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7│最佳男主角莫子儀:舞台劇是我的起點,感謝電影人的付出

「致自由,致平等,致天賦人權,致電影,致創作,致生活。」 以《親愛的房客》橫掃今年台北電影獎與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莫子儀,保持一貫的優雅,不斷感謝他人的成就。尤其Read more

專訪演員吳奕蓉|生命中的每場際遇,原來都是成為演員的鋪陳

今年的金鐘獎,有個名字令人眼睛一亮,她不僅以「主持人」及「演員」的身分雙料入圍,讓人驚喜的是,這是她首次嘗試鏡頭表演,便摘下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獎。她是吳奕蓉,從新聞媒體跨界戲劇表演,從看戲人成為戲中人。延續對人、對社會的好奇與熱情,全力以赴地對待人生中每份際遇。Read more

專訪演員陳姸霏│既然我人已經在這裡,就做好這裡的事

在《無聲》裡,陳姸霏飾演的「貝貝」慘遭凌辱,只能無聲控訴,儘管只是不到兩小時的電影,旁觀她的痛苦已讓觀眾度秒如年。《孤味》中,「小澄」輕盈地穿梭大家族中,長輩經年累月的包袱,因她不經意的穿針引線而化解,為全片畫龍點睛。20歲的陳姸霏分外成熟,哪怕表演路上還有千百件大出所料的事,她就是無怨無悔持續吸收著。Read more

專訪演員李霈瑜|也太幸運了吧!喂,等等,我是真的很努力

每步都走得用力,第一次拍電影《消失的情人節》就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誠惶誠恐之餘,大霈堅定答覆,自己真的很努力,更多的是心安理得。過往三年主持外景節目的經驗,讓她學會在鏡頭前自在,能迅速地調整情緒,並將團體置於個人成敗之前,成為一個更鬆、更彈性的演員。不管是表演或主持,自在,就是施展正常實力的關鍵。Read more

專訪演員施名帥|表演迷人的地方在於,你有做不完的功課

對施名帥而言,牯嶺街小劇場有著無法取代的重要地位──學生時期至今的表演養分都奠基於此,不僅是他充滿回憶的起點,也是能量補給站。談及生活,他體悟到,有些事與壓力並非自己能預期,時間到了,自然就得面對,尤其今年對「離別」的人生課題更加有感,讓他重新省思成功的定義。他引用電影《同學麥娜絲》台詞表示,有時擔心再多,也無法改變事實,不如淡然看待,既來之則安之。Read more

拍手學堂|導演曹瑞原:與角色一起活在那時代

從《孽子》、《孤戀花》、《一把青》到將上檔的《斯卡羅》,著迷於歷史氣味的導演曹瑞原拍攝過許多改編自文學的時代劇,將文化涵義與戲劇美學揉合成獨一無二的影視作品。為什麼選擇從文學出發?時代劇演員要如何準備角色功課?拍攝以外的時間,演員可以做哪些自我練習?Read more

拍手學堂|導演鄭文堂:從日常扎根,做一個懂得「交陪」的藝術家

《夢幻部落》中因工傷瘸腿的泰雅族中年男子瓦旦、《深海》中罹患憂鬱症的酒店小姐佩玉、《10+10》中〈老人與我〉的失智老人到《菜鳥》的菜鳥警察葉明賢,身兼編劇的導演鄭文堂,筆下的故事幾乎都是從小人物出發,刻劃真實上演的台灣風景。他的靈感來源為何?又是如何成功連結在地文化與表演?Read more

專訪演員劉俊謙、蔡思韵│「對手演員」原來是這樣的存在

《幻愛》可說是這一年來最受推崇的香港電影。不但在港票房表現亮眼,主演本片的演員劉俊謙、蔡思韵也在今年一月獲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最佳男、女主角獎。在即將到來的第57屆金馬獎中,《幻愛》也獲最佳新演員與最佳改編劇本等三項入圍。兩位演員跨海接受拍手訪問,侃侃而談角色準備過程與表演經歷。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