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林意箴│表演用很殘酷的方式告訴我「失去」很可怕,讓我珍惜每個當下

細數至今演過大大小小、約莫二十個角色,多數角色都和「得失」的概念擦邊。《花甲男孩轉大人》的「花慧」失去了人生摯愛;《靈異街11號》的「宜欣」失去人世間的所有;在新作《人生清理員》中,面對無常,是林意箴的日常。

角色讓內向而故作堅強的林意箴認清,自己總是放不下、過不去,也在角色裡學會鬆手和豁達,在真實人生和表演的虛擬世界中,她努力學習更隨心而至地自在詮釋,更輕盈地表達她想說的話。Read more

專訪演員曾敬驊、陳昊森│未來你無法忽視的兩個名字

以角色之名活在不同的故事,任角色開啟視野、體驗百態,甚至只是說平常不會說的話、去這輩子沒想過的國家,陳昊森與曾敬驊說,當演員,太好玩。

在他們身上,用「好玩」形容一份工作,可一點也不膚淺;正因有趣,才能不斷挖掘角色的驚喜和學習,締造表演的能量與感動;才能成為令人期待的新演員。Read more

專訪演員房思瑜|演戲會讓生命裡受過的傷,長出不同的意義來

2005 年,從《乒乓》起手,房思瑜的演員之路走了十五年。這次出演《我們與惡的距離──全民公投劇場版》的「應思悅」,害怕被拿來與電視劇版的曾沛慈比較嗎?她開朗的笑聲裡充滿自信:「不會啊!如果害怕比較的話怎樣都比不完吧。我不會去想這個問題,應該說,不管怎樣,我都會很完整地去演出、完成這個角色,劇場版的思悅,會有屬於她的生命。」Read more

專訪演員謝瓊煖│在表演裡,有時我可以原諒一下自己

表演之於謝瓊煖,為的不是被肯定。她一直記得北藝大的表演老師馬丁尼曾以生命靈數給她啟示。「我是8,意思就是誠實,我要誠實面對自己,在表演裡我可以更理解自己,有時也可以原諒一下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同樣地我也可以原諒別人,這可以治癒到我。」

在與角色相互療癒之前,先要交出全然的自己,才能穿上角色充滿盲點的設定,經歷角色的跌撞;這過程總帶給演員精神與體力的負擔。Read more

專訪演員許安植|自律即自由,談表演前,我要先掌控好自己

距離上次與演員許安植見面,已過了三個年頭,她比當年加倍淡定,這段日子以來,作品一部接一部地拍,在心境上,她有了更多體會。這次接下《粽邪2》的女主角演出,許安植形容,這不只是一部單純的恐怖片,這次讓她明白,害怕有層次、恐懼有濃淡,她要做到讓觀眾光看背影就知道她在害怕。Read more

課堂筆記|吳洛纓 X 馮勃棣:人物刻畫與角色塑造

編劇作為第一位與角色建立連結的人,是如何刻畫出鮮明的人物性格?又是如何看待演員所詮釋出來的角色?此次拍手邀請到以《白色巨塔》獲得金鐘獎最佳編劇的吳洛纓、以《江湖無難事》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的馮勃棣,來和大家聊聊從文字到表演的角色塑造過程。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