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肇陽│在早午餐店打工兼學表演,在台上才真正自由的天蠍男

就像附近早餐店會投以燦爛笑容問候「早安!今天要吃什麼?」的大哥哥,和演員王肇陽聊天,他的輕柔語調和表情,足以引你走入春日微風。啊!他還真的是早午餐店員工!他告訴我們,表演就像手沖咖啡,絲毫急不得,只有深深的品味,才能理解箇中滋味。自國二第一次接觸綠光劇團《人間條件 I 》,便對表演著迷,下定決心往當演員前進。Read more

廣告

程予希|沒什麼好框住的!表演是我的靈魂伴侶,讓我想要更好的自己

自高中時期便半工半讀的程予希,發現自己不適合一成不變的工作。當遇上「表演」,她因此清楚地知道,這就是她想要的!
她和「表演」就像戲劇裡的歡喜冤家。初見時,她並不喜歡它,覺得演戲浪費時間。幾經相處後,才發現它如同契合的靈魂伴侶。因為表演,她開始正視且接納自己的不那麼完美;願意挑戰過去不敢嘗試的;想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Read more

專訪演員鍾承翰│演員能把日子過好,就能經營好一個角色

演員鍾承翰在電視劇《最佳利益》中飾演實習律師陳博昀,他們都有這時代難能可貴的純粹、熱血、正義。鍾承翰有股認真的特質,不停在面臨新菜鳥時期。模特兒出身的他,習慣隨時維持最佳狀態;演員所要展現的,則是角色的內在質地,得努力讓自己越平常越好。慢慢地,他學會表演之於生活的啟發,相信把日子過好,才能呈現角色的細節。Read more

專訪演員李杏、劉倩妏│你得自我感覺良好、把生活過好,因為這會回饋到表演

公視職人劇《生死接線員》以器官捐贈小組中的協調護理師為主軸,讓大眾知道這份工作在醫療環境中的重要性。觀眾看到的或許是家屬和捐贈者的痛苦抉擇、奉獻,其實,對飾演協調護理師的演員李杏、劉倩妏來說,每一場也都是一次掙扎。血淋淋走過這遭,為他們的表演生涯帶來哪些啟發?Read more

專訪演員吳慷仁│人家說我難搞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但我還是要做

繼《麻醉風暴》的醫生、《引爆點》的法醫,到《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律師,這不是吳慷仁第一次出演職人角色,卻是讓他頭很痛的一次,挑戰在於角色功課之基本──理解人物。
戲終究拍完了,再不好演或不盡理想,已然交付觀眾各自評斷,剩下的就是演員自己的回溯和獲得。也因此,拍手終於有機會和吳慷仁聊聊工作、表演和生活。Read more

專訪編劇阿亞梅、柯映安│不只演員,編劇也要進入角色

作為創作小說也執筆劇本的文字工作者,在兩種不同的文體中來回穿梭,擔任公視熱映中的《魂囚西門》編劇的阿亞梅認為,作家和編劇有截然不同的創作位階。甫拿下去年「拍台北」電影劇本首獎,並擔任公視新創電影《無法辯護》共同編劇的柯映安,也認為「劇本就是個集體創作」。關於作家與編劇間的位階關係、轉換過程,兩位有什麼看法?Read more

專訪演員胡宇威│請重新認識我,我的心很大、臉皮蠻厚,我做得到

對七、八年級的女孩來說,昔日的白馬王子清單中一定有這個名字:胡宇威。6年前主演的偶像劇「真愛」系列擁有不錯的收視率,至今還在重播。你大概覺得胡宇威就這樣了吧?成為「偶像派」的雙面刃,便是讓人不期不待他有所突破。的確,豐富的偶像劇表演經驗,正是他面臨的棘手難題。這回,胡宇威誠意十足端出電影《寒單》告訴大家:嘿!睜大你的眼睛看,胡宇威不一樣了!Read more

專訪演員簡嫚書│從憤青到柔軟無邊,我找到信仰了,我信愛

一連端出三部與愛相關的新作《愛,你想說什麼?》、《愛上卡夫卡》、《真愛神出來》,似乎冥冥之中有註定。三部都在對愛摸索、似懂非懂的階段拍攝,也都在確信愛是什麼後問世,整個過程便是對愛的完成與記錄,也完整了簡嫚書這個人。關於表演,簡嫚書起初是排斥的,一切都得從她寄人籬下的成長說起。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