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謝祖武|不要讓自己過得太爽,沒戲拍時壓力才不會太大

或許是這一兩年開始到大學教書,也到不同場合演講,謝祖武說起話不疾不徐,加上喉腔低沉的共鳴,讓人不自覺想豎起背脊,把目光集中在他臉上,好好地聽他分享表演。他說,演員沒什麼了不起,拍戲不過是個務實的念頭,但我們都知道,倘若沒有真心鍾意,是很難堅持近35個年頭的。Read more

廣告

專訪演員黃河|停止評斷角色,表演得從支持角色出發

從《 紅衣小女孩》、《完美 Lily》、《翠絲》,到新作《 最乖巧的殺人犯》,演繹這些角色生平,黃河直言,對人性的看法與包容度會有所不同,確實讓他懂得緩下來,不急著批判。而他也說,表演終究不會治癒你;角色有其出路,你永遠都在路上。他分享對待角色的態度,和3點表演心法:時間、方向、重量。Read more

專訪演員黃鐙輝│戲劇就是需要小丑,被罵我也不會退縮

從綜藝主持到獨挑大樑,從主持人到演員,問黃鐙輝,如果有機會讓他重新選擇綜藝、主持、音樂、戲劇,他會選哪一個?他先是笑說「哪裡有錢賺就去哪」,玩笑後認真選擇了表演。當然是因為表演好玩啊!每飾演一個新角色,就是一次新挑戰、一份不一樣的成就感。「如果你不肯做,人家送你的還拿不到。」賣力做好每一次演出,因為他知道,機會來了,唯有盡力,不讓人失望,更求無愧於心。Read more

專訪演員李銘忠│希望演的那個角色就是我,我只是在呈現生活的一幕

看到這張面孔,台灣觀眾可能會首先想到馬來西亞演員李銘順,再認真看看,他是李銘順的弟弟李銘忠。從大馬演藝圈跨足台灣,早在2004年就陸續推出影視作品,一直到2012年,李銘忠以《香火》裡的「福貴」一角奪大馬 NTV7 金視獎最佳男主角;今年又以《狂徒》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男配角。Read more

專訪演員藍葦華│從《玫瑰瞳鈴眼》到金鐘影帝,莫忘保持單純、潔身自愛

曾多次獲戲劇類獎項提名,並以《黑盒子》奪下金鐘獎男配角獎、以《青苔》獲男主角獎的藍葦華,最早出演過多部《玫瑰瞳鈴眼》單元劇,賦予許多人物如流氓、更生人、單親爸爸等生命力,演到觀眾都以為他真的混過黑道。
現在的藍葦華看似順遂,實為踏破鐵鞋無覓處,終於熬出頭。什麼原因讓他能堅持至今?對他來說,什麼特質能讓演員走得更長遠?Read more

專訪演員莊凱勛│以前是被表演玩,現在才是鬆開來玩表演

這幾年,莊凱勛的作品一部接一部,從公視人生劇展到《志氣》、《樓下的房客》、《目擊者》、《噬罪者》、《緝魔》,除了表演能量的持久和爆發受矚目,也不難觀察到他的表演方式正在轉變。他始終保持請益心態,始終提醒自己從哪裡來、要去哪裡,當爸後看得更淡卻遠了,分享他對表演的喜歡、實踐與期待,也引你一起窺見他對未來生活輪廓的想像。Read more

專訪演員天心│準備表演是一連串的減法,要像是進到自己家廚房

跳舞出身,進入戲劇圈,也擔任過主持人,近年再度潛心於表演工作,接連獲得金鐘獎最佳女主角與女配角的殊榮,出道已經超過20年,當問及演員天心對表演的感覺,「好玩」,這直率又童真的答案從她嘴中不假思索溜出。讓人一愣,愣的是不管時間遞嬗,支撐她持續的核心動力,依舊是那麼純粹,純粹到讓她自甘沉浸。能對影視產業如此著迷,也不禁讓人好奇,到底有多「好玩」?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