也是他最關鍵、最高潮的一句台詞。反觀現實中自成一座發電廠的他,幾乎不允許自己的人生有任何暫停。

「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美好,我以前很衝,因為青春,撞得頭破血流,現在到了大叔的年紀,有家庭、有房貸,也有此刻當下的美好,年輕時追求生存,現在可以享受生活。」郭耀仁三言兩語就把自己的生命輪廓交代清晰,標準牡羊座的原廠設定。

然而,老天爺賜給郭耀仁的命運不乏大風大浪,完全不若牡羊座的直線條。總說自己個性暴衝、桀驁不馴,但他除了扛上「長子」的包袱,偶爾還要代替缺席的父親照顧智能不足的母親及弟弟、妹妹。上了高中,他嚮往學校英文老師幽默風趣又一口流利外語的形象,立志考上外文系,盼能寄情他鄉,好甩開煎熬的人生困局。偏偏,聯考分數就是差了一點,命運之神把他送進台大戲劇系。從此,他懵懂成為表演的信徒,「完全把轉系這回事拋到腦後!」

R___8685

R___8677

「後來我進了屏風表演班,遇到李國修老師,才慢慢了解我跟生命的關係。」郭耀仁回憶,自己第一次演到「被雷打到」的經驗,是26歲演出鬼娃株式會社的《惡了》,「一位愛看小劇場的朋友還說我以前在台大演的戲爛到爆,但那次完全脫胎換骨。」

劇中,他飾演一名埋首工作的56歲父親,全程以台語念白,演活中年男子的滄桑與世故。劇中的兒女在他死後才揭曉,父親之所以看似冷酷吝嗇,原來是早在孩子出生前就簽下契約,以一生賣命工作換得全家溫飽。「所以,愛有很多表達方式,爸爸早就把全部的愛給了他們,只是他們一直沒看懂爸爸付出愛的方式。那次我彷彿在演我爸爸,在表演的過程裡,我好像也跟我生命中的某一塊和解了。」說到最後,連他自己都泛起淚光。

「有一派表演是,演員會與角色保持距離,我自己反而是去面對,進而去接受人生的遭遇。」

郭耀仁認為,這是表演帶來的「不得不的面對」。「我是能高度控制自己身體、情緒的人,我的自我也夠強大,透過表演借力使力,用這樣的角度思考人生,反而能欣然接受生命的各種邀約。」他渾身散發著大無畏的勇氣,任何人約?就去啊!

IMG_6700

允許自己悲傷,選擇像個孩子

當然,他不是沒有埋怨過命運。為了照顧母親,他不但無法遠行,還要時常應付母親三天兩頭的「暴走」。「她曾經因為順手牽羊,被當現行犯逮捕,我趕到派出所,看到她被銬著,我還要隔著塑化玻璃探望她,從電話聽筒聽到她說『沒什麼啦~』當下真的是會掉眼淚!從此我就懂電影裡這種情節的情緒,完全懂了!」

慢慢地,他開始理解,人生的許多磨難都能成為表演的養分,而母親就是他人生最大的寶藏,他也從母親身上看到自己系出同源的單純、容易滿足的個性。「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允許自己悲傷,但我的人生不能頹喪,還是要勇敢面對明天;因為很早就看透人情世故,我學會選擇性忽略、選擇我像個孩子。」

我好奇,如此勇往直前的他,難道沒有遇過哪次讓他如臨大敵的表演?他露出靦腆笑容:「有一次要演日本軍官,我第一次害怕自己台詞背不起來,因為全是日語!」最後,他咬牙完成演出,還悟出一道真理:「給你困難的人,就是推你一把的人。」他也算是靠著表演,部分實現了讀外文系的夢想。

R___8602

IMG_6696

放大正面價值,做喜歡的事就是在「放電」

入行多年,他的演出跨越劇場、影視等不同媒材,「劇場表演注重節奏與線條,影像表演可以經營細節。」才說完,他馬上親身示範幾種版本的「鬼鬼祟祟」──電影版的,著重在眼神與嘴角;電視版,可能多了個聳肩;劇場版的⋯⋯他已經跑到咖啡廳的門邊探頭。

今年即將加場的《我們與惡的距離》劇場公投版,面對角色「News哥」已有洪都拉斯在電視版的堅強表現,郭耀仁自信表示:「我沒有刻意模仿,我知道自己有誠懇溫暖的那一面,這是一個偏向功能的角色,我就做好一個傳球者,讓戲的流動豐富活潑。」

一年到頭在各作品無縫接軌演出,他很誠實表示,遇到哭戲也曾感覺疲乏,「《男言之隱》有場表白戲,每次都要哭,一次巡演下來,就要哭二十幾次,好累,但後來我發現,表演就是讓自己有機會再活一遍,能這麼想,我就不再在意自己有沒有哭出來,就讓自己順順地過去。」

R___8731

沒有表演的時候,他讓自己全心投入植物的世界,「我在家附近租了一塊田,種菜、玩園藝,很能消除雜念,只要一專注,累的念頭自然就會放下。」說著,他臉上出現一種反差萌的笑容。

但他老兄突然語氣一轉:「在做喜歡的事就是放電的過程,我們演戲也像在救一條人命。我最愛說,清道夫是撿起一個國家的富強,所以,心態很重要,你看待世界的方式,決定這世界的模樣!」

我彷彿誤闖某祕教的佈道大會,這個教派就是無限放大自己觀察到的正面價值,衝衝衝向前吧?郭耀仁爽朗一笑,說他真的有在收學生,不過教的不是心靈成長,是表演。

我脫口而問:「人為什麼該學表演?」「郭老師」正中下懷:

「人本來就必須跟這世界產生連結,因為我們的一切都是別人給的,而表演就是你願意把自己的靈魂交出來,不再獨善其身的過程。」

我感覺自己的靈魂動搖了。依稀記得,這天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為了身體健康,任何人都值得一星期來上一次表演課!」

R___8745

R___8722

採訪、撰稿:鄭淳予

責任編輯:呂嘉薰(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場地協力:Cafe Mode 木馬

【暫時停止青春】2021青春成癮

📍4/17-4/18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5/1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演藝廳

📍5/8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5/15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7/10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暫時停止青春》購票去 https://wenk.in/SW00a0qG

👉TixFun快速上手指南 https://wenk.in/SW00oKMQ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