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黃尚禾|勇闖消失點後的天空──只要不停思考,角色就有機會變得更好

科班學霸出身的黃尚禾,在求學階段便投入了大量時間與表演為伍,更累積不少劇場、電影、電視、廣告、配音等經驗。他透過不同方法成全一次次自然的表演,就像從《一把青》、《植劇場-天黑請閉眼》到新作《戒指流浪記》,黃尚禾飾演的角色都是推動情節的重要推手,即便篇幅不長,卻能收畫龍點睛之效,讓觀眾印象深刻。Read more

專訪演員邱偲琹│暫別兩年專心過日子,總算第一次自覺像個演員

國小就參加選秀節目《超級偶像》接觸到演藝圈,陸續拍了廣告、MV,當平面模特兒,也演出偶像劇,在每種身份都斜槓一輪後,邱偲琹渴望突破「偶像」的天花板,只因她真心喜歡表演,不想再被皮膚白皙、笑容甜美等外型論述所框限,她向自己發誓──一定要成為一個認認真真的演員。再看到她,已是電影《親愛的殺手》中被社會拋到陰暗角落,和夢幻形象南轅北轍的「泡麵」。Read more

專訪演員姚淳耀│你無法解釋表演為何生動,因為你無法解釋生命

不管是《鏡子森林》侯方平的世故和衝動、《親愛的房客》王立維的壓抑但輕盈,還是影集《返校》沈華的浪漫卻矛盾,都不過是個皮囊,在那底下,姚淳耀靜靜地蜷伏著。他見人總微弓著身,像是隨時要親切鞠躬,樂意站在角色背後,樂意只是個卑微的人類。

作為演員,姚淳耀正努力超越自我;望能給出足以撼動人心的表演,連結觀眾與故事、希望與黑暗。但他不敢企圖成就「偉大」,因為他清楚,越是偉大的表演,越關乎生命的本質,壓根無法被言說、被定義。Read more

專訪演員劉子銓|我是新演員, 我用無止盡的問題,找自己的答案

作為一位新人、一個新演員,劉子銓剛毅的臉龐摻雜稚氣,你可從他的言談與濃眉大眼裡瞧見他對世界的熱情,那是種屬於男孩的、新生的、直爽的想望。跟劉子銓聊表演,不免提到他的演員父親劉亮佐。劉亮佐養成他「用問題去回答問題」的思辨能力,在問與反思的過程中,捏出自己的答案。表演如此,人生亦如是。Read more

專訪演員林柏宏│化學家教人生髮夾彎,用一萬個小時成就表演

電影《怪胎》中,完美呈現富轉折而困難的角色「陳柏青」;切換到《杏林醫院》,倏地端出詭譎氛圍;接著又到《大債時代》當口沫橫飛、妙語如珠的Youtuber。在接觸表演前,林柏宏對人生志向毫無頭緒,是表演給了他第一次「想為此繼續努力」的念頭。表演永遠在變動,這股捉摸不定是魅力,林柏宏要沉迷於表演的決心,早已遠遠超過時間、年齡或獎項。Read more

專訪演員施名帥|表演迷人的地方在於,你有做不完的功課

對施名帥而言,牯嶺街小劇場有著無法取代的重要地位──學生時期至今的表演養分都奠基於此,不僅是他充滿回憶的起點,也是能量補給站。談及生活,他體悟到,有些事與壓力並非自己能預期,時間到了,自然就得面對,尤其今年對「離別」的人生課題更加有感,讓他重新省思成功的定義。他引用電影《同學麥娜絲》台詞表示,有時擔心再多,也無法改變事實,不如淡然看待,既來之則安之。Read more

拍手學堂|導演鄭文堂:從日常扎根,做一個懂得「交陪」的藝術家

《夢幻部落》中因工傷瘸腿的泰雅族中年男子瓦旦、《深海》中罹患憂鬱症的酒店小姐佩玉、《10+10》中〈老人與我〉的失智老人到《菜鳥》的菜鳥警察葉明賢,身兼編劇的導演鄭文堂,筆下的故事幾乎都是從小人物出發,刻劃真實上演的台灣風景。他的靈感來源為何?又是如何成功連結在地文化與表演?Read more

專訪演員林意箴│表演用很殘酷的方式告訴我「失去」很可怕,讓我珍惜每個當下

細數至今演過大大小小、約莫二十個角色,多數角色都和「得失」的概念擦邊。《花甲男孩轉大人》的「花慧」失去了人生摯愛;《靈異街11號》的「宜欣」失去人世間的所有;在新作《人生清理員》中,面對無常,是林意箴的日常。

角色讓內向而故作堅強的林意箴認清,自己總是放不下、過不去,也在角色裡學會鬆手和豁達,在真實人生和表演的虛擬世界中,她努力學習更隨心而至地自在詮釋,更輕盈地表達她想說的話。Read more