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吳慷仁│人家說我難搞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但我還是要做

繼《麻醉風暴》的醫生、《引爆點》的法醫,到《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律師,這不是吳慷仁第一次出演職人角色,卻是讓他頭很痛的一次,挑戰在於角色功課之基本──理解人物。
戲終究拍完了,再不好演或不盡理想,已然交付觀眾各自評斷,剩下的就是演員自己的回溯和獲得。也因此,拍手終於有機會和吳慷仁聊聊工作、表演和生活。Read mor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