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導演奚岳隆|編劇不能太玻璃心,要不停自問:「你只能這樣嗎?」

去年《女鬼橋》以5,800萬票房獲得年度華語片第五名的佳績,導演奚岳隆雖是首度執導電影長片,但已有多年影像工作經驗的他,廣告、微電影、電視電影等範疇都頗有心得。這次受邀擔任「Rising Stories 亞洲說劇本徵集活動」評審,奚岳隆期待能挖掘出商業市場的更多可能。Read more

【監製者們】課堂筆記│葉如芬:站在「收集全世界目光」的位置來思考電影製作

從籌資、開拍、製作後期到電影宣傳,甚至是國際影展推廣,在電影工業中,許多人經常搞不清楚「監製」與「製片」,究竟一名稱職的電影監製,在產業鏈中具有哪些任務?所謂「資源整合」的工作內容,究竟發揮了哪些個人才能?台灣類型電影從往而今的定位,將朝哪些面貌發展?面對眾人的好奇提問,「監製者們」系列講座邀請到資深監製葉如芬來為大家解惑。Read more

專訪演員張榕容│長大後的表演世界──欸!不要輸給小時候的榕容喔!

2008年拍電影《渺渺》即一舉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隔年的《陽陽》更獲亞太影展和臺北電影獎雙料女主角,直至《逆光飛翔》、《擺渡人》、《妖貓傳》等,讓張榕容更加舉足輕重。她不當自己只是個「執行」表演的人,她也是一個「創作」者,有義務在表演中創造出趣味和價值──角色的價值、作為演員的價值。Read more

專訪導演簡學彬|創作者不能只關注自己,更要從他人身上看到「問號」

首度執導劇情長片《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就以7,900萬票房奪下國片年度第三的導演簡學彬,入行十多年,參與的作品包含紀錄片、電影、電視劇,這次受邀擔任「Rising Stories 亞洲說劇本徵集活動」評審,將以導演兼編劇的經驗,與其他評審共同挑出5件優秀作品。同時,簡學彬也分享編劇創作時的考量、困難,與他對於「好劇本」的期待。Read more

專訪演員林子閎|根本沒想過當偶像或演員,我只是單純好喜歡表演

「我從來就沒有想做偶像,我只是做回原本想做的戲劇。」

近期,林子閎正式將事業重心移回起初最想做的「表演」。繼去年在《若是一個人》挑戰台語演出,今年首次嘗試 BL 題材《We Best Love》,想讓觀眾看到他的決心──他不是只能帥,他有進步空間,可以有實力,容得下許多變化與可能。Read more

專訪演員黃尚禾|勇闖消失點後的天空──只要不停思考,角色就有機會變得更好

科班學霸出身的黃尚禾,在求學階段便投入了大量時間與表演為伍,更累積不少劇場、電影、電視、廣告、配音等經驗。他透過不同方法成全一次次自然的表演,就像從《一把青》、《植劇場-天黑請閉眼》到新作《戒指流浪記》,黃尚禾飾演的角色都是推動情節的重要推手,即便篇幅不長,卻能收畫龍點睛之效,讓觀眾印象深刻。Read more

專訪演員邱偲琹│暫別兩年專心過日子,總算第一次自覺像個演員

國小就參加選秀節目《超級偶像》接觸到演藝圈,陸續拍了廣告、MV,當平面模特兒,也演出偶像劇,在每種身份都斜槓一輪後,邱偲琹渴望突破「偶像」的天花板,只因她真心喜歡表演,不想再被皮膚白皙、笑容甜美等外型論述所框限,她向自己發誓──一定要成為一個認認真真的演員。再看到她,已是電影《親愛的殺手》中被社會拋到陰暗角落,和夢幻形象南轅北轍的「泡麵」。Read more

影視新鮮人|演員 千苡桐

打從懵懵懂懂不知道表演為何物,如嬰兒學爬、學站,到放手邁步,走到了自己從沒想過能到達的地方;現在的千苡桐是演員,也是桌遊出版社的專案經理,工作與夢想的平衡,她還在持續調整。「好好地做、好好地學、好好地活。」她如此自我期許,緩緩地成長,而不是匆忙地失去自我。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